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期(2012.12.25)

“鉴赏金手指”


王寿波  《焕发着永不熄灭的光芒——<悲惨世界>导读


 


“课程连连看”版


马国良  《<慢慢走,欣赏啊>主题检测》


 


焕发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雨果《悲惨世界》导读


 


       【作家风采】


维克多·雨果(1802--1885)是法国资产阶级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领袖人物。15岁时在法兰西学院的诗歌竞赛会得奖,17岁在“百花诗赛”得第一名,20岁出版诗集《颂诗集》。


1851年拿破仑三世称帝,雨果奋起反对而被迫流亡国外,流亡期间写下一部政治讽刺诗《惩罚集》。1870年法国推翻拿破仑三世后,雨果返回巴黎。雨果的创作历程超过60年,作品等身,包括26卷诗歌、20卷小说、12卷剧本、21卷哲理论著,合计79卷之多,给法国文学和人类文化宝库增添了一份十分辉煌的文化遗产。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海上劳工》《笑面人》《九三年》,诗集《光与影》等,几乎涉及文学所有领域,评论家认为,他的创作思想和现代思想最为接近,他死后法国举国志哀,被安葬在聚集法国名人纪念牌的“先贤祠”。


       [作品简介]


《悲惨世界》是雨果的代表作,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尖锐矛盾和贫富悬殊,描写了下层人民的痛苦命运,提出了当时社会的三个迫切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猛烈抨击了资产阶级法律的虚伪。全面反映了19世纪前半期法国的社会政治生活。难怪有评论家道:“法国巴黎革命时期的历史只要从《悲惨世界》中去寻找就好了,无须再去研究与探讨。”


 


       【情节梗概】


主人公冉阿让是贫农出身的工人,一直帮助姐姐养活 7 个孩子,有一次看见姐姐的几个孩子饿得直哭,于是去偷面包,不幸被人抓住,判了5年徒刑。他几次越狱,被抓回来又加判了共14年刑期,结果为了一块面包坐了19年的牢。


出狱之后,冉阿让到处遭人白眼,没有工作,没有饭吃,他发誓一定要向社会复仇。这时,一个叫米里哀的主教感化了他,他决心行善积德,做一个好人。


他化名马德兰,在一个城市办了个工厂,成为富翁。他为贫穷的人提供就业机会,给他们饭吃,给他们房子,他处处乐于助人,被市民们选为市长。


这时,市里来了一个叫芒汀的姑娘,她原是农村姑娘,到城里做工,被人诱骗生下一个女儿。她把女儿珂赛特寄养在一个旅店老板家中,老板是个恶棍,趁机敲诈她,芒汀被迫卖掉美丽的头发、漂亮的牙齿,又卖身当了妓女,最后贫困交加,病得奄奄一息,冉阿让听说后立即去照顾她,答应在她死后抚养她女儿珂赛特。


这时,警察沙威正追捕失踪多年的苦役犯冉阿让,在马德兰市,他抓住了一个贫穷的工人,认为他就是冉阿让,准备把他送进监狱,为了救这个无辜的工人,冉阿让挺身而出,主动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又落入警察手中,去监狱的路上,他设法逃脱了。


冉阿让马上找到珂赛特,带着她躲在一个僻偏的修道院里。多年过去了,珂赛特已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她和一个共和党人马吕斯相爱了。1832年,巴黎爆发了共和党领导的起义,遭到七月王朝的血腥镇压,马吕斯身负重伤,冉阿让冒着生命危险通过下水道把他救了出来。


这时,沙威混进起义者队伍进行侦察,被抓住后判处死刑,由冉阿让去执行命令,枪毙沙威,但冉阿让却把沙威放了。沙威在冉阿让的高尚人格前羞愧难容,投河自杀。


珂赛特和马吕斯结婚了,年轻人非常幸福。冉阿让一个人过着孤独的日子,最后他死在了珂赛特的怀里。


       【精彩片断】


    街上的烟就像迷雾。凡是见过一朵云落在峡谷中两堵峭壁之间的人都能想像这种被压缩在——并且好像浓化了的——阴森森两列房子中间的烟。它缓缓上升,并且不断得到补充,因而弄到越来越蒙胧,即使是白昼,也会阴暗下来。这条街,从一头到一头,并不怎么长,可是交战的人们,几乎彼此望不见。


    这种蒙胧状态也许是指挥攻打街垒的官长们所乐见,并且是被他们计算了的,却也替加弗洛什带来了方便。


    在这层烟幕的萦回下,加以他个子小,他便能够在这条街上走到相当远而不被人察觉。他倒空了最初那几个弹药包,所遇到的危险还不算大,


    他紧贴着地面爬,四脚往前奔,篮子咬在牙缝里,身体扭着,溜着波动着,蛇行着,从一个死尸转到另一个死尸,把一个个的弹药包或子弹匣都倒个干净,就像个剥核桃的猴儿。


    由于他不断往前走,他便到了烟雾稀薄的地点。


    于是埋伏在石块堆后面的一排前线狙击兵和聚集在街头角上的郊区狙击兵,都忽然相互指出在那烟雾里有样东西在钻动。


    正当加弗洛什替一个倒在一块路碑附近的中士解下弹药包的时候,一颗子弹打在那尸体上。


    “好家伙!”加弗洛什说,“他们竟非把我的这些尸首打死不可。”


