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期(2017.11.7)

课程辅导(苏教)

费明富《<我与地坛>中六个“譬如”连用》

林承雄《简析<说书人>中的议论》

朱耀昭《略谈<说书人>艺术手法》

 

国学通习

周宏《陈寿传》

杨宝利《宝利老师讲<论语>系列十九——三对关系》

张善存《关于“怼”的前世今生

 

 

 

 

《我与地坛》中的六个“譬如……”连用

费明富   

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东西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落日,寂静的光辉平铺的一刻,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一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一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

——史铁生《我与地坛》

如此一口气,写出六个“譬如”的,在文学作品中属于罕见之事。作者为何要如此密集使用这样的表达方式?我们或许不能明确其具体的考量。但是,我们阅读这六个“譬如”连用则分明能感受到这样写的诸多好处。

首先是它的直观冲击力,已经能让我们感受作者对这多“譬如”或由其领起的六处场景的看重,感受作者发现这些客观存在时的某种顿悟和惊喜。再读,则感觉这六处场景,都可谓是画意诗情兼在,而且它们不重复无交叉。第一处着眼于色,“灿烂”一词写尽了作者心头的温暖和希望。第二处着眼于声,以有声衬无声,写尽了天地之间的苍凉,也写尽了作者心灵空间的寂寥。第三处着眼于形(行踪),写出了作者思维的跃动和悦动。第四处着眼于形(形象),写出了古柏的超越与淡定,见证着人们的悲欢离合。第五处着眼于味(夏季的味道),承载着作者丰富的想象,包括曾经的美好,曾经的不变。第六处也是着眼于味(秋季的味道),让作者感受四季更替的永恒。这六处,从不同角度辐辏而聚焦到一个中心,从而有力扩展这一中心——“幸好有些东西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这样的扩展语段,章法严谨,看似作者信手拈来,却原来如此匠心独运。

再读,我们似乎又感受到“幸好有些东西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对当时作者心灵疗伤的重要性。“幸好有些东西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相对于史铁生来说,无疑是一剂良药。面对生命的突然残疾,史铁生无法接受这样的生命无常;好在生命并不都是处于“无常”状态,相反“有常”的状态又何其之多,正如作者自己发现并聊举数例那样。若联想到史铁生及其关于“残疾”的最终感悟(史铁生是一个罹患残疾但心灵挺拔正直的伟大作家,他超越了自身的苦难去思索世界与生命的价值;在他眼里残疾只不过是不能实现罢了,残疾并没有使他退缩到无知和曲解,没有麻痹麻醉自己;残疾是生命存在的一,人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只在于心灵的伟大),我们或许会给这六处“譬如……”以更高的评价,因为这样关于残疾的超越,或许正是建立在这样的突然发现和无比珍视上。

正如陶渊明苦苦寻找归田园居的理由而突然发现那“南山”,那“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正如朱自清苦苦寻找“独处的乐园”,却突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景里所呈现的另一番景象。那是促成生命质变的关键,是生命走入更加崇高境界的台阶,是灵魂超凡脱俗的蜕变。

 

简析《说书人》中的议论

林承雄

《说书人》选自师陀短篇小说集《果园城记》,这篇散文化的小说以第一人称角叙述了小城里一位说书艺人艰难谋生最终病死的悲剧人生。文中用了较多议论文字,本文试予简要解析。

  • 经由议论表达对说书人职业的态度。二、通过议论抒发对说书人命运的感喟。听客们给予的菲薄的“制钱”,维持了说书人卑微的生存。但随着说书人的衰老与病重,听客也日渐稀少,后来他时常发病,无法“按时开书”“中间要停好几天”,甚至到了央求听客加钱的地步。叙述至此,作者顺带一笔提到城隍庙先前的“热闹”与现在的“荒凉”,议论道:“它的大殿原先在我们心目中是多么雄伟,现在又如何卑陋;先前我们以为神圣的现在又如何可怜了啊!”这为说书人命运悲剧收场作了背景的铺垫,这既是对传统文化走向没落的叹惋,也是对人类在时间面前的普遍困境的深深喟叹。三、借助情感浓烈的议论与零度叙述的错位,表达对乡土社会现实的思考。刘西渭认为师陀小说的议论“成为作者独创的瑰伟的作品的本质”,他“将全篇作品的力点,支持在这议论上”。《说书人》一文正是以议论来完成他对反田园诗意的乡土中国社会现实的解释与评判,留给读者深广的回味空间。 

 

