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5期(2016.12.6)

(苏教)课程辅导

何伟《“惊涛拍岸”版本摭谈》

鲍亚民《博辨以昭 雄奇遒劲--说说<六国论>一文的修辞美》

朱洁《小称谓  大匠心——细读<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国学通习

何传跃《别恨悠悠无绝期,忧思浓浓怅故国——辛弃疾<贺新郞 别茂嘉十二弟>赏析

刘金山《孔子提出的“士”的三个层次》

卜尚尚 乙常青 《诗情画意“雪”纷纷》

 

 

 

 

精彩探究

“惊涛拍岸”版本摭谈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千古流传,在传抄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同的版本。如傅注本、汲古阁本作“惊涛拍岸”;《东坡乐府笺》本作“惊涛裂岸”;还有的版本作“惊涛骇浪”。那么,在“乱石穿空”这句写景的话中,哪一个版本更好呢?

“惊涛裂岸”中,“裂岸”之“裂”为使动用法,“使……裂开”义,“像受惊的野马一般狂奔不止的江浪,冲击着江岸,就好像使江岸一次次地裂开一般”,窃以为,单从此句看,此词胜于“拍岸”,然在整体效果上,与后句的“卷起千堆雪”句,句义断裂。

“惊涛骇浪”中,《说文》:“駭,驚也。從馬,亥聲。”《汉语

大字典》“骇”也有义项八,其①马受惊。《左传·哀公二十三年》:“智伯视齐师马骇,遂驱之。”《荀子·王制》:“马骇舆,则君子不安。”《汉书·枚乘传》:“马方骇鼓而惊之,系方绝又重镇之。”由上可知,“惊涛”与“骇浪”属义重(语义重复)现象,通常情况下,此向来为诗词家所忌。但是,有时义重现象是一种强调。如:李商隐《夜雨寄北》诗中的“巴山夜雨”,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句,最为典型的是白居易的《舟中读元九诗》:“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眼痛灭灯犹暗坐,逆风吹浪打船声。”绝句中,三用“灯”字,以“灯前”、灯残”、“灭灯”三意象,表面上看,颇为唐突;其实,此处前后映照,正突出了凄苦、黑暗的氛围,渲染了朋友间“同是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之感。

是以,“惊涛骇浪”句,极力描摹狂风不止下的大江气势,江涛像受惊脱缰的野马狂奔不止,起伏不定,冲击天宇,浪涛卷起,像堆堆雪花一般,景观奇特,煞为壮观,表现出赤壁的奇特。且与前句“乱石穿空”,文句贯通,一脉相承 。更照应了下片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象与智慧。

综上,窃以为,“惊涛骇浪”,更胜一筹,词人用有限(相同)的字数,表达出更为广阔的背景与内容。此更能看出苏轼用词力道深厚。

 

 

博辨以昭 雄奇遒劲

                       --说说《六国论》一文的修辞美

                                       鲍亚民

《六国论》虽是一篇论说文,但又不同于一般的议论文,这篇文章,用词准确、生动形象。特别是对偶、对比、比喻、引用、设问等修辞方式的运用,使文章博辨以昭、雄奇遒劲。

一是对偶美。在古文中对偶又称为对仗。对偶因其整齐醒目,音节和谐,受到大家的重视。如“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一句,列国诸侯的土地是有限的,贪暴秦国的欲望是不能满足的。奉送给它的越多,它侵略你就越厉害。这里句中“诸侯置地有限”与“暴秦之欲无厌”是反对,“奉之弥繁”与“侵之愈急”是反对。因是都“割地赂秦”这一事上,对偶的运用让读者增强的强烈的情感魅力,使得读者易于接受。

二是对比美。为了论证秦与诸侯两方面 “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的中心论点。作者从以地赂秦的史实及双方的得失来作对比,以此来论证赂秦之弊。如“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 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 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这里作者将秦受赂所得之多与“战胜而得”之少对比,特别是将诸侯因赂秦所亡之多与“战败而亡”之少作对比,运用两个“百倍”,对比强烈,震聋发聩,突出“赂秦”之“弊”。

