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期(2018.5.1)

(苏教)课文辅导

何伟《由“萧墙”而想到的借代修辞》

李雪松《<季氏将伐颛臾>的写作特点与主旨探究》

唐功杰《“可以”可以 译为“  可以”吗?》

 

国学通习

李学开《偷来的古诗佳句》

赵贵林《道 是登览最关情  满目芳草烟树——<烛影摇红  题安陆浮云楼>赏析》

孙云飞《蒋干》

 

课里课外

                  由“萧墙”而想到借代修辞

江苏   何伟

《论语·季氏》中的“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已成为警世的名句。由此,而产生了成语“祸起萧墙”指内部发生祸乱,也叫“萧墙祸起”。而“萧墙”,原指古代宫室内当门的小墙,后也比喻内部发生祸乱。其实,后来用的是借代。

高考考试大纲中明确要求,借代修辞是学生必须掌握的知识点之一。其实,在语文课本中,有关借代的修辞,出现的频率还是比较高的。如: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登高》)“落木”借代“落木之叶”;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苏轼《赤壁赋》)“一苇”借代“一苇之舟”;贻笑大方。(庄子《秋水》)“大方”借代“大方之家”;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辛弃疾《水龙吟》)“红巾翠袖”代指“美人”;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柳永《八声甘州》)“红衰翠减”代指“鲜花绿叶”。

陈望道《修辞学发凡》认为,借代,所说事物纵然同其他事物没有类似点,即使中间还有不可分离的关系时,作者也可借那关系事物的名称,来代替所说的事物。如此借代的,名叫借代辞。一切的借代辞,得随所借事物和所说事物的关系,大别为两类。一为旁借,指随伴事物和主干事物的关系;二是对代,这类借来代替本名的,尽是同文中所说事物相对待的事物的名称。譬如:

(1)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杜甫《饮中八仙歌》)“筵”,指代筵上的人们。

(2)四海之内,皆举首而望之。(《孟子·滕文公下》)“四海之内”,借代四海之内的人。

(3)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借代大江之水。

以上为事物和事物的所在或所属相代。

(4)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短歌行》)杜康,借代杜康之酒。

(5)常恐夜寒花索寞,锦茵银烛按凉州。(陆游《花时遍游诸家园》十首之八)凉州,借代凉州曲。

以上为事物和事物的作家或产地相代。

(6)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礼记·礼运》)男女,借代男女之关系。

(7)平生最喜听长,裂石穿云何处吹。(陆游《黄河楼》)笛,可借代笛之声。

以上为具体代抽象。具体指事物的形体;抽象代指事物的性质、状态、关系、作用等。

(8)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浩荡,借代浩荡之烟波。

(9)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李清照《如梦令》)绿,借代海棠叶;红,借代海棠花。

以上为抽象代具体。

 

 

“可以”可以译为“可以”吗

唐功杰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

对于这段出自《寡人之于国也》中的文字,《教师教学用书》是如此翻译的:

五亩大的住宅场地,种上桑树,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丝织品了。鸡、猪、狗的畜养,不要耽误它们的繁殖时机,七十岁的人就可以吃肉食了。百亩大的田地,不要耽误它的耕种时节,数口之家就可以不受饥饿了。

该译文将原文当中的三个“可以”等同于现代汉语中的“可以”的理解,是值得商榷的。

考察“可以”在古代汉语中运用的语料,可以发现“可以”有以下两种用法。

一、“可”为助动词,“以”为介词,两者组成固定结构,“直接所助之动词,明其所以助也”(《马氏文通》卷四)。因此,“可以”一般应当对应译为“可以凭借”或“可以用来”。此时的“以”后面隐含着代词“之”,因为“之”所指代的是主语或上文已经出现过的事物,所以往往省略。例如:

(1)子曰: “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论语十则》) “可以为师”,即“可以(温故而知新)为师”。

(2)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曹刿论战》)

“可以一战”,即“可以(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一战”。

(3)轲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国之患,报将军之仇者,何如?”(《荆轲刺秦王》)

“可以解燕国之患”,即“可以(一言)解燕国之患”。

一般来说,古代汉语中的“可”,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可以”;古代汉语中的“可以”,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可以用来”。下面一段话中的“可”与“可以”对举,二者在用法上的区别一目了然:

(4)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孙子兵法·地形篇》)

“可以击”,即“可以(吾卒)击”;“不可以击”,即“不可以(吾卒)击”;“不可以战”,即“不可以(地形)战”。

二、“可以”作助动词,其用法与现代汉语中的“可以”完全相当。即在古代汉语中,有时候“可以”的意思与“可”相同。例如:

(5)君子曰:学不可以已。 (《劝学》)

(6)今天以吴予越,越可以无听天之命而听君之令乎?(《国语·越语上》)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情况在实际运用中只占极少数。

通过比较相关的文献,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可以”的用法演变的痕迹。例如:

(7)案兵勿出,可以德东周,西周之宝可尽矣。(《战国策·东周策》)

(8)王案兵毋出,可以德东周,而西周之宝必可以尽矣。(《史记·周本纪》)

将(7)(8)两例相对照,可以看出《史记》把《战国策》中的后一个“可”改为“可以”了,也就是说(8)句中的“可以”等同于“可”,已经同现代汉语中的用法完全一致了。