  1. 叙述者“我”的情感作为在场者,曾经是“零度”的,而作为叙事者,却又高亢的情感宣泄内心压抑不住的对于现实世界,即“小城的荒凉”的叩问与审视。
  2. 小说通过“我”与旁人的对话交代说书人的家世及临终前的情况,具有鲜明的零度叙述的色调。但结尾却用了富含抒情色彩的议论,使二者产生了错位。作为故事在场者的“我”的平淡的问询,简洁朴素,极力压抑着内心深处的“关切”。这种叙述者与被叙述者的疏离,却在结尾与“我”的情感张扬的议论构成有意味的反差。“这个小城的城外多荒凉啊!”其实,何尝是城外,城内亦如是。荒凉的“小城”现实与苍凉的“说书人”的命运之间的关联,正是作者对于故土这一“生死场”的冷峻的哲学观照。
  3. “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顶生动顶光辉的”说书人,死后被人用芦席卷着抛向了荒野的乱葬岗。小说结尾以饱蘸感情的议论,来表达对说书人悲惨命运的思考。说书人为世人创造了他们难以企及的“侠义勇敢”的天地,而他的人生如此潦倒不堪。这让“我”倍感现实世界的荒谬。说书人的毁灭,意味着沉闷世界里生气的消失,让“我”觉得“渺茫、空虚”。这不仅表达了作者对说书人命运悲剧的悲悯,更有对造成这种悲剧的社会现实的愤慨与批判。
  4. 说书人所塑造的大盗刘唐、莽夫武松等等深深烙印在听客的记忆中。“天下至大,难道还有比这些更使我们难忘,还有比最早种在我们心田上的种子更难拔去的吗?”由此可见,说书人对于“我们”这些听客来说,不啻为心灵、精神的启蒙导师。
  5.    作者先以肯定的口吻指出“这无疑是一种贱业”,然后表明自己与尘世俗见截然不同的态度:宁愿“放弃为人敬仰的空中楼阁——什么英雄,什么将军,什么学者,什么大僚,全由他去”,甘心把这些头衔全让给别人,而毫不踌躇地选择“说书人”这一志愿。这些议论充分表明了“我”对说书人职业由衷的敬重与喜爱。“我觉得这种职业可爱,另外,或者我应该说我被他迷住了。”“可爱”与“着迷”,体现了“我”对说书人的情有独钟。此处盛赞说书人“贱业”中的“高贵”,为下文写说书人凄惨结局设下伏笔,起到先扬后抑的表达效果。

 

宝利老师讲《论语》系列之十九

三对关系

 

                                杨宝利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第六篇第十八则)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第六篇第十九则)

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第六篇第二十三则)

 

【解析】

《论语》第六篇的三对关系常常被人引用,那就是文与质,直与罔,智与仁。

第一对关系:质与野 生活中我们看到比较文雅的人总要评价说一句“文质彬彬”,实际上这个词本意不是这样的。彬

彬,原指相杂适中的样子。质,是指人的朴素的本质;文,则是后天学习到的文化礼仪等;野,是野蛮落后;史,则指脱离了本质的虚浮,用现在的话讲就是矫情

这句话是说,如果只遵从本性来行事,则不免流于野蛮, 可太过强调人文文化,又不免趋于衰弱,只有做到既保存了质朴的本性,又兼具有文化带来的气质,才可以说是君子了。

现在有的人太过野蛮无礼,给人造成恶劣的印象,这于自己绝对是没有好处的。但是也有很多人只知道埋头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成为了百无一用的书生。比如每年高考之后,社会都会聚焦到有状元身上,整个社会都在为高考疯狂。但在2012年《中国高考状元职业状况调查报告》出炉的时候,大家忽然发现高考状元都没有变成社会职场状元,成为精英。著名的“第十名”现象也侧面说明了读书好的人不是最优秀的第一梯队。这大概或多或少地说明,一个君子应该具备的素质是:有良好的品质,有办事能力,有文化修养,文质和谐。后来这个词发展得更为广义。可以形容一篇文章内容胜过文采就俗气普通,文采胜过内容就虚浮空洞,只有既有内容又有文采,才是如同君子一样的好文章。也可以评论其他艺术形式。现在,文质彬彬一般指的是一个人文雅有礼貌。所以这个词语是发展变化的。

第二对关系:直与罔

直,是指直率坦诚;罔,蒙蔽,可以引申为虚伪不正直。孔子说,一个人生来本性是直率坦诚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生出很多的心思,变得虚伪了。我们常说“童言无忌”,孩子是最爱讲真话的,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不会像成年人那样为了面子也要奉承两句。所以皇帝新装的谎言,也只有孩子才能揭穿,成年人是没有这样的勇气和能力的。