三是比喻美。有的比喻为了突出喻体的性状特点,对喻体还进一步加以描写,甚至形成特写镜头,以放大它与本体特点的相似。如“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一句。作者以“抱薪救火”喻“以地事秦”的危害,并对喻体描写为“薪不尽,火不灭”,极言前文“奉之弥繁”之愚,招来“侵之愈急”之祸,以证“弊在赂秦”之理。譬事说理,事理相仿,多么浅显易懂,给人以一种永志难忘的美妙境界。

四是设问美。文章一开篇就对六国的破灭进行评述后,还以“或曰:六国互丧,率赂秦耶”进行设问,然后指出“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在 “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已被充分论述清楚后,文章作者又以设问过渡:“齐人未尝赂秦,终继五国迁灭,何哉?”再掀一波,开辟出另一层议论,从而使“弊在赂秦”的论点更为突出。    五是引用美。文章在两个地方运用了引用。一是开篇引用苏代“六国互丧,率赂秦耶”的话,以此来表达了作者反对忍辱赂秦的主张,从而论证“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这一的观点。二是在把赂秦之害阐述清楚时,引用了古人“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的语句,目的是为了突出主题,增加文章的说服力,同时也能展示作者的读书功底与阅历,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精彩探究

小称谓 大匠心

—— 细读《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朱洁

辛弃疾以词名世,后人盛赞其“大声鞑,小声铿,横绝六合,扫空万古”。《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是辛词最负盛名的一首,但也因其用典过多颇受争议。叶嘉莹教授认为,辛弃疾将“这些典故消化后,结合在他的灵魂与感情之中”,并无“掉书袋”的板滞反而有奔腾千里之势,确为方家之见。

细细品读,笔者发现词中所用典故对人物的称呼方式也各不相同,分别称其字、小名、年号、名,除去平仄、字数等考虑外,这背后还蕴含着作者丰富而深沉的情感。

仲谋,是孙权的字。古代名和字有别,尊其人而称其字,是显示尊敬的一种称呼方法。孙权继承父兄遗业,西征黄祖,北拒曹操,独据一方。《三国志》陈寿评曰:“孙权屈身忍辱,任才尚计,有勾践之奇,英人之杰矣。故能自擅江表,成鼎峙之业。”辛弃疾多次赞誉他,如《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中就写道:“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此处以孙仲谋称之,除了饱含深深的敬仰之情外,还有“英雄无觅”的惆怅和遗憾。

寄奴,是宋高祖武皇帝刘裕小名。刘裕出生时其父给他起小名–奇奴。后生母早逝,他被接到舅舅家抚养,小名也改成了“寄奴”,取寄养在舅家之意。“人道寄奴曾住”一句,蕴含着京口当地的百姓对在“寻常巷陌”中长大的刘裕亲切和自豪。刘裕以京口为基地,削平了内乱,取代了东晋政权,两度挥戈北伐,先后灭掉南燕、后秦,收复洛阳、长安,几乎可以克复中原。“想当年, 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当年的这段激动人心的历史,被当地的老百姓口口相传,这里以寄奴称呼刘裕,既是鲜活了“人道是”具体情境,又写出了刘裕驰骋沙场、气吞万里的虎虎威风。而今那“斜阳草树,寻常巷陌”风流早已不再,这让以收复中原为己志的辛弃疾情何以堪。

元嘉,是刘裕之子刘义隆的年号。他主政期间好大喜功,仓促北伐,轻信了纸上谈兵的王玄谟之策,轻启兵端。结果不仅没有得到预期的胜利,反而招致元魏拓跋焘大举南侵,弄得两淮残破,国势一蹶而不振。元嘉北伐,由于草草从事,“封狼居胥”的壮志,落得个“仓皇北顾”可悲的下场。“元嘉”之称谓旨在强调元嘉年间的历史惨剧,告诫朝廷要牢记血的教训,以古为鉴。曲折隐晦地表达了他对刘义隆草率出兵的不屑以及对当时国事的深深忧虑。

很多资料说“佛狸”是北魏太武帝的“小名”“小字”。其实拓跋氏名字中所谓的字都是他们鲜卑本名。因此,佛狸并非拓跋焘的字,而是他的鲜卑本名的汉音,“佛狸”可能对应的是突厥语“狼”。拓跋焘的确如狼般凶残,元嘉北伐失利后,魏军“杀掠不可胜计,丁壮者即加斩截,婴儿贯于槊上,盘舞以为戏。所过郡县,赤地无余。”所以不论是小名还是所谓的“字”,这都不是尊称或敬称,而是蔑称和仇称。加之四十三年前,完颜亮发动南侵,也曾驻扎在佛狸祠所在的瓜步山上,佛狸祠是两朝外族南侵者所留下的耻辱标记。在这个称呼里,有对敌寇的刻骨仇恨,有对时事的深沉悲哀还有对百姓麻木无知的失望。

