饼香悠悠系列之—–葱花烙饼

   自幼在外婆的家里长大,最喜欢吃她烧的烙饼。红红的灶火热情地拥抱着锅底,薄薄的面饼被烤得焦黄鲜嫩,里面细细地拌了葱花,滋滋地冒着热气从锅里捞出,再用刀细细地切成一块块小小的三角,便可开吃了。这葱花饼外面一层香脆透明,里面的香滑柔软。一口咬下去,面香、葱香、油香混和成一种独特的香味,那滋味啊让人永远记到心里,不能忘记,亦不愿忘记。


那年带了现在的老公去给外婆看。外婆宠溺地看着我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大呼小叫地和小狗玩耍,钻到鸡窝里和母鸡抢鸡蛋,打开屋里大大小小的箱子柜子寻找以前的“宝贝”。在这个小院里,我永远是外婆膝下孩子,可以任性、可以撒娇,可以淘气,可以不守任何规矩。闹够了,玩累了,太阳也快下山了,我搬了小凳坐在饭桌前,等着吃外婆做的饭。


浓浓香香的小米稀饭、刚从地里摘下的新鲜瓜果和自制的盐菜,满满地摆开来。再加上外婆精心烙的油饼,一切是那么的诱人。我眼中放光,招呼了一下初来乍到的老公就埋首饭桌,不肯再抬起头来。一块饼、又一块饼,香香的饼子真是有吸引力啊!等我再抬起头来时,看到老公呆呆地看着我,“你怎么能吃这么多!”是啊,太让他惊讶了,我素来对饮食控制甚严,平日里连半碗饭都不肯多添。今天这样的吃相,难怪会令他侧目不已。我冲他一笑,说:“这算什么,我还没吃饱呢!”说罢,继续埋首与葱花油饼奋战!


转眼十年过去了,可因想起这一暮好象还在昨天,外婆离我而去了,而我亦为人母。学着做饭,照顾孩子,操持家务,但却烙不出象外婆那般香甜可口的饼来。单位新开了食堂,早餐居然有久违的,用油细细烙好的饼,我大喜。于是乎,稀饭,葱花烙饼,每日乐此不疲,津津有味。


 杂记:


不知道是不是山西人的缘故,在面食文化的浸润下,对饼有着特别的钟情。于是就想把自己对饼的一些记忆写下来,最初只想随便写几句,但写着写着便想把它写成一个系列。呵呵,是不是太贪吃了。这是第一篇,发出来让大家看看。给点建议先。

《饼香悠悠系列之—–葱花烙饼》有5个想法

  1. "却烙不出象外婆那般香甜可口的饼来"让我想起了以前母亲做的饭食,唉……我以前在网上写过一篇文章《一年又一年》,也写到了吃,发个帖子您看看。

  2. “在这个小院里,我永远是外婆膝下孩子,可以任性、可以撒娇,可以淘气,可以不守任何规矩。”唤起了我许多关于童年的记忆——

  3. 我们山东日照油饼也是这种做法,我的山西对象就喜欢吃我妈做的这种饼,只是我们这儿不切成三角,而是圆的一大张撕着吃,其他的做法都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