    第二颗子弹打在他身边,把街面上的石块打得冒火星。第三颗打翻了他的篮子。   


    加弗洛什仔细望了一下,看见这是从郊区方面射来的。


    他直挺挺立起来,停着不动,头发对着风,两手插在腰上,眼睛盯着那些开枪射击的国民警卫军,并且唱着:“南太尔人丑八怪,这只能怨伏尔泰,卜内索人大脓包,这也只能怨卢梭。”随后,他拾起他的篮子,重新把那些翻了出来的子弹全拾回去,一颗也不漏,并且,再向开枪的地方前进,去解另一个弹药包,到了那里,第四颗子弹仍旧没有射中他。加弗洛什唱道:“我不是个公证人,这只能怨伏尔泰,我是一只小小鸟,这也只能怨卢梭。”


    第五颗子弹打出了他的第三段歌词:“欢乐是我的性格,这只能怨伏尔泰,贫穷是我的家当,这也只能怨卢梭。”


    这样延续了好长时间。


    这景象骇人,也动人。加弗洛什遭人射击,却和射击的人逗趣。他那副神气好像很开心。这是一只啄猎人的小麻雀。他用一段唱词回答一次射击。人们不断地瞄着他,却始终瞄他不着。那些国民警卫军和丘八一面对他瞄准一面笑。他伏了下去,又站了起来,躲在一个门角里,继而又跳出来,隐着不见了,随即又出现,跑了又回来,对着枪弹做丑脸,同时还捞子弹,掏弹药包,充实他们的篮子。那些起义的人们,急到喘不过气,眼睛直盯着他。街垒在发抖;而他,在歌唱。那不是个孩子也不是个大人,而是一个小精灵似的顽童。可以说,他是混战中的一个无懈可击的侏儒。枪弹在他后面撵,他比枪弹更活泼。他是在和死亡玩着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捉迷藏的游戏。每一次当讨命鬼的骷髅头来到他跟前的时候,这顽皮孩子总“啪”地一下给它来个弹指。


    可是有一个子弹,比其他的来得准些,或是比其他的更加叛逆些,终于射中这磷火似的孩子。大家看见加弗洛什东歪西斜地走了几步,便软了下去。街垒里的人齐叫了一声;但是在这小人的体内,有安泰的素质;对于这孩子,触及街心,就正如那巨人触及地面;加弗洛什倒下去正是为了再起来;他坐了起来,脸上流着一长条鲜血,他举起他的两只手臂,望着打出这一枪的那面,又开始唱起来:“我倒在地上了,这只有怨伏尔泰,鼻子栽在水里,这出只能怨……”他没有唱完。第二颗子弹,由原先那个枪手射出的,陡然把他堵住了。这一次,他脸朝地,扑了下去,便没有再动。伟大的小灵魂飞去了。


    马吕斯冲出了街垒。公白飞跟着也冲出去。可是已经太迟了。加弗洛什已经死去。公白飞捧回了那篮子;马吕斯捧回了那孩子。


    【精段赏析】


节选部分是对街垒战的描写,集中展示了加弗洛什英勇牺牲的全过程。流浪儿加弗洛什,在替战斗者收集子弹时被敌人射中,壮烈牺牲,成为共和国英雄群像中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小英雄。这里加弗洛什闲庭信步式的行为及面对子弹的放声高歌,是浪漫主义夸张手法的反映;街垒战的残酷场景的展现和多处的细节描写则是现实主义手法的具体体现。这里雨果使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得到了完美结合。


    【推荐理由】


《悲惨世界》是雨果的代表作,这是一部以现实主义为基调的浪漫主义杰作。以宏伟的篇幅、磅礴的气势、深刻的内容,探讨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被誉为“社会史诗”。作品集中地体现了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


首先,作品对贫苦人们的不幸遭遇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对当时的社会进行了揭露和控诉。


其次,谴责了资产阶级的法律,指出资产阶级现存法律是低级法律,只会使罪犯重复犯罪,而人道主义才是高级法律,它能使罪犯弃恶从善、终止犯罪。


再次,作者还以满腔热情歌颂了共和党人的英勇斗争精神,表达了他的人道主义理想。


《悲惨世界》是一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作品。小说的很多章节,闪烁着现实主义的光辉。但是《悲惨世界》里浪漫主义的特色,仍然十分鲜明。那跌宕的情节,紧张的气氛,极度的夸张,大量的巧合等,都具有鲜明的浪漫主义色彩。


小说的语言也表现出雨果的特色:高昂、激动和热情,经常运用多义词,富有隐喻性,有的句子类似成语格言。这些特点使这部小说的叙述具有一种崇高的史诗般的风格。


    【名家点评】


作为一个讲坛和诗人,他像暴风一样轰响在世界上,唤醒人心灵中一切美好的事物。……他教导一切人爱生活、美、真理和法兰西。


                                                                                           ——高尔基


我当时所读到的《悲惨世界》虽只是片段,但震撼力强劲无比,以文学价值而言,远远在大仲马、梅里美等人之上。文学风格与价值的高下,即使对于当时我这个没有多大见识的少年人,其间的对比也是十分明显的。


                                                                                           ——金庸


《悲惨世界》的卷首上印着一句话:“只要这土地上有着无知和悲惨,像本书一样性质的书就不无裨益。”雨果的文学热情,与那些隐匿于自己个人的生活世界中,玩弄着近乎独语的、令人费解的语言文字的所谓现代作家的高雅矜贵的气派绝然无缘。20世纪被唤做“战争的世纪”,持续不断的悲惨与杀戮,不正是因为失去了照亮全人类的“人性之光”吗?在这个意义上,我相信雨果是值得一读再读、长读不衰的作家。


                                                                                           ——日本作家池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