廉颇乃战国名将,“以勇气闻于诸侯”。 在秦赵长期相持的斗争中,是一位猛勇持重的老臣宿将,廉颇的用舍行藏,关系到赵国国运的兴衰成败。词不用尊称而直称其名,思之用意颇深,结合作者四十三年来的身世遭遇,其雄心一似廉颇,但在更为腐败的政局中比廉颇还不得意,竟连人过问都没有。作者以廉颇自况,“荃不察余之中情”的悲愤之情溢于言表,古人自称称名,称人称字,这是基本礼貌,直称其名更突显其自况之意。另外从语境上讲,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人是赵王,上对下可以直呼其名。此处用廉颇之典,不仅表达了自己“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的拳拳报国之心,也深寓不被理解的悲愤和郁闷。

 词人自己坦言“诗在经营惨淡中”,楼敬思在《词林纪事》中也评其“驱使庄、骚、经、史, 无一点斧凿痕, 笔力甚峭”。一个小小称谓的背后,尚且寄寓作者如此丰厚的沉郁悲慨,稼轩词“辞约意丰”的老到词风与遒劲笔力,需要我们加倍用心去读之、品之、悟之、叹之!

 

 

论语论道 

孔子提出的“士”的三个层次

【原文】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①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②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③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④,何足算也!”(《论语·子路》)

子路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⑤,怡怡如也⑥,可谓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论语·子路》)

【注释】

①士:最初是古代官名,位在大夫之下,后泛指读书人。 ②乡党:指家乡。 ③硁硁:象声词,敲击石头的声音,引申为像石块那样坚硬,形容浅薄固执。 ④斗筲之人:斗筲,量器名。斗容十升;筲,竹器,容一斗二升。斗、筲都是容量很小的量器,因此用来比喻才识短浅,器量狭小的人。 ⑤偲偲:勉励、督促、诚恳的样子。 ⑥怡怡:和气、亲切、顺从的样子。  

【赏析】

孔子生活在春秋的中后期,他最早提出“士”的理论标准是严于律己、忠君爱国。孔子把“士”作为一种理想的社会人格,因为“士”既读过书懂得一些道理,又做官(不一定是固定的),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和“君子”的概念有些重叠。若加以细分,则“士”的德行修养要比“君子”略低,也可以说“士”是有志于成为“君子”的人。在《论语》一书中,也有孔子的学生们谈论“士”的言语,这些言语多少反映了孔子对士的看法,如曾子说:“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在这里,“士”被赋予了仁义为己任的庄严的历史使命,他们不再仅仅是下层的贵族,而且还是孔子理想中的一种社会角色。

在回答子贡的问话中,孔子将“士”分为三个不同层次:首先是有知耻之心、不辱使命的人,能够担负一定的国家使命;其次是孝敬父母、友爱兄长的人;再次才是“言必信,行必果”的人。在回答子路的问话时,孔子则提出要处理好朋友之间、兄弟之间的关系。朋友结交多因意气相投,难免有偏袒徇私或者只有酒肉交情,所以孔子强调“以友辅仁”,希望朋友间互相善意批评来提升德行;兄弟关系紧密就会言行少顾忌,反而容易因小事而生怨,所以孔子强调要兄友弟恭,这样兄弟之间才会和谐顺遂。

孔子的回答虽不尽相同,可都强调个人修养,首先自己先做到“言必信,行必果”,是一个诚实守信、值得信赖的;然后和谐家庭、邻里、朋友,做一个言行可为表率的传递社会正能量的有所作为,事事、时时为他人所想,受到周围人们的尊重的人;最后才是才能出众的话,可以为国家做一些事情,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这也正如战国时期的孟子所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孟子·尽心上》)。让我们为了自己、家人、邻里、朋友以及国家的美好未来,按孔子“士”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正直、有用、有所作为的新时代的楷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