虽然虚荣是这个现实世界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但人却不能虚虚假假地过一辈子。孔子认为虚伪的人不会有好运,即使偶尔有些好际遇,也是非常侥幸的。在生活中,人们也还是比较喜欢与老实人打交到,“待之以诚”“将心比心”就是这个道理。没有人愿意和虚伪的人做朋友,就像没有人愿意到卖假冒伪劣的店里买东西一样。

第三对关系:仁与智

聪明智慧者的快乐,如同水一样悠然灵动;仁德之人的快乐,就像山那样稳重崇高。智者的乐,是动态的,像水;仁者的乐是沉静的,如山。有智慧的人,大多活泼开朗;仁慈的人,大多深厚宁静。智慧的人,往往懂得满足,知道取舍,故知活在当下的人生真谛;宁静有涵养的人,不易动怒,能包容理解,故往往能得长寿。这才是真正的智慧与仁心。

 

【运用】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2004年高考真题江苏卷)

   水有水的性格——灵动,山有山的性情——沉稳。水的灵动给人以聪慧,山的沉稳给人以敦厚。然而,灵动的海水却常年保持着一色的蔚蓝,沉稳的大山却在四季中变化出不同的色彩。

    请以“水的灵动,山的沉稳”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注意]①话题包括两个方面,可以只写一个方面,也可以兼写两个方面。②立意自定。③文体自选。④题目自拟。⑤不得抄袭。

立意分析

首先明确山水的寓意。“水”似乎是智者的代名词,与灵动、飘逸、纯净、聪慧同义;而“山”则成了仁者的代名词,与沉稳、坚毅、敦厚、包容无别。其实,“山水”的引申义远不止于此,还可以赋予“山”“水”以恰当的比喻义。

二是明确“沉稳”与“灵动”的价值取向。二者于人学或文学均有可取之处,给予后世的多为积极的影响,关键的是要想到“区别”,正如材料所言,“灵动的海水却常年保持着一色的蔚蓝,沉稳的大山却在四季中变化出不同的色彩”,“却”字告诉我们,也可以反向取义,要注意“沉稳”与“灵动”的辩证性。

 

 

关于“怼”的前世今生

张善存

 

不知从何时起,“怼”字开始流行起来,随便一搜,就能看到这些醒目的标题——

(1)2只鸡被扣 摊贩赎鸡时怒怼城管:活要见鸡死要见尸

(2)黄金大国坦桑尼亚怒怼黄金生产商巴里克

(3)全新本田雅阁正式发布 怼新凯美瑞没难度。

(4)薛之谦回应怒怼黄牛原因:不想让歌迷的钱白白花掉

(5)男子违停被贴条 绕过交警怼辅警:老子打个电话开除你!

(6)菲前总统被正式控罪 面临刑事及贪污 杜特尔特怒怼

其实该词由来已久,古代汉语中并不鲜见。在现代汉语中,“怼”读duì,基本意思就是怨恨,现在使用的这一义项,是文言词汇意义的延续。

《广雅·释诂四》解为动词:怼,恨也。例如:

以怼父母。――《孟子》

怼以手自捣。――《汉书·外戚传》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九歌·国殇》屈原

引申一下,又可解作动词“狠戾,违逆”之意。例如《国语·周语上》载:今杀王子,王其以我为怼而怒乎!

“怼”字还有这样一些意思——

1.动词,怨恨,怨怼。

怼,怨也。——《说文》

怼,恨也。——《广雅·释诂四》

由此形成了这样一些搭配词组:怼恨(怨恨);怼憾(怨恨);怼怨(怨恨);怼怒(怨怒);怼笔(出于怨恨的记载)……

2.形容词,凶狠。

怼险(凶狠邪恶)。

以上例句之中,“怼”即为怨恨,“怒怼”则形容生气怨恨的程度之重。

值得玩味的是,作为不同地域的方言词,“怼”字还有这样一些值得注意的读音和意思:

在陕西关中方言中“怼”读duí:碰撞,冲撞,如“怼上(撞上)”。例:今天在路上怼着邻居张大爷。

在四川方言里,“怼”也读duí,意思是同归于尽。如“我今天和你怼了”,其实就是拼命;下象棋时说“怼车”(用我的车怼了你的车)

总之,在方言语汇中“怼”字的读音和含义比较复杂多变,想准确把握该字的意思最好的办法是入乡随俗,根据说话人的语气语调及说话场合加以推断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