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期(2012.3.20)

2


张丽丽  《试问闲愁都几许》


王叙黄  《<别急,哈尔施塔特>赏练》


孙晓利  《以景写情  含蓄绵长——贾至<马陵夜别王八员外>》


苏教3版


曹明法 《“楚辞”与<楚辞>》


应允兰  《天然去雕饰  浓情出淡语——简析<老王>语言的朴素美》


王付旺《由“缙绅”谈古诗文中的借代手法》


由“缙绅”谈古诗文中的借代手法


 王付旺


在《五人墓碑记》中有: “缙绅而能不易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意思是:当官的而能够不改变自己志节的人,纵观四海,又有几个人呢?这里显然把“缙绅”解释成“做官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用了借代的手法,“缙”通“搢”,即“插”,“绅”,就是腰带,束在衣服外面的大带子。“绅”是用绢织成,不同于普通百姓的“韦带”,即熟牛皮制成的腰带。两个字连起来,意为插笏(古代朝会时官宦所执的手板,有事就写在上面,以备遗忘)于带,大臣持笏奏事完毕,就将笏插于腰带之上,这一动作就叫“缙绅”。所以,人们便将这一特定动作用来代指为官之人。简单地说,“缙绅”指旧时官宦的装束,转用为官宦的代称。


古诗文中的借代有多种形式,这里是以特征来代本体,这种形式的再比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杜甫《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用朱门代替显贵之家。


其他借代形式还有:


  一、以部分代整体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以帆船的突出部分代整个船。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以摧眉代低头


  二、以具体代抽象


  举酒欲饮无管弦。(白居易《琵琶行》)以”“代表管乐器、弦乐器,这里代表音乐。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遥想当年,刘裕率兵北伐,队伍兵强马壮,气吞山河,如同猛虎。)以金戈铁马来代精锐的部队。


  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而位居我上。(《廉蔺列传》)(蔺相如只是凭着他能说善辩建立了功劳,但是地位竟在我之上。)以口舌代表辩说。


  三、以专名代通名


  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范仲淹《岳阳楼记》)本指《离骚》,此处作了的通称。


  四、以官职代人


  江州司马青衫湿。(白居易《琵琶行》)以司马代白居易,因白居易曾任九江郡司马。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杜甫《春日忆李白》)以开府代庾信,以参军代鲍照。因庾信在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世称庾开府;鲍照曾任荆州前军参军,世称鲍参军。


  五、以作者、产地代本体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短歌行》)以传说中发明酒的人杜康代表酒


  有一人控大宛,汗流而至。(《李娃传》)(有一个人骑着大宛马,跑得汗流浃背地到来。)以良马的产地大宛代马。


 


别急,哈尔施塔特


冯骥才


       不久前到维也纳,那里的朋友问:“你们要在南方原样复制我们的世界文化遗产哈尔施塔特吗?”我一怔,对于这种一时摸不着头脑的事,只能笑笑,说一句“讹传吧”,想搪塞过去。
  不料人家抓着不放,说是这里的电视台正式播报的。而我更有兴趣的问题则是:文化遗产能否复制?于是我拉着朋友前往“世界上最美的湖畔小镇”哈尔施塔特,想看个究竟。
  这地方的确很美。波浪般起伏不已的阿尔卑斯山,七十多个大大小小的湖泊,铺满绿茵的山峦,透明的溪流,五彩缤纷的花谷,随处或立或卧的肥硕的牛,还有山民特有的两层坡顶的木房子,楼上楼下挂满鲜花……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里的山民对我说的一句话:“我们最爱的是大自然,然后才是上帝。”
  人们身居其中的山水树木全是原生甚至是原始的,又是被精心护理着的。你找不到一点荒芜的迹象,却也没有刻意的人为的痕迹。更神奇的是,这些湖里的水是可以饮用的。经过至少数十年的努力,他们围着所有湖边都建立一套高标准的净水系统。不能饮用的水决不放在湖中——这些我们能复制吗?
      
