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期(2018.4.17)

(苏教)课程辅导

董鸥《“鄙”和“封”——<烛之武退秦师>注释小议

熊鹰  《浅谈廉颇蔺相如列传(节选)的人物刻画技巧》

刘宏伟《匠心独运的人称变化》

 

 国学通习

牛锐《晒在古代也流行》

赵贵林《光彩照人真侠客   恳切祝愿挚友心——骆宾王送郑少府入辽共赋侠客远从戎赏析》

江腊喜《钱多为劣》

 

 

 

 

 

                      “鄙”和“封”

                            ——《烛之武退秦师》注释小议

                             董鸥

 

《烛之武退秦师》的第三段写得非常精彩,烛之武虽身处弱国,但他对秦伯说的那段话,却充满了无可辩驳的力量,其中有这样两句:

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

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

前者说的是即便郑国灭亡,秦国也将徒劳无功,无利可图;后者说的是晋国忘恩负义,贪得无厌,一旦灭掉郑国,终将危及秦国。苏教版的课本下有两个注释与它们相关:

【越国以鄙远】越过别国而把远地(郑国)当作边邑。鄙,边邑,这里用作动词。

【东封郑】在东边让郑国成为晋国的边境。封,疆界,这里用作动词。

这就是说,“鄙”和“封”,原本都是名词,意思分别是“边邑”和“疆界”,这里都用作了动词。

“邑”,是古代对“城镇”或“县”的称谓,因此,“边邑”指的大概就是一国或一地区远离中心而靠近边界的地方。“疆界”,《现代汉语词典》 给出的解释是:“国家或地区的边界”。这样看来,“边邑”和“疆界”虽然相关,但含义并不完全相同,“疆界”是边界,是线,而“边邑”则是一片区域,是临近边界线的地方。

古代的“鄙”和“封”,是否真的有“边邑”和“疆界”之意呢?这一点得到了《古代汉语词典》的有力支持,它为“鄙”给出的第一个义项就是“边疆,边远的地方”,为“封”给出的第二个义项就是“疆界,边界”。

其实,“鄙”和“封”有这样的解释我们并不陌生,《为学》中的“蜀鄙二僧”,《烛之武退秦师》中的“又欲肆其西封”,都是很好的证明。

在“越国以鄙远”和“既东封郑”中,“鄙”和“封”分别带上了宾语“远”(远地,指郑国)和“郑”,因此,注释中“这里用作动词”这一种说法也应该是肯定无误的。

不过,苏教版课本在解释这两个词的含义时,给“鄙远”的解释是“把远地(郑国)当作边邑”,给“封郑”的解释是“让郑国成为晋国的边境”。 “当作”,《现代汉语词典》(释作“认为;作为;看成”《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释作“看成,作为”,两部权威的工具书对此意见相近,都认为“当作”表示的应该是一种心理活动。那么将“鄙”释作“把……当作边邑”,而将“封”释作“让……成为边境”(等同于“使……成为边境”),这样做,分明认定它们的活用类型存在差异:前者是名词意动,后者是名词使动,我以为这样并不十分恰当。

对于名词的意动用法,王力和郭锡良两位先生作了完全相同的诠释:“意思是把宾语所代表的人或事物看成这个名词所表示的人和事物。”由此可见,意动用法强调意谓性而非行为性,通俗地讲,就是属于内心看法而非实际行为,如“粪土当年万户侯”,只是在心中将“当年万户侯”视作了粪土,并没有真的在行动上使之成为粪土。而“越国以鄙远”呢?“鄙远”分明发生在“越国”之后,既然好不容易越过一个强大的晋国,怎么可能只是满足于在心里把远方的郑国当作边邑,而不是使之真正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呢?秦穆公如果只是这般想想,“君知其难也”,“难”又表现在哪儿呢?

