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集序》之“乐况”浅探

《兰亭集序》之乐况浅探

                     陈永海
一、群贤毕至,会于兰亭,此一也。
   
此次聚会之场面隆重,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与会的不仅人多而且多为当世贤达。但用意单纯,既非比赛官位,亦非甄别穷达,而是因修禊而来,游宴雅集,以文会友,以酒倾心。故而作者没有采用介绍官职、地位的传统庸俗写法,仅以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八个字一笔带过。这也表现出王羲之清高雅致的情怀。

二、山环水绕,境界清幽,此二也。

  崇山峻岭以显气势高峻,茂林修竹方显环境清幽,清流激湍足现洁净明朗飞花溅玉,映带左右则更令人心驰神往陶醉不已。这些景物清纯明朗,晶莹亮丽,生机盎然,活力无限,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诗人流连山水的舒心惬意。可更耐人咂摸的是,阳春三月,江南本乃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姹紫嫣红的季节,可此等景致于文中却始终未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而已,而且写林写竹,也只言其,而弃其碧绿苍翠,极力营造一种素淡、雅致的格调。另外,景的选择也颇具深意。众所周知,向来就是文人雅士高风亮节的写照。王羲之舍万千风物不说,专挑茂林修竹入文,其实正暗示了自己清幽高洁、洒脱不俗的人格情操。

三、饮酒赋诗,畅叙幽情,此三也。

   
曲水流觞,一觞一咏,抒情言志,自在惬意。这种群集宴饮,更多地带有文人怡情山水、放浪形骸的特点,无须恪遵传统礼仪,亦无须谨守等级秩序,可以无拘无束毫无顾忌地坦露真实的自我,故而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但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四、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此四也。

   
天高气爽,玉宇澄清,微风拂拂,暖意融融,丽日晴空而视通万里,情满天地而思接千载。这份融入天地的快适舒畅非亲历者是无法体会得到的。

五、仰观俯察,游目骋怀,此五也。

  时而仰视天空,只觉长天浩渺无边无际;时而俯瞰山川,只见自然万物生机勃勃。于此境中,人们随心所欲,云游山林,目遇之成色,耳闻之成音,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信可乐也

   
由上观之,王羲之笔下的乐况,绝非为乐而乐,乐景取舍得当,乐意显隐有别,其乃张扬生命意趣和自由个性之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