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5期(2018.5.15)

(苏教)课文辅导

刘宏伟《笑声中的人性世界——<一滴眼泪换一滴水>中的笑》

马正山《对比中彰显人性美丑》

张卫《于无声处听惊雷—— 浅析<雷雨>人物语言艺术》

 

 国学通习

唐功杰《“上下其手”用法面面观》

费明富《诗缘情而绮靡——沈佺期<古意>赏析》

何伟《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之一——说“代理”》

 

 

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之一
说“代理”
何伟
代 ,形声。小篆字形,从人,弋(yì)声。本义为“更迭,代替”。 《说文》:“代,更也。凡以此易彼,以后续前,皆曰代。”《国语•晋语》:“使子父代处。”《汉书•地理志》:“韩地代相干也。”汉•刘向《列女传》:“孝成王使括(赵括)代廉颇为将。”又如:代馆(代理教书);代运(代替运行);代力(代为劳作)
理,形声。从玉,里声。本义为“加工雕琢玉石”。 《说文》:“理,治玉也。顺玉之文而剖析之。”《韩非子•和氏》:“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遂命曰:‘和氏之璧。’”
又如:料理(办理;处理);理狱(处理讼事)
假,形声。从人,叚(jiǎ)声。“叚”亦兼表字义。本义为“不是真的”,引申为“代理”
《说文》:“假,非真也。”《史记•项羽纪》:“为假上将军。”《汉书•匈奴传》:“假令单于初立。”《韩非子•难二》:“周公旦假为天子七年。”又如:假摄(代理职务);假髻(人造的发髻);假吏(暂时代理职务的官吏);假守(古代称权宜派遣而非正式任命的地方官)
权,形声。从木,雚(guàn)声。本义为“黄花木”,《说文》:“权,黄华木也。从木,雚声。”唐以来的称试官或暂时代理官职为“权”。 清•彭端淑《为学一首示子侄》:“韩愈吏部权京兆。”又如:权官(指代理之官);权署(暂时代理或充任某官职)
署,形声。从网,者声。部署任务,各有系统,故从网。本义为“布置;部署”,引申为 代理、暂任或试充官职。
署理 ,凡官员出缺或离任,由其它官员暂时代理职务。《明史•宋礼传》:“成祖即位,命署理礼部事。”《明史•海瑞传》:“署南平教谕。”范晔《后汉书•范雎传》:“太守宗资先闻其名,请署功曹,委任政事。”又如:署印(代理官职);署任(暂摄原任);署缺(本官出缺,由他官暂代其职);署事(官员任职,以一年为期的叫署事;代理管事);署院(代理抚台);署印老爷(代理官员)
摄,代理。摄行(xíng ),代职务。摄政,代君主管理国家。假借为“代”。代理,兼理。《周礼•大宗伯》:“若王不与祭,则摄位。”注:“代行其祭祀。”《左传•隐公元年》:“不书即位,摄之。”《礼记•明堂位》:“摄王位。”。疏:“代也。” 《左传•昭公十三年》 :“羊舌鲋摄司马。”又如:摄行(代理执行);摄相(代理宰相);摄位(代理君主行事);摄行(代人处理职务);摄祚(摄政);摄职(代理官职);摄辅(摄政辅佐);摄领(代理);摄选(兼任吏部尚书)

 

“上下其手”用法面面观

   唐功杰

“上下其手”这个成语出自《左传》。 据记载,楚国出兵郑国,郑国的将领皇颉被楚将穿封戌俘虏了。楚王弟公子围想冒认俘获皇颉的功劳。争执不下,两人便请伯州犁裁定是谁的功劳。伯州犁有意偏袒公子围,就举起手向皇颉暗示说:“这个人叫王子围,是我们国君的弟弟。”把手放下说:“那个人叫穿封戌,是方城外的县尹。谁俘获了你?”因被穿封戌俘虏而怀恨在心,皇颉表示是被公子围俘虏的,伯州犁便判定是公子围的功劳。因此,后来便用“上下其手”来比喻玩弄手法,暗中作弊。与“徇私舞弊”“营私舞弊”的意思比较接近,带有贬义色彩。例如:

(1)领导干部这样,必定引起周围的人铺张浪费,左右的人上下其手。(周恩来《反对官僚主义》)

(2)然历朝田赋积弊甚深,有财有势者上下其手,多方欺隐,逃避征赋,土田多而纳粮反少。(姚雪垠《李自成》)

然而在实际运用中,由于不明典故而犯望文生义的错误比比皆是。

一、用来形容挑逗调戏异性,应该用“动手动脚”却误用了“上下其手”。这种情况在媒体中屡见不鲜。例如:

前几天,《华盛顿邮报》曝光一段特朗普的“秽语视频”,称他可以对女性上下其手,但特朗普解释说自己就是说说而已。

二、将“上下其手”误解为一般意义上的“动手”。例如:

③最近因为自己动手修理房子,而我天生就不是上下其手的人,每当我修好一样东西,另外一样东西就会坏掉,百试不爽,痛定思痛,因而悟出一条修不完定律。

④有些超市保安的素质参差不齐,对某些“有嫌疑”的顾客直接上下其手,漠视、践踏顾客的合法权益,一点也不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

三、误将贬义词“上下其手”用为褒义词。例如:

⑤哈泼·马克斯是擅长双方向滑音的大师,他在演奏时,随着不停地上下其手,美妙的滑音会飘然而出。

⑥一名惯偷在车站行窃后正要逃跑,两位守候多时的反扒队员突然拦住他的去路,二人上下其手地将他摁倒,结果人赃俱获。

 

【小试牛刀】下列句子中对“上下其手”使用正确的一项是

A.今日有评论指出,特权阶层上下其手,已经严重危害到高考招生的公信度,必须引起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

B.我们走进他的书房,只见他上下其手,不一会我们眼前就摆满了数十本诗词选集,高老藏书之丰,速度之快都让我们惊叹不已。

C.小贩上下其手既掐脖子又抓命根,城管协管员发出惨叫。

D.据悉,在当天地铁作恶后,该男子又尾随另一女子,不仅强行拥吻,还上下其手。

 

 

【答案】A

 

 

 

笑声中的人性世界

──《一滴眼泪换一滴水》中的笑

《一滴眼泪换一滴水》节选自《巴黎圣母院》,相关的情节是:伽西莫多在克洛德的唆使下,拦路劫走爱斯梅拉达,被官兵抓住,判受鞭刑。这是一个鞭刑的场面。小小的刑台,既是对伽西莫多肉体的惩罚,又是对中世纪人们灵魂的拷问。在这个小小看台上,作者通过描写各类人物形象的三种“笑”,来展现人性的复杂、善恶和美丑。

看客们的“嘲笑”“哄笑”

《一滴眼泪换一滴水》中的看客是15世纪巴黎的市民,他们出现在格雷沃广场的刑台四周,等候观赏公开行刑。当敲钟人伽西莫多被人用绳子和皮条绑在刑台的轮盘上的时候,“场内爆发了一阵笑声和喊声”。我们可以发现在这个事件中,看客们始终都在笑:群众看见伽西莫多赤裸的驼背,突起的胸脯,长着许多硬皮和汗毛的肩膀,“便爆发出一阵哄笑”;听了若望·孚罗洛的喊叫后,“群众大笑起来,小孩们和姑娘们笑得格外厉害”;当刽子手用脚去踏轮盘,轮盘转动起来的时候,伽西莫多奇丑的脸上忽然显出的蠢笨表情“更加引起了群众一阵哄笑”;当伽西莫多咆哮着要水喝时,他的悲惨的呼唤,并没有引起同情,“反而使刑台四周的巴黎善良市民更加笑得厉害”;当伽西莫多用更加令人心碎的声音喊着要水喝时,“仍然只引起一阵哄笑”。

对于这个可怜的人,人们给予他的只是无情的嘲笑,笑他是笨蛋,笑他愚蠢,笑他丑陋。大人在笑,孩子们也在笑;男人在笑,女人们也在笑。这是因为“人群里没有谁有理由或者觉得有理由去怜悯圣母院的可恶的驼子,人们看见他出现在刑台上都觉得非常高兴”。用作者的话来分析,就是“人民,尤其是中世纪的人民,在社会上就像孩子们在家里一样,他们长久停留在原始的无知状态里,停留在道德与智力的幼稚阶段,可以用形容儿童的话来形容他们:在这种年纪是没有怜悯心的”。 观刑群众愚昧无知、无聊庸俗、麻木不仁、冷酷无情,在那个黑暗的社会,人性善的一面被遮蔽,人性的劣根性暴露无疑。而且这种无知和缺乏应有的善良已经在童真无邪的孩子的心灵种下了丑恶的种子。这是很可怕的!

