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期(2011.12.20)

2版


孙俊强  《草垛》赏练


王淦生 《你是新来的吧》赏析


 


 


苏教3版


陈洪茂 《“犯中见避”的嘱咐》


吴国梁  《宝玉容颜小议》


高庆峰 《荷香月色中的<西洲曲>》


蒋华章  《<听听那冷雨>的语言美》


 


 


你是新来的吧?


杨秀建


  去医院看病,一位医生居然不叫俺抽血和做B超、心电图、脑电图、肝功能等全面检查,还好心好意地安慰俺说:“别担心,只是着凉了,休息一两天自然会好。”“你是新来的吧?”俺笑着问医生。


  建筑工地上,一位打工者像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地诉苦:劳动强度大、食堂伙食差、包工头还拖欠工资……“你是新来的吧?”俺笑着问那位打工者。


  女儿好久没跟俺要钱买参考资料,晚自习回家也很少见她挑灯夜战赶功课,尤其是假期临近也没听到任何有关补课的消息。“你们班主任是刚毕业的吧?”俺笑着问女儿。


  某大学食堂里,面对一些同学不断“加塞”,一位大学生始终老老实实排队等候打饭。“你是新来的吧?”俺笑着问他。


  邻居老奶奶热情地叩开俺家门,不顾俺疑惑冷漠的表情,大大咧咧地走进俺家客厅,和俺聊天,并送给俺半桶地瓜和十来个玉米棒子。“你是从乡下刚到城里来的吧?”俺不无感动地问她。


  偶尔走进办公室,看见一位职员端端正正地坐在办公桌前学习业务知识,既不看报喝茶,也不偷菜炒股,又不扎堆聊天瞎侃。“你是新生吧?”俺笑着凑上前问。


  公交车上,一位学生模样的眼镜哥,勇敢地站出来制止小偷违法行为,最后在满车人的冷眼旁观中被三个小偷打得鼻青脸肿。“你是新出道的吧?”俺同情地问他。


  老婆让俺去菜市场买一斤牛肉,再买10个鸡蛋,回家复称居然一斤牛肉有八两重,并且注水很少,10个鸡蛋也都不是人造鸡蛋,受到老婆的表扬。“那位商贩八成是新来的吧?”俺笑着在心里暗自庆幸。


  老妈上街的时候又一次被卷走金银首饰及好几百元现金,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骗子居然留给她老人家50元车费钱。“你遇到的是个新手吧?”俺安慰着伤心的老妈。


一位“老杂文”看完俺写的这篇小杂文后笑着问俺:“你是杂文新手吧?”俺顿时无言以对。


(摘自《广州日报》2011710日)


 


 


杨秀建的杂文《你是新来的吧?》读来让人耳目一新。杂文本是一种以议论为主要表达方式的充满理趣的文学样式。综观本文,无一句议论,但却是理趣盎然。


文章采取了《诗经》中常用的铺陈的手法,罗列、铺叙了10则生活中各个方面的“本应如此”却早已“全非如此”的事例,结末以一句“你是新来的吧?”收束,在一种不露声色客观冷静的叙述中揭露了社会的扭曲与荒诞,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讽。


阅读本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渔父》中“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这个句子。当这个社会上多数人都成为心灵扭曲、心理阴暗、情感冷漠、浑浑噩噩、以损人利己为人生目的的冷血动物时,那些有着正常人的思维、正常人的举止、心理阳光、对人不设防、时时嫉恶如仇、处处助人为乐的人便会成为一种“异类”,成为一种不合潮流的“新来人”。其实,正是这些在数量上不占优势的“新来人”给我们身边这个略显污浊的世界带来了一丝清新和光亮。柏杨先生曾将我们生活的社会比喻成一个大酱缸,将那些深受污染已经异化了的人喻为“酱缸蛆”。而这些“新来者”是否会成为打翻这只酱缸的力量?


文章未曾回答。而生活中时时在发生着的不是“新来者”打破酱缸,而是社会这口酱缸将许许多多的新人染成了世故、自私、冷漠的老油条。当年墨子曾对着染缸感叹:“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必,而已则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以不慎也。非独染丝然也,国亦有染。”——两千多年前的墨子就已经将社会看透了。


如何滤清这个社会,如何留住每一个“新来的人”,进而让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能具有一颗赤子之心,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更需要我们每个人从自身做起。


 


 


荷香月色中的《西洲曲》


 


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中选用了《西洲曲》中的“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两句,这两句描写的是秋天莲子成熟时的盛景,引文巧妙运用“莲子”的谐音,表现出女子对情郎既怜且爱的深情,用在课文中,和前文独具朦胧之美的“荷香月色”呼应,使得荷塘的境界陡然开阔、明朗了。


《西洲曲》,南朝乐府民歌名,最早著录于徐陵所编《玉台新咏》。西洲曲是南朝乐府民歌中最长的抒情诗篇,历来被视为南朝乐府民歌的代表作。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一说乌桕)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这首诗主要是写一个少女,刻画她思念情侣的炽热而微妙的心情。其最出色的地方在于,它既不是以少女自述的第一人称口吻来写,也不是以诗人第三人称的客观描述,而是站在这位少女的情侣的角度,用他“回忆”的方式来抒写,所以全诗都作男子诉说的口气。通过这种巧妙的方式,生动地塑造了一位美丽轻灵、纯洁多情的少女形象。  


 


 


 


作者:高庆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