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2期(2013.4.23)

“鉴赏金手指”版


侯仰斌  《美可以推翻世界吗——解读<白痴>》


“课程连连看”版(苏教)


蒋华章 《必修三<寻觅文言津梁>课堂检测》


名著选读


美可以推翻世界吗? 


           山东阳谷第二中学侯仰斌  252300


【编辑荐语】


人们都有追求美的本能,对美好的事物有着自然的崇尚、赞美和羡慕,可是在一个扭曲的社会里,一个人长得美却成了罪过,她不但被买卖、被摧残,甚至被损害、被毁灭。纳斯塔西娅就是一个生活在十九世纪俄罗斯社会变革时代的美女,她的美不由得让人发出一个人有这样的美,就可以推翻整个世界的赞叹,令人扼腕叹息的是,这样一个美女竟然被蹂躏、被买卖、被摧残,只不过作者是通过另外一个人来展现故事情节的,他就是《白痴》中的“白痴”——梅什金公爵。纳斯塔西娅有着美丽的外表,梅什金公爵有着纯真善良的灵魂,但是这些美都没有推翻世界,反而被践踏、被扼杀,作品暴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金钱腐蚀、毒害、毁灭人的罪恶。


【作家风采】


18211111,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生在俄罗斯的一个医生家庭。他的童年是在父亲的庄园里度过的,因而接触到了农奴的实际生活。1834年他进入莫斯科契尔马克寄宿中学,毕业后入彼得堡军事工程学校,在该校工程部制图局工作。一年后,他自动离职,专门从事文学创作。1846年,他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穷人》。小说一出版,即轰动文坛,受到读者的普遍赞扬。文学批评家别林斯基称之为“社会小说的第一次尝试”。之后,他又先后写出了《双重人格》、《女房东》、《白夜》和《脆弱的心》等几个中篇小说,以及其代表作《罪与罚》。


【创作缘由】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俄国处于一个大转折、大变化的时期。1861年实行农奴制改革以后,俄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经历着一个重要的过程。从政治上看,贵族统治阶级进行了有利于自己的农奴制改革;保住了自己的统治地位,专制统治阻遏了革命形势的发展,而在经济上,资本主义迅速发展,只用数十年的工夫就完成了欧洲某些国家整整几个世纪才能完成的转变。国内外企业主追求利润,表现出疯狂的积极性。金钱的势力越来越大,强烈地影响着社会的传统道德和生活方式,社会矛盾也更加尖锐。这是一个由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代替农奴制度的生产方式的过渡时期。俄国究竟应走上什么样的发展之路,是当时普遍关心的问题,也是社会思想政治斗争的中心问题,文学界也在寻求社会发展道路的回答,他们通过塑造正面人物来回答这个问题。陀思妥耶夫斯基始终关心着社会问题,注视着社会的变化,忠于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深刻地反映社会现实,塑造了鲜明的人物性格,写下了《被欺凌的和被侮辱的》、《死屋手记》、《赌徒》、《罪与罚》等,对资本主义世界作了悲愤的揭露,对底层的穷人们倾注了深厚的同情。1867年秋,他开始了长篇小说《白痴》的创作,1868年完成。


【情节梗概】


小说描写19世纪60年代出身贵族家庭的绝色女子纳斯塔西娅常年受地主托茨基蹂躏,后托茨基愿出一大笔钱要把她嫁给卑鄙无耻的加尼亚。就在女主人公的生日晚会上,被人们视为白痴的年轻公爵梅诗金突然出现,愿无条件娶纳斯塔西娅为妻,这使她深受感动。在与公爵即将举行婚礼的那天,她尽管深爱着公爵,但还是跟花花公子罗戈任跑了。最后遭罗戈任杀害。小说对农奴制改革后俄国上层社会作了广泛的描绘,涉及复杂的心理和道德问题。善良、宽容的梅什金公爵无力对周围的人施加影响,也不能为他们造福,这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的努力是徒劳的,最后他的旧病复发,终于成了真正的白痴。


【精彩片段】


NO.1


“嗨!钱大概都白花了吧?可咱们这里的人还是相信他们”罗戈任尖刻地说。


“千真万确!”一个坐在旁边的人插嘴道。这位先生衣着寒酸,像是个负责抄抄写写的小官员,四十来岁,体格强健,红鼻子、满脸粉刺,


“千真万确,先生,他们是白白骗取俄国的一切资源。”


“哦,就我的情况而论您可就错了,”梅什金用平静而和蔼的口吻应声说,“由于我不了解整个情况,我不能和您争论;不过,我的医生却拿出他最后的钱给我做回国的路费,而且在国外的时候,他几乎养活我两年。”


“怎么?没有人供给您钱?”罗戈任问。


“是的,供养我的帕夫利谢夫先生在两年前去世了,后来我写信给我国内的远房亲戚叶潘钦将军的夫人(指伊利莎白),可是没有接到回信。所以我只好回来了。”


【点评】


    这是梅什金公爵在回国的火车上跟罗戈任等人的对话,从语言和神态看,罗戈任是一个尖刻的人,他说话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刻薄嘲讽,而梅什金公爵却是一个敦厚的人,他不在意罗戈任和另一个人刻薄的问话,回答他们的嘲讽也是用“平静而和蔼”的口吻,即使自己无处可归,他依然心平气和,不怨天尤人。这一段的语言描写很符合人物身份,是精彩段落之一。


NO.2


  “好吧,那么听着,加尼亚,我想最后一次看一看你的灵魂;你自己折磨了我整整三个月;现在轮到我了。你看见这个纸包了,里面是10万卢布!我现在就把它丢进壁炉里,扔进火里,就当着大家的面,大家都是见证人!一旦火烧着了整个纸包,你就到壁炉里去拿吧,只是不许戴手套,要光着手,还要卷起袖子,把纸包从火中取出来!你取出来,就归你了。整整10万就是你的了!你只不过稍稍烫一下手指头,可是有10万呐,你倒想想!又不用很长时间!而我则要欣赏一下你的灵魂,看你怎么伸手到火中去取我的钱的。大家都是证人,这包钱将是你南!要是你不去取,那就让它烧光:谁都不许去取。走开!大家都走开!这是我的钱。作为我在罗戈任那儿一夜的代价而得到的。是我的钱吗,罗戈任?”


