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1期(2012.9.4)

2版“鉴赏金手指”


何启沪  《诗虽一句也风流——浅谈诗歌中的一句诗》


于勤勇  《静观自然  清美享受——刘颁<雨后池上>赏析》


赵志浩  《<平和什么意思>赏练》


 


苏教3版“课程连连看”


蒋飞 《从<沁园春 长沙>中的“动静结合”说开去》


刘传华  《四季轮转  感悟生命——谈<我的四季>中的写作手法》


何伟  《“鱼翔浅底”艺术性刍议》


 


  诗虽一句也风流


  ——浅谈诗歌中的一句诗


 


                      何启沪   


“一句诗”也叫“一秒钟诗”“超短诗”,等等等等,她是微型诗中最为迷你的一族。


欧洲有一种小诗叫“诗铭”,起于希腊,由罗马传入西欧。“诗铭”的界定:诗铭同蜜蜂,应具三件事:一刺、二蜜、三是小身体。一般而言,“一句诗”应该只有一行;但是为了表情达意的完整,又要避免板滞,应该允许有一定的弹性,延伸到二、三行,三、四行。不过,从意念上看,虽是好几行,却应该只是一句话。


    美国诗人惠诗曼的《给老年》只有一句:“从你,我看到了那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并展开的河口。”让读者想象到漫长曲折的过去和广阔无垠的未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继顾城《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晴,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家喻户晓之后,有三首一行体的微型诗曾传诵一时。它们就是:云南诗人麦芒的《雾》:“你能永远遮住一切吗?”辽宁诗人黄淮的《雷》:“每句空话都炫耀自己的权威!”河南诗人鲁行的《鼠》:“‘富’起来的都该嘉奖吗?”


艾自由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上述三首一行诗:“三首句式独立、意义完整的一行诗,因其紧贴政治生活和社会现实引起人们的共鸣,以‘一行体’(也称独弦琴)的简洁和无尽的寓意给人全新的感受。这三首一行诗片言出新,一语惊人……为微型诗的兴起起到了‘广而告之’的宣传作用……以时代感十足、有份量、视觉冲击力强烈引起读者心灵共振,成为微型诗里最‘完全’的诗篇,得到众多评论家的首肯,频频引用。”


黄淮的《星花集》(1980710《人民日报》)就是一组一句诗。《晚霞》:“夕阳恩赐的艳衣能穿长久么?”。《彩虹》:“且莫把它当成登天的高梯。”…………


黑龙江诗人肖军的一些诗句蕴涵着思想者的睿智,富含哲理。《排球》:“抬举你是为了打击你。”《现在》:“将来的一张有价证券。”《帆》:“没有风的帮助你是发挥不了作用的。”《岛屿》:“岛屿与暗礁取决于水平的高低。”


一些诗句针砭丑陋,讽喻现实,起到扶正祛邪的作用。《藤》:“正直了抓不上去。”《气球》:“毁灭从吹嘘开始。”


一些诗句紧扣事物特点,然后借题发挥,给人提示联想的灵机。《小鞋》:“不贵但穿不起。”《挂历》:“日子挂起来也留不住。”《鹦鹉》:“能说会道但不能搏击长空。”《蜗牛》:“躲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做着飞翔的梦。”


一些诗句巧设比喻,意境优美,耐人回味。《心事》:“点点秋风颤在枝头。”《情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相遇》:“一粒不经意被风吹落的种子。”


山东诗人散心的“便条写作”洋洋千条,成为风靡网络的一道独特景观。他的便条,每条只有一句,幽默风趣,充满灵气。在我看来,正是一首首无题诗。如:


 “小草把春天从冻土层里拱了出来”,“蝉把夏天挂在树荫里了”,“鸟儿把笼子飞成了天空”,“落叶是秋天的雨”……无不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奇思妙想。


“路,是一根绊人的绳子”,“闹市上,我悄悄把自己领回了家”,“牵着自己的影子在心的广场散步”,“我的眉把世界都拧皱了”……则充满着机锋无限的哲思。


对于大部分一行诗,诗题也是全诗不可或缺的有机部分。王豪鸣的诗句“有史以来/人类挖掘的/最大陷阱”,倘删去作为题目“钱眼”,那根本就不能称其为诗。有人爱用省事的《杂感》、《无题》之类可有可无的题目,有意无意之间把诗题那一行诗浪费掉了,实在是很可惜的。