但是总的来说,古代汉语中的“可以”,大部分还是应该理解为“可以用来”,《史记》中的也不例外,例如:

(9)燕王曰:“吾闻齐有清济浊河,可以为固;长城钜防,足以为塞,诚有之乎?”(《史记·苏秦列传》)

其中“可以”与“足以”前后对举,“可以为固”即“可以(清济浊河)为固”。

那么,在阅读文言文遇到“可以”的时候,到底应该如何来辨别其属于哪一种用法呢?判断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以”的后面是否省略了宾语“之”。如果能够补充上宾语“之”,就属于第一种用法;否则,就属于第二种用法。下面我们比较一下出自《游褒禅山记》中的两个例句:

(10)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11)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

(10)句中的“可以无悔矣”应该是承前省略了宾语“尽吾志”,当理解为“可以凭借”;而(11)句在的“可以”则没有省略宾语,其用法应该与现代汉语中的相当,完全可以将“可以”视同为“可”。

由此可见,本文开头所引述的《寡人之于国也》中的几个涉及“可以”的句子,应该这样理解:“可以衣帛”,即“可以(五亩之桑)衣帛”;“可以食肉”,即“可以(鸡豚狗彘)食肉”;“可以无饥”,即“可以(百亩之田)无饥”。

“偷”来的古诗佳句

李学开

一个貌不起眼的“偷”字,经过古代诗人的巧妙运用,组合成许多传诵千古的佳句。这些“偷”来的佳句,富有情趣和理趣,给人以美的愉悦和享受。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李商隐《嫦娥》)

在寂寥的长夜,天空中最引人注目、引人遐想的自然是一轮明月。看到明月,也自然会联想起神话传说中的月宫仙子──嫦娥。据说她原是后羿的妻子,因为偷吃了西王母送给后羿的不死药,飞奔到月宫,成了仙子。在孤寂的诗人眼里,这孤居广寒宫殿、寂寞无伴的嫦娥,其处境和心情不正和自己相似吗?于是,不禁从心底涌出这样的意念:嫦娥想必也懊悔当初偷吃了不死药,以致年年夜夜幽居月宫,面对碧海青天,寂寥清冷之情难以排遣吧。“应悔”是揣度之词,这揣度正表现出一种同病相怜、同心相应的感情。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杜甫《石壕吏》)

活着的人姑且活一天算一天,死去的人就永远不会复生了!这两句诗揭露了安史之乱给人民带来的痛苦,寄予了诗人对穷苦人的深切同情,读后催人泪下,感人肺腑。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白居易《池上》)

莲花盛开的夏日里,天真活泼的儿童,撑着一条小船,偷偷地去池中采摘白莲花玩。这两句诗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一个天真幼稚、活泼淘气的儿童形象栩栩如生,跃然纸上,让人难以忘怀。

那知本未眠,背面偷垂泪。(韩偓《生查子》)

哪知道贵妇人本未睡着,而是背过面去躺在那里暗暗地落泪。诗人借助这一传神的细节描写,将一个贵妇人孤独难眠、娇羞矜贵的情态刻画得惟妙惟肖,传递出贵妇人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情。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李涉《登山》)

诗人在游览寺院的时候,无意中与一位高僧闲聊了很久,难得在这纷扰的世事中暂且得到片刻的清闲。诗人无意中解开了苦闷的心结,化解了沉溺于世俗之忧烦,体验了直面现实及人生的轻松感受,使自己麻木已久的心灵增添了些许愉快。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程颢《春日偶成》)

当时的人不理解我此时此刻内心的快乐,还以为我在学年轻人的模样,趁着大好时光忙里偷闲呢。这两句诗抒发了作者春日郊游的愉快心情,“偷闲学少年”,出语新颖,平淡中寓有深意,这种怡然自得之乐,深深地感染了读者。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林逋《山园小梅》)

霜禽,一作冬鸟,一作白鹤。依据林逋“梅妻鹤子”的情趣,还是当“白鹤”解释为好。前句极写白鹤爱梅之甚,它还未来得及飞下来赏梅,就迫不及待地先偷看梅花几眼。“先偷眼”三字写得何等传神!作者对现实事物的观察又是何等细致!后句则变换手法,用设想之词,来写假托之物,意味深邃。而“合断魂”一词更是下得凄苦凝重,因爱梅而至销魂,这就把蝴蝶对梅的喜爱夸张到了顶端。作者运用拟人手法,渲染出自己对梅花的喜爱之情和幽居之乐,寄寓自己高洁的情操和淡泊的情趣。

唯有南风旧相识,偷开门户又翻书。(刘攽《新晴》)

诗人把南风写成是一个十分诙谐而又善于戏谑的老朋友,他偷偷地推开了门,闯了进来,还装作爱读书的样子,正不停地翻着书。诗人为读者种了一株诗苑“惹笑树”,令人读后忍俊不禁,发出爽朗的笑声。其实,这样写并非诗人首创,发明权当属唐人,薛能的《老圃堂》有“昨日春风欺不在,就床吹落读残书”,李白的《春思》有“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诗人融薛、李诗句于一炉,经过锤炼锻造,又添上绝妙的“偷”字,表达效果远远超过了原作。这绝不是“偷”,而是创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