  “是你的,亲爱的!是你的,我的女王!”


  “好吧,那么请大家让开,我怎么想,就怎么干了!别妨碍我!费尔迪先科。把火弄弄旺!”


  “纳斯塔西娅·费利帕夫娜,我下不了手呀。”大为震惊的费尔迪先科回答说。


  “哎。”纳斯塔西娅·费利帕夫娜发出一声叹息,抓起火钳,扒开两块微燃的劈柴,等火焰刚窜起来,就把纸包投进火中。


  四周发出了喊声;许多人甚至划着十字。


  “她疯啦,她疯啦!”四周叫喊着。


  “是不是……我们是不是……把她绑起来?”将军对普季岑低语说,“或者是否派人……她可是疯了,她不是疯了吗?不是疯了吗?”


  “不,也许,这根本不是发疯,”脸色苍白得像手绢一般的普季岑颤抖着呐呐说,他无力使自己的眼睛离开那刚燃着的纸包。


  “疯了吗?不是疯了吗?”将军又缠住托茨基问。


  “我对您说过,这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脸色也有点苍白的阿法纳西·伊万诺维奇低声含糊地说。


  “可是,要知道是10万呐!……”


“上帝啊,上帝!”周围一片惊叹声。所有的人部挤在壁炉周围,大家都争相观看;大家都感叹不绝……有些人甚至跳到椅子上,好隔着别人的脑袋观看这一景象,达里娅·阿列克谢耶夫娜奔了出去到另一个房间,惊恐万状地对卡加和帕莎低语着什么。德国美人则已逃之夭夭。


“我的姑奶奶!我的女王!万能的女神?”列别杰夫跪着爬到纳斯塔西娅·费利帕夫娜面前,双手伸向壁炉,号叫着、“10万!10万!我亲眼看见的,是当着我面包起来的!我的姑奶奶!开开恩吧!只要吩咐我钻进壁炉去,我就整个儿爬进去,我就把自己斑白的脑袋瓜一古脑几伸进火中去!我有一个卧床不起的有病的妻子,13个全是孤苦伶订的孩子,上星期则刚埋葬了父亲,他是饿死的,纳斯塔西娅·费利帕夫娜!!”他大声诉说完,便向壁炉爬去。


【点评】


纳斯塔西娅不想依附于托茨基,也不想做公子哥儿的花瓶,她崇尚过一种独立、清白的生活。她之所以和加尼亚结交,是因为看重他能吃苦耐劳地工作,独自维持着全家的生计。但是,当她发现加尼亚明知这是托茨基和叶潘钦别有用心的安排,只是为了金钱才和她结婚,她的心颤栗了,失望了,并进而迸发出愤怒的火花。她当着大家的面,把罗戈任用来买她的10万卢布付之一炬。全体来宾都屏息凝神地望着那熊熊的火焰怎样吞食这笔巨款,一个个眼睛充满血丝,心痛欲裂,恨不得一下子把它抓到自己手中,这个场面象征着对金钱蔑视和崇拜这两种势力的搏斗,写得十分精彩,在世界文学中也是少见的篇章。


【一家之言】


                          注定的孤独者


书中的主人公梅诗金公爵,会被认为是一个纯洁幼稚但是十分懂事的年轻人,有时幼稚的甚至有点天真,但是交谈一段时间后,又发现他是一个很聪明人,似乎没有他不明白不知道的,但是有一颗善良的心。也因为如此的聪明,以致于总会遭来别人的怀疑:是不是此人别有居心,天底下有如此善良的人吗?可是如果做朋友,如果想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如果不再去深入的了解他,那样,以这样的状态和别人交往下去,是完美的,公爵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时刻不在担心并控制着自己的“病”。也因他的太善良,虽然一眼就能看穿他人的缺点及鄙陋之处,可仍以着最宽容的心态去接受着他们的一切过失错误,甚至是对他的伤害。公爵骨子里,是认为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都有天使的一面,只消你细心观察。所以他包容每个人,同情每个人的同时,也是发自内心的,真心的爱每个人,并扑上自己十二分的真心,希望给身边的人都带来快乐。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人们看不清事物的本质,意识不到事态的严重性,没有公爵那种浓浓的感恩的情怀,体会不到公爵心中,对世间万物深深的,发自内心的真心实意无私的喜爱,就认为公爵在这里神经质似的杞人忧天,过分夸张!但是他希望能有个载体让他付出全部的真心,他希望能有人分享他的快乐,可是他的快乐岂是一般人可以体会的到?可以领悟的到的?这样一个大智之人,金子般的心地,是何其的弥足珍贵!这样一个稀世之宝,若没伯乐,又岂是一般人所能识得并拥有?可伯乐在人生有限的经历和时间空间中,又岂是那么容易碰到?鲁迅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事》中说:“他(指陀思妥耶夫斯基)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难以忍受的环境里,来试炼他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


所以,结局早已注定:一个伟大的人,一定是孤独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