 


从《沁园春·长沙》中的“动静结合”说开去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诗人在这里集中笔墨写了两种形态。一是事物的静态:远望群山,重重叠叠遍染红色的树木。近看湘江,满江碧绿澄澈的秋水;二是事物的动态:在碧绿的江面上许多船只争先恐后地扬帆飞驶,万里长空雄鹰振翅翱翔,江中鱼儿轻盈欢快地游乐。诗人通过动静结合的手法给我们描绘了在橘子洲头所见到的一幅色彩绚丽、生机勃勃的秋景图,表达了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之情。


其实动静结合是诗歌写景中常见的表现手法,在古代诗歌中,这种手法运用十分广泛,具体说来,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1)       动静互衬   交相生辉


诗人从动静两个方面展示事物形态,动静结合,相映成趣。如周德清的《【正宫】塞鸿秋浔阳即景》:“长江万里白如练,淮山数点青如靛。江帆几片疾如箭,山泉千尺飞如电。晚云都变露,新月初学扇,塞鸿一字来如线。”这首散曲一句一景,宛如七幅山水画,七个风景镜头,合起来构成了一幅色彩绚丽的浔阳山水图。其中,一二句写长江万里,远山重重,写的是大处远景,是静态的描写,三四句写江帆的迅疾,山泉飞流,写的是个体近景,是动态的。四句动静相映,给人以层次和变化之感,让人感受到浔阳风景的千姿百态,壮丽雄奇。《沁园春·长沙》中的动静结合即属于这种形式。


(2)       以动衬静   动中寓静


诗人在静的描写中恰当地嵌入动的描写,突出静的神韵。如宋代诗人张先的《题西溪无相院》:“积水涵虚上下清,几家门静岸痕平。浮萍破处见山影,小艇归时闻草声。入郭僧寻尘里去,过桥人似鉴中行。已凭暂雨添秋色,莫放修芦碍月生。”该诗开篇点明水光天色一片清虚,没有人声,甚至没有一丝微风,溪面上波纹不起,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颔联上句着眼于视觉,写小船使浮萍绽开,山影在水中显现;下句着墨于听觉,写岸边的草地和溪水一样宁静。该联一写目睹,一写耳闻,“浮萍破”“闻草声”是动态的描写,以动衬静,极尽自然环境的宁静,又显示出生命力量的无处不在。


(3)       以动写静   化静为动


诗人把本属于静态的事物写活,用动的方式生动呈现出来。如宋代诗人蔡肇的《题李世南画扇》:“野水潺潺平落涧,秋风瑟瑟细吹林。逢人抱瓮知村近,隔坞闻钟觉寺深。”这是一首题画诗,画面上主要有小溪、山坞、树林、寺庙等景物。诗人用“水潺潺”“秋风瑟瑟”“钟”等声音的描写,以“落”“吹”“抱”“闻”等动词,借动态与声响使画面上静止的景物活动起来,拓展了画面内容,表现了画面以外的景趣,使之变得有声有色,丰富多彩,呈现出乡村野外恬静、安详的气氛。


(4)       以静写动   化动为静


诗人把本来属于动态的景物,以特写的方式转化为静的画面,给人以更直观的感受。如唐代诗人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此诗第二句是从静态的角度惟妙惟肖地表现瀑布倾泻喷涌的动态美,诗人用一“挂”字,把倾泻而下的瀑布比成一条巨幅白练,挂在山川间,即变动态为静态,这是遥看瀑布的真实感受,以巨大的伟力将偌大的瀑布“挂”起,让人直观地感受到瀑布从天直下的壮观气势,这正是以静写动,化动为静产生的神奇艺术效果。



 


 

《861期(2012.9.4)》有2个想法

  1. 诗虽一句也风流——浅谈诗歌中的一句诗
    系抄袭之作
    参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dfb7a0100ifuo.html
    此人还抄袭本人另一篇微型诗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