这里的人们都是唯美的。所有房屋院墙、门洞、阳台、窗台,都被房主用自己喜爱的鲜花艳丽五彩地装饰起来。可能她们会嫌某个楼角缺点什么,有点寂寞,就会把一盆垂着小紫花的绿藤柔情脉脉地吊在那里;可能她们觉得院内小径上的落花太美了,不忍扫去,便让一把竹帚闲倚墙边,任由地上落红一片。对于哈尔施塔特来说,小镇的美不是用行政和资本“打造”出来的,而是这里百姓一种唯美的生命气质自由自在的散发——人们唯美的天性也能复制吗?
  镇里的房屋全是依山而筑,高低错落,而且一楼一式,彼此不同,其形态、材质、色彩,全都听凭房主的性情。有的房子看似简单,甚至没什么装饰性的细节,却恰恰彰显主人所追求的一种简朴与单纯。相互迥异,更显丰盈,这正是这个小镇特有的生活情致——这情致这习俗又怎样复制?
  没有上述独特的习俗和唯美的情怀,还有哈尔施塔特吗?
  哈尔施塔特这个词汇与“铁器”相关。欧洲第一个铁器时代就以哈尔施塔特命名,恐怕这正是它被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深层原因之一。数千年的历史使哈尔施塔特成为欧洲最古老的小镇之一,也颇使镇上的人引为自豪。
  这些,尤其是历史——就更没法复制了。
  镇内小街上最引人入胜的小店,大都琳琅满目摆着此地艺人用铁材料制作的艺术性很强的生活用品或装饰性的小摆件,其题材多是终日环绕身边的小鸟小兔小鸡小狗,稚趣动人,撩人喜爱,而且充满质朴的地域趣味——这些乡土的味道谁能复制?可是没这味道还叫哈尔施塔特吗?
  既然古镇的精神、气质、历史、风俗、生活气息、审美情趣,是一种生命,都无法复制,看来能复制的只有那些冷冰冰的建筑空壳了。然而建筑上的历史感——历史感也是生命感,也还是不能复制。那么,哈尔施塔特还担心什么呢?
      
我想说,别急,哈尔施塔特,这不过是一场商业的游戏罢了。


                                         (摘自《北京青年报》,有删改)


【赏读】


       本文最大的特色是构思巧妙,立意深远。开篇从朋友的疑问切入,巧设悬念,然后作者再一层层为我们揭开了哈尔施塔特的神秘面纱,这比简单的异域风景介绍更加引人入胜。但是本文又不仅仅是一种异域风景的介绍,它的现实针对性更让我们深思,当前各地各种文化胜地的“复制”成为一种风尚。其实,这种种“复制”中,很多东西是不能复制的,就像哈尔施塔特一样,这就比较好地批判了当前国人对文化的不严肃、不认真的浮躁心态。为了令人信服地接受作者的观点,本文的主体部分,都有针对性的反问,既是突出强调,让哈尔施塔特人放心,也让读者在思考之后,对这种“复制”作出否定性的结论。


【练习】


1.请对划线处的人物语言进行赏析。


2.根据本文内容,你认为是否有必要更换文章题目?若无必要,请说明理由。若有必要,请拟出新的题目。


 


 


参考答案:


1.如实地再现对方的提问,使读者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作者当时的窘迫,增加了文章的真实性;人物语言中的“复制”一词又是作者下文中重点表达的对象,开篇就显示了文章的主要内容。(赏析人物语言,要扣住“怎样描写”和“有何作用”两个方面来回答,对于前者要考虑修辞、用词、句式等。) 2.没必要。理由:(1)以拟人的手法作标题,鲜活生动,易激发读者的好奇心。(2)这是作者游览哈尔施塔特的起因,在整个行文的过程中,它又起线索作用,贯穿全文。也可回答有必要,所拟题目一定要符合文章内容,有文采。(这是一道让学生自我探究的开放性试题,但是一定要结合文章内容,提出自己的观点,并能自圆其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