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5期(2013.3.5)

“鉴赏金手指”版


侯仰斌  《行远自迩 登高自卑》



陈洪茂 《漫话女子科举诗》


郑培忠 《多法并用巧抒情——宋秦湛<卜算子 春情>抒情技巧赏析》


 


苏教“课程连连看”


高庆峰 《一曲颂歌  诸多美感》


刘金山 《<发现>究竟发现了什么》


刘芹 《纪念闻一多》


 


 


本期荐文


[课里课外]


《发现》究竟发现了什么


闻一多1922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怀着富民强国的抱负赴美留学。在美国生活了将近三年的他,多次亲身体会到种族歧视的屈辱,他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激发起他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三年背乡离井的经历,使他对祖国和家乡产生了深深的眷恋,他在19231月的家书中写道:“一个有思想之中国青年留居美国之滋味,非笔墨所能形容。”1925年夏,他内心充满了报效祖国的热情回国,当乘坐的海轮停靠在上海码头时,他难以抑制心头的兴奋,把西服和领带扔在江中,急切地扑向祖国怀抱。然而,带着满腔激情回国的他,并没有看到自己心中美好的祖国,他面对的是一个军阀混战下的残破的祖国,“五卅”惨案的斑斑血迹,噩梦一样的现实,使诗人心里无比痛苦,他在美国所想像的美丽祖国的形象破灭了,他赖以支持自己的精神支柱仿佛倾折了。诗人从自己创造的“如花一样的祖国”形象里取得温暖与力量,当现实打破了他的梦想,失望悲痛的情感就化成了感人的诗篇——《发现》。那么诗人究竟发现了什么呢?


一是在诗人的心目中,祖国是可爱的,他要把自己的抱负施展在这可爱的国土上。可当时的中国却处在内忧外患和军阀统治之下,人民颠沛流离,祖国大地呈现一片萧条、衰败的景象。这种“发现”对诗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所以诗作即以痛苦的“发现”起始,单刀直入,呼天抢地呼喊出了悲痛的声音——“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这呼喊,初听似有“高山坠石,不知其来”的突兀之感。使人如见其痛苦面容,如闻其沉痛诉说。这正说明“发现”的无情的现实将他从“诗境”推入“尘境”,在美国所想象的美丽祖国的形象破灭了。


正因为诗人有这样的“发现”,接下来是“我来了,因为我听见你叫我”。诗人用拟人手法,把祖国的召唤说成是“你叫我”,换言之就是说祖国的贫穷落后的面貌需要有为的青年人来改变它。“鞭着时间的罡风,擎一把火”,用比喻逼真地写出了自己恨不得插上双翅飞回祖国的心情。“罡风”“火把”意象的运用具有阔大的震撼力和视觉冲击力强,诗人炽热的爱国激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另一惊讶的“发现”,原来竟是恐怖和噩梦,是一潭绝望的死水。他把与祖国的会面比作一场“噩梦”,噩梦是可怕的,足以说明当时祖国现状的黑暗、恐怖和令人失望。而挂在“悬崖”上的“噩梦”,则更使人感到绝望和极度恐怖。诗人在“发现”了不是自己在国外想象的祖国之后,并不甘心,他用征询的手法,“追问青天”,质询八面来风,为何祖国会这般模样?理想中的祖国在哪里?就像战国时期的屈原那样问天问风问大地,但这种追问是无果的,只能陷入更深的悲痛中去,虽然“上穷碧落下黄泉”地苦苦追索,可仍是“两处茫茫皆不见”。尽管青天和大地没有作答,但诗人不甘绝望,他说祖国:“你在我心里!”这个结尾,出人意外,而又入情入理,可谓言简义丰:它既说明了诗人深厚的爱国思想,又解答了开头给读者的疑问。“祖国在我心中”喊出了多少中华儿女的共同心声,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为之奋斗不息。这才是诗人真正的“发现”,突出表现了诗人对祖国的爱之深切、之浓烈、之炽热、之永恒。


 


[名句选讲]


 行远自迩,登高自卑


                           侯仰斌


行远自迩,登高自卑四书五经《中庸》第十五章中的一句警世明言,“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帑。’子曰:‘父母其顺矣乎!’”对“自迩”和“自卑”自来就有两种理解, 


一种理解为“君子之道,就好比走极远的路一样,如此就能使人知道自迩,也就是知道与比较起来自己只不过是(不远)而已。君子之道,就好比登极高的山一样,如此就能使人知道自卑,也就是知道与比较起来自己只不过是(不高)而已。另一种理解是“成就君子人格,如行万里路,须从近处开始;如攀登高峰,须从低处开始。”这里关键是“自”这个词,一说是“自己”,“自卑”就是“自己所处地势低”。


另一说“自”是“从”的意思,“自卑”就是“从地势低的地方开始”,即志存高远者,必从小事做起。现在多取第二种解释,因为孔子接着援引了《诗经》中的诗句佐证自己的观点,即要在天下实行中庸之道,首先得和顺自己的家庭,说到底,还是《大学》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循序渐进的道理。


行远自迩,登高自卑虽然讲的只是儒家如何实现中庸之道的,但其中有着深刻的寓意。


它告诉我们,做任何事情首先必须有一个远大而确定的目标,但实际做起来,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几步一个台阶,不可操之过急。否则,欲速则不达,适得其反,要把远大的目标和务实的行动结合起来,循序渐进,切忌好高骛远。“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天下大事必做于实”,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司马光立志编撰《资治通鉴》这部巨著,从对一千多年的历史事件人物进行分析研究开始,历时十九个年头,遍阅旧史,旁采小说,然后又删繁就简,取精用宏,修成了一部鸿篇巨制,这部书成书以后,底稿就足有两大屋之多。


在威斯敏斯特教堂旁边,矗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刻着一段非常著名的话,充分说明了这两句名言的意义: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我们的国家,


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


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现在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


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


然后,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


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


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