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期(2012.9.11)

2版 “鉴赏金手指”


陈千里  刘舒  《离愁别恨何时消——古典诗词中梧桐意象例析》


马玉平  《高华深远 别有韵致——苏曼殊<东居杂诗>赏析》


李世袭 《<老广播>赏读》


 


苏教3版 “课程连连看”


鲍亚民  方大萍  《必修一<向青春举杯>单元检测》


 


离愁别恨何时消


        ——古典诗词中梧桐意象例析


陈千里  刘舒


世界就是这样:有万家灯火的美满团圆,亦有凄清惨淡的离愁别绪。古人常借助于不同的意象来含蓄地传达无限离愁的落寞。这离愁既有离人之愁,也有离乡之愁和离国之愁。“梧桐”这一具体意象常常成为离人传达离愁别绪的载体。


1、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离人之愁


入仕为政是古代文人士子的最高人生理想。为此,他们不得不被迫与所爱之人各居一方,这样也就难免产生许多闺怨之愁。如李玉《贺新郎•篆缕销金鼎》:“嘶骑不来银烛暗、枉教人,立尽梧桐影。谁伴我,对鸾镜。”黄昏不期而至,梧桐收影,将近更阑,闺人自叹孤影,谁与我一起对镜“共剪西窗”以叙相思别恨呢?面对这种残酷的现状,闺人所表现出来的这种近似绝望的凄凉心境,也许还包含着对往日佳期的怀念,对行者早日归来的殷切期盼,还有对行者迟暮不归的痛恨吧!这些复杂情感相互交织在闺人的心中,“怎一个愁字了得!”相似的还有“梧桐树,三更雨,夜道离愁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更漏子•玉炉香》)元人徐再思《双调•水仙子•夜雨》:“一声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以梧桐夜落和雨打芭蕉写尽愁思。


2、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思乡之愁


漂泊在外的游子看到月亮,不免会平添几分“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乡愁。月亮已把游子的乡愁撩拨得难以忍受,可是偏偏还有庭院中的疏桐孤立于朦胧月色之下,这样一来,疏桐也就不可避免地被赋予了乡愁意蕴。“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朦胧,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晏殊《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意境也颇为凄凉,乡愁也无可言说。又如邓剡《浪淘沙》:“疏雨洗天清,枕簟凉生。井桐一叶做秋声。谁念客身轻似叶,千里飘零”,述写了飘零之苦的深若翰海。


 3、孤舟一系故园心——离国之愁


在所有的愁苦中,恐怕唯有离国之愁最为沉重了吧!在离国之人的眼中,又怎能仅仅是离人、离乡之愁呢?因此,词史上便有了催人泪下的用血泪填写的袒露真性情的千古绝唱:“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李煜《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在寒风瑟瑟的秋风中,词人独上西楼,看着深院中的月影疏桐,不断慨叹自己的亡国之痛。这种凄叹是词人由景而生的。在词中,词人把客观物象(缺月疏桐)与主观情意(亡国之痛)紧密地结合起来,有血有肉,怎能不感人至深?又如夏完淳的《卜算子•断肠》:“秋色到空闺,也为梧桐叶,谁料用心结不成,翻就相思苦。”词人借闺人代言写尽复国不成的离国之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