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谈“讳饰”

含蓄婉转巧妙表达


——由《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谈“讳饰”


马克思与恩格斯之间的友谊是深厚的。对于马克思的突然逝世,恩格斯是悲痛欲绝的。他不愿直接说出马克思逝世的事实,于是在第一段中恩格斯怀着无比伤痛的心情说“3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里还不到两分钟,等我们再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但已经是永远地睡着了。”不难看出,句中的“停止思想”“安静地睡着”“永远地睡着”,都是指“死”。对于马克思的死,恩格斯不忍心直接说出,于是运用了“讳饰”的修辞手法。这样既把自己的心情委婉而含蓄地表达出来,又符合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心愿。经过这么一“讳饰”,刺激性小多了,情调就缓和了,人们也便于接受了。——这,就是“讳饰”修辞格的价值。


那么什么是“讳饰”修辞格?它又有哪些方式呢?


我们所说的“讳饰”是指人们因有所顾忌不便直说或不愿直说,而用含蓄、婉转的语言把本意暗示出来,使之意在言外的一种修辞方式。“讳饰”一般可分为美饰和避讳两种。


美饰就是因犯忌怕说而改用别的话加以装饰美化。比如“死”,从古到今,人们用了很多种同义的说法来间接表述,而不直接说“死”。如本文中的马克思的死,作者说是停止了思想。再如《触龙说赵太后》一文,触龙在赵太后面前,称自己的死为“填沟壑”,称太后的死为“山陵崩”。李密《陈情表》中用“慈父见背”来婉指父亲去世,又用“舅夺母志”来婉称母亲的改嫁。在古人笔下,凡是可能引起别人产生不良联想的事物,也尽可能地采用讳饰的方法加以美化。如生病说成“采薪之忧”(《孟子•公孙丑下》),意谓自己卧病在床,不能出门采伐柴薪。上厕所被说成“更衣”。如 “权起更衣,肃追于宇下。”


避讳是指人物姓名的避讳。这里的所谓“避”,是指躲开,回避;所谓“讳”,是指忌讳、隐瞒。具体地说,是指对帝王、长官、父母、祖父母以及其他尊者的名字避而讳之。人们在说话或写文章的时候,遇到应该忌讳的人物的名字,必须设法避开,用音同或音近的字来代替,或用其他办法来改说改写。人物姓名的避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皇帝的名字,全国臣民都要避讳,叫做“国讳”,也叫“公讳”。如汉光武帝名刘秀,便把“秀才”改称为“茂才”。鲁迅《阿Q正传》中称赵太爷的儿子赵秀才为“茂才先生”,其源盖出于此。唐代为了避唐太宗李世民的讳,“民”字改用“人”字。杜牧《阿房宫赋》:“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两个“人”均为“民”。唐高宗叫李治,当时在行文中凡遇到“治”字都要改成“理”字(“治”与“理”同义)。这些都是避讳的原因。


另一种是,父母或祖父母的名字,全家后代的人都要避讳,叫做“家讳”,或叫“私讳”。如司马迁的父亲名“谈”,《史记》改赵谈为赵同;苏轼的祖父名“序”,他为人作序就改为叙;唐代诗人李贺,文采飞扬,傲视侪辈。只因父名“晋肃”,“晋”“进”同音,李贺只得放弃进士考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