伽西莫多的“微笑”

当一头骡子载着副主教克洛德神甫经过刑台的时候,可怜的伽西莫多的脸色就温和起来,“一直控制着他的那种愤怒变成了奇特的充满了难以形容的甜蜜宽厚而温和的微笑”,“那神甫愈走近他,他的笑容就愈加明显,愈加清晰,愈加光辉灿烂,简直像是不幸的人所崇敬的救主降临了似的”。在伽西莫多的心目中,克洛德是他的养父, 是他最感激、最崇敬的人。对于克洛德指使他拦劫爱斯梅拉达的事情,他仍然蒙在鼓里,尽管他也可能觉得自己是受指使的,罪并不在他,但那个指使他的人,是他的养父,是他最感激、最崇敬的人,因此他也觉得受惩罚的就应该是他。 伽西莫多仍然把克洛德看做“崇敬的救主”一样膜拜。然而克洛德却低下眼睛,“好像在逃避一声耻辱的呼唤似的”,急忙转身走开了。伽西莫多的脸色又黯淡下来,但“微笑还在一片阴云间停留了一会,但那是痛苦的、无力的、带着深深悲哀的微笑”。伽西莫多的“微笑”,不仅显露了他当时的极度的失望和悲哀的心情,更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克洛德虚伪、冷酷、残忍的本性。他简直就是一副人性恶的标本。

爱斯梅拉达的“微笑”

当受尽苦刑、极度干渴的伽西莫多三次呼喊要水喝却无人理睬时,反而是被他伤害过的埃及姑娘爱斯梅拉达不记前仇,勇敢地走上刑台,“微笑着把水倒在伽西莫多张着的嘴里”。 爱斯梅拉达的水是善良的象征,是人性美的象征。她的水唤醒了几近僵化的伽西莫多的人性,使他生平第一次流下了眼泪,这是自责与感激的泪;并且唤醒了群众的良知。爱斯梅拉达的“微笑”折射出了人性美的曙光!作者在不遗余力地批判黑暗的社会以及丑恶的人性的同时,同样唱出了一曲人性美的赞歌。作者不仅在揭露、批判和思考,同时他也在憧憬和希望。作者这别具匠心地刻画,不仅使人深感扣人心弦,同时使作品主题也得到了进一步地升华。

 

于无声处听惊雷
——浅析《雷雨》人物语言的艺术
张卫
《雷雨》作为戏剧中的明珠,其戏剧中的人物语言就是明珠散发出的迷人光芒,因其内涵丰富贴切,使得整个场景充满了张力。
《雷雨》中这两处鲁侍萍与周朴园的对话,细细揣摩,其中自有深意。一处是:“哦。——老爷没有事了?” 别一处是:“老爷,没有事了?”(望着朴园,泪要涌出)前一处鲁侍萍初回答周朴园为什么会在屋子里,并准备离开时的问话;后一句是鲁侍萍在间接地叙述完自己沉痛的遭遇后,心存希望地询问周朴园是否想帮她后,周朴园颇多犹豫,没有正面回应她时,鲁侍萍不甘心的问话。
两句话内容基本一致,但使用的标点有所不同,第一处用了破折号,表现了当时鲁侍萍已经认出周朴园来,面对昔日恋人,是否与其相认心中充满了矛盾,问这句话时,既心存希望,希望对方认出自己,又对三十年后的相见充满了疑虑担忧;第二处则更多的运用逗号隔开称呼,来表现隐隐的失望与悲愤。作者通过使用不同的标点,为我们成功的传递出剧中人变化的情感,于不动声色中起波澜。
剧中另一个主人公周朴园的语言也具有同样的特点。在鲁侍萍耐心的提醒和不断的暗示下,周朴园曾经四次问到鲁侍萍的身份,第一次:当他看到侍萍关窗的时候,忽然觉得她很奇怪,这时候,他问道:你——你贵姓?第二次:在侍萍叙述完自己在大年三十抱着孩子跳河的故事后,周朴园抬起头来问:你姓什么?第三次:在侍萍告诉他自己和小孩都还活着的时候,他忽然立起问:你是谁?第四次:当侍萍提示他自己的衬衣有五件,且有一件还用丝线绣成梅花补窟窿,旁边还绣了一个萍字的时候,他惊愕了,徐徐立起问:哦,你,你,你是——。
这四次的问话,把人物内心的情感变化细腻的勾勒了出来。从最初的客气地她姓什么,到侍萍明示自己就是他怀念了三十多年,供奉在照片里美丽、温柔、贤惠的亡妻时的的惊愕。一个“哦”字,虽然简单,但是能让读者从语气中窥见他的惊讶,连续重复的三个“你”字,把他当时的恐慌与惊惧表现的淋漓尽致。从问姓什么到问“你是谁”,更可见出周朴园情绪的变化起伏。通过四次问话的变化,读者可以感受到周朴园的情绪从最初的平静,到波澜微漾再到感情激荡,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仔细揣磨《雷雨》的语言,我们会在其中发现许多值得玩味的地方,如果能在无声处听惊雷,意味着我们品读文本的水平又有了新的提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