“鄙远”唯有成为实体行动,相当于“使远地(郑国)成为边邑”,才可能对秦伯产生足够的吸引力,成为他此次围郑的目的,也唯有如此,“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才合乎逻辑。因此,笔者以为,“鄙远”和“封郑”同属实际行为,只不过发生在假设状态之下而已,是烛之武对事件发展所作的一种推测。“鄙”和“封”的用法也应该完全相同,都属于名词使动,因为,无论是“鄙远”还是“封郑”,都符合“使它的宾语成为该名词所表示的人或事物,或者发生与该名词有关的动作行为”这一名词使动的基本特点,“鄙远”的正确解释应该是“使远地(郑国)成为边邑”,类似于课文为“封郑”给出的解释——“让郑国成为疆界”。

如果一定要从“鄙远”和“封郑”中找到一些差别,那也无非这样两点:其一,无论在“边邑”和“疆界”之间,还是在“使……成为边邑”和“让……成为边境”之间,意思都略有不同;其二,“鄙远”和“封郑”的动作主体(即主语)不同,或者干脆说获利方不同,分别是秦国和晋国。但这些并不会影响两者都存在名词使动用法这一基本事实。

 

浅谈《廉颇蔺相如列传(节选)》的人物刻画技巧

熊鹰

《史记》以传记的方式向我们展现了一系列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可以说其对后世文学创作影响最为巨大的,是它刻画人物形象的技巧和方法。试《廉颇蔺相如列传(节选)》为例,说明表现人物性格的多种手法 。

一、选取典型材料,塑造个性化的人物形象

一篇人物传记,可写的内容很多,比如姓名、籍贯、出身、家庭背景、成长

经历、思想性格、结局等。如果面面俱到,很容易变成流水账。为了使传记更加凝练、紧凑,司马迁在深入研究历史材料的基础上,选取典型材料,突出重点,来塑造个性化的人物形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廉颇蔺相如列传(节选)》中,作者只选取了“完璧归赵”“渑池之会”“将相交欢”等三个典型事件,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塑造了蔺相如智勇双全、能言善辩、顾全大局、维护团结的形象,表现了廉颇粗犷坦荡、知错必改的可贵品质。

二、运用对比或烘托(衬托)的方法,刻画人物形象

对比和烘托是《史记》刻画人物形象的常用手法。有重要人物之间的对比,对比之下,相互映衬;也有一般人物和重要人物之间形成的烘托性的对比,烘托主要人物的性格。

《史记》运用对比和烘托的技法,最具特色的是它巧妙设置对比或烘托(衬托),通过对比或烘托(衬托)刻画人物形象,突出人物特点。司马迁这种对比或烘托(衬托)技法的运用,既保证了历史的真实,突出了“实录”的精神,又使历史人物的形象血肉丰满,鲜明突出。

在《廉颇蔺相如列传(节选)》中,“将相交欢”集中对比表现了蔺相如和廉颇对待名位的态度差异。首先,以对比写出了蔺相如对廉颇的尊敬忍让与忍辱负重——“不肯与会”“不欲与廉颇争列”“引车避匿”,这些仁义之举同廉颇的“宣恶言”“必辱之”形成对比,体现了这时两人不同的思想境界。其次,作者通过门客的话语和认识,烘托出蔺相如对敌对友的正确态度并让主人公道出这样做的重大意义,从而体现出主人公公而忘私的高尚人品。

梁启超说:“太史公述相如事……吾读之而怦然刻于心者,一言焉,则相如所谓先国家而后私仇也。”先国后私,这正是蔺相如同其他官员相比所表现的不同凡响的思想品格。最后,作者又通过廉颇的负荆请罪和他的坦诚之语衬托了蔺相如的高明。

三、运用个性化的人物语言刻画人物形象

对话语言的描绘,是人物形象刻画的主要方法之一。一般的历史著作用作者的叙述语言把事件叙述清楚即可,而《史记》则不只如此。司马迁深谙人物对话语言的作用,因此他在《史记》中特别讲究人物对话语言的提炼,创造性地运用人物对话语言,使人物语言具有个性化,符合人物的身份、性格、心理等特点,不管是高低贵贱各色人物,谁的话就像谁,做到“口吻逼肖”,既增强《史记》作为历史的真实性,又形象鲜明地刻画出人物性格特点。

在《廉颇蔺相如列传(节选)》中,蔺相如所讲的“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是蔺相如精神品质的升华,是他一切行为思想基础,是全篇中最关重要的一名话。作者许多铺垫,到最紧要最醒目的地方,才点出这句话来,这确实是画龙点睛之笔。这个“睛”一“点”,蔺相如的高大形象就在读者面前树立起来了。

 

 

 

“晒”在古代也流行

安徽  牛锐

 

   在网络时代,微博、微信占据了多数人的生活,刷朋友圈更是刷出了瘾。如果要用一个字概括当下多数人的生活状态,那么非一个“晒”字莫属。晒吃,晒喝,晒玩;晒喜,晒忧,晒老,晒小……真是无所不“晒”。现代人喜欢玩“晒”,其实,很多古人也不例外。

“晒”有多种含义,古人最初的“晒”可以说是“晒”的本义,即“晒,形声。左形,右声。在阳光下曝干或取暖”。古人晒的最多的是书,每年的农历七月七日,这一天古人们会晒书晒物。东汉崔寔《四民月令》中有这样的记载:“七月七日,曝经书及衣裳,不蠹。”古人拿出衣物书籍来曝晒,主要是为了杀虫消毒,但谁能说在晒的过程中没有借此炫耀呢?到了唐代,晒书风俗更盛。朝廷干脆把七月七日定为“晒书节”,规定三省六部下,各赐金若干,以备宴席之用,称为“晒书会”。晒书,目的是让书受阳光的照射,免遭蠹虫之灾。所以晒书时还要往书上洒防虫的药,杜牧就有“晒书秋日晚,洗药石泉香”之句;陆游在《林亭书事》诗中云:“约束蛮童收药富,催呼稚子晒书忙。”

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古代的“晒”的含义也慢慢的丰富与演变,渐渐也变得丰富与多样起来。这个“晒”字也由原含义延伸,泛指将自己的罕有物或特殊技能等展现给别人的行为(类似炫耀;也可作一般展示用),与人分享,任人评说。

现代人喜欢“晒”美食,其实古代人早就有这个爱好了。唐代诗圣杜甫一次在吃了美味的鲂鱼后,晒出了《观打鱼歌》:“徐州秃尾不足忆,汉阴槎头远遁逃。鲂鱼肥美知第一,既饱欢娱亦萧瑟。”宋代苏轼在吃了一位老妇人做的环饼后,即兴题道:“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知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经他这么一晒,老妇人的环饼名声鹊起,生意日渐兴隆。

古人还喜欢“晒”工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他一生辗转多地,转任多职,可不管到了哪里,都要晒一晒自己的工资单。白居易早年做户曹这类小官时,说自己“俸钱四五万,月可奉晨昏。”到了35岁,官至县尉,他写下了《观刈麦》:“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可见,那时他的工资有了明显的提高。37岁时,他得了个左拾遗的职位,工资一下子翻了几番,于是他兴奋地写下:“月惭谏纸二千张,岁愧俸钱三十万。”50岁时,白居易官至杭州刺史,此时他的工资已很高,生活也很安逸,他不禁感慨,“云我五十余,未是苦老人。刺史二千石,亦不为贫贱。”54岁,白居易转任苏州刺史,他在《题新馆》中又写道:“十万户州尤觉贵,二千石禄敢言贫?”白居易官至太子少傅时,工资更是达到顶峰:“月俸百千官二品,朝廷雇我作闲人”,工资高,还清闲,惹得后世的苏东坡也艳羡不已,“我似乐天君记取,华颠赏遍洛阳春”。这位伟大的诗人兼晒客就是到临别人世前,还没忘了最后晒一晒自己的工资单,“寿及七十五,俸沾五十千。”

古人也可以晒自己的朋友圈,而且晒的还很不一般。唐代诗人刘禹锡写有传世名作《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短短81个字,却是言简义丰,不但晒自己的房子如何超凡脱俗,更晒出了自己的朋友圈和自己的生活情调。可以说,刘禹锡的《陋室铭》晒得很隐蔽,也晒得很高明。

 

比较阅读

                                         钱多为劣

(一)

戊辰,殿前都指挥使、忠武节度使曹璨卒。车驾临奠,赠中书令,谥武懿,录其子侄。璨起贵胄以孝谨称习知韬略虽无攻战之效然累历边任领禁卫十余年善抚士卒晚节颇伤吝啬,物议少之。璨母尝阅其家帑①,见积钱数万,召璨谓曰:“汝父履历中外,未尝有此积也,可知不及汝父远矣!”(节选自《续资治通鉴·卷三十四》)

(二)

二年冬,伐蜀,诏以刘光毅为归州行营前军副部署,彬为都监。峡中郡县悉下,诸将咸欲屠城以逞其欲,彬独申令戢②下,所至悦服。上闻,降诏褒之。两川平,全斌等昼夜宴饮,不恤军士,部下渔夺无已,蜀人苦之。彬屡请旋师,全斌等不从。俄而全师雄等构乱,拥众十万,彬复与光毅破之于新繁,卒平蜀乱。时诸将多取子女玉帛,彬橐中唯图书、衣衾而已。及还,上尽得其状,以全斌等属吏③。谓彬清介廉谨,授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节选自《宋史·列传第十七》)

注释:①帑:古代指收藏钱财的府库或钱财。②戢:止,止息。③属吏:交给执法官吏处理。

【导读】

“贤而多财,则捐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这是汉代著名教育家疏广的名言,这也被许多仁人志士奉为金科玉律。宋代“能以声名自立(宋真宗评语)”的名将曹彬曹璨父子,其历史地位有高下之别,原因在哪里呢?“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曹彬之妻,也就是曹璨之母看得最清楚。

【练习】

  1. 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2. 物议少之少:认为很少
  3. 部下渔夺无已渔夺:侵夺,掠取
  4. 彬屡请旋师旋师:回师
  5. 俄而全师雄等构乱构乱:作乱,叛乱
  1. 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B. 璨起贵胄/ 以孝谨称/ 习知韬略/ 虽无攻战之效/ 然累历边任/ 领禁卫十余年/ 善抚士卒/晚节颇伤吝啬/D. 璨起贵/ 胄以孝谨/ 称习知韬略/ 虽无攻战之效/ 然累历边任/ 领禁卫十余年/ 善抚士卒/晚节颇伤吝啬/(1)汝父履历中外,未尝有此积也,可知不及汝父远矣! 1.选A项。“少”,在这里是“轻视”的意思。3.翻译:(2)当时各位战将大多掠取奴仆、女子和钱财等贵重物品,曹彬囊中只有书籍、衣物罢了。(关键词:“取”“橐”)
  2. (1)你的父亲在朝廷内外都任过职,未曾有这么多的积蓄,由此可知你比你的父亲差远了!(关键词:“履历”“不及”)
  3. 2.选B项。可用排除法确定答案:“贵胄”是“贵族的后裔”之意,中间不能断开,据此可排除AD两项;“孝谨”是“称”的定语,中间不能断开,据此可排除CD两项;“边”是“任”的定语,是“边境地区的官职”的意思,中间不能断开,据此可排除AC两项。
  4. 【答案及详解】
  5. (2)时诸将多取子女玉帛,彬橐中唯图书、衣衾而已。
  6. 3. 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7. C. 璨起贵胄/ 以孝谨/ 称习知韬略/ 虽无攻战之效/ 然累历边/ 任领禁卫十余年/ 善抚士卒/晚节颇伤吝啬/
  8. A. 璨起贵/ 胄以孝谨称/ 习知韬略/ 虽无攻战之效/ 然累历边/ 任领禁卫十余年/ 善抚士卒/晚节颇伤吝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