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期(2018.9.19)

(苏教)课程辅导

王爱刚 《言简而意深  辞微而旨远——<师说>丰富内涵解读》

董鸥《“跬步”是半步吗?》

缪军《严密深刻,充分有力——<师说>的三种论证法》

 

国学通习

何伟《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之七——说“违背” 》

刘金山《对己“九思”   察人“九征”》

赵贵林《丰收更显田园美,逢秋方知兴味长——范成大<浣溪沙•十里西畴熟稻香>赏 

             析》

 

 

言简而意深  辞微而旨远

——《师说》丰富内涵解读

王爱刚

 

《师说》是韩愈散文中的名篇,文章批判了当时社会上“耻学于师”的陋习,论述了从师学习的必要性和原则,观点鲜明,层次清晰。但如果仅仅把本文当作是一篇论述从师重要性的文章,那是远远不够的,本文还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界定教师的职能

韩愈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教师的职责:“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认为教师最重要的任务和目的是“传道”,恢复儒家的“道统”,因而提出“师道”。“道”即儒家的政治、哲学、伦理、文化、教育等思想观点,是包含“仁”“义”等内容的儒家之道,;“业”是“六艺经传”:诗经、尚书、礼记、易经、乐经、春秋。“惑”是 “道”和“业”中的疑难问题。这一界定突破了教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的职责局限,将其扩大到“传道”“解惑”,在当时是了不起的进步。他还把“知识之师”和“问道之师”作了区分,“句读之不知”,是文化知识欠缺,可以由“童子之师”解决;而对“道”的认识,是一般教师解决不了的。作者对浅薄之师是鄙夷与嘲讽的,“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道受业解惑者也”就是这种态度的流露。

抨击耻学于师的时俗

本文针对现实而发,借为文送李蟠来批判当时“耻学于师”的不良风气,倡导从师学习的风尚。我国自古有尊师重道的传统,但魏晋南北朝时期,玄学和佛学兴起,儒学一度衰落,师道不被重视,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唐代。当时虽有科举制度,但仍沿袭封建门阀制度,贵族子弟可以入弘文馆、崇文馆和国子学,无论学业怎样都有官做,社会上则产生了“耻学于师”的恶劣风气,求师学道会招来讥笑。韩愈将“古之圣人从师而问”与“今之众人耻学于师”,“爱其子择师而教”与“于其身耻学于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与“士大夫群聚而笑之”三种情况作了鲜明对比,深刻剖析了“不从师”的根源所在,锋芒直指社会上“耻学于师”的风气,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以大无畏的气魄,抨击时弊,提倡师道。韩愈还不顾流俗,勇为人师,广招后学,培养文人。

确立新的择师标准和原则

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这种新的择师标准,体现了朴素的平等意识,蕴含着能者为师、不耻下问的进步思想,对当时社会重门第、重身份的恶劣风气给予批判,以读书人推崇的孔子尚且向“郯子、苌弘、师襄、老聃”学习为例,论证士大夫之族更应从师学习。韩愈认为“圣人无常师”,并引用孔子的“三人行,则必有我师”,阐述了择师原则,明确了师道以及师生关系。从“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出发,提出“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的新型师生关系,教学相长的师生观闪耀着历史的光辉。韩愈的择师标准、原则对自古以来“师道尊严”的传统提出了挑战。

为古文运动宣传造势

少年李蟠喜欢并精通古文,能够向老师虚心请教,韩愈写本文鼓励他,也借此提倡当今的学者向李蟠学习,为古文运动的推广做宣传。韩愈倡导的古文运动,是以复古为名的文风改革,主张“文以载道”,学习先秦两汉“言之有物”的优秀散文,坚决摒弃华而不实的文风,要把散文从“八代”(东汉、魏、晋、宋、齐、梁、陈、隋)骈文盛行中解放出来。后来古文运动成功,散文取代骈文地位,韩愈功不可没,正如苏轼对韩愈的赞誉“文起八代之衰”,这并非过誉之辞。

“跬步”是半步吗?

  董鸥 

 

“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是荀子《劝学》篇中句子,它们从反面论述了积累在学习中的重要意义。其中“跬步”二字,苏教版课文注释为“半步”,对此笔者以为不妥。

对于现代人而言,“跬”字无疑有些陌生,“步”字则似乎非常熟悉。那么在古代,它们分别表示的是什么意思?相互之间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查阅《古代汉语词典》,发现对于“跬”和“步”都给出了解释,其内容还真是有点儿出人意料。

【跬】半步,即迈一次腿的距离,相当于现在的一步。贾谊《新书·审微》:“故墨子见衢路而哭之悲,一跬而谬千里也。”(见914页)

【步】(第二个义项)举足两次为步。古时一举足叫跬(半步),再举足为步。《荀子·劝学》:“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见120页)

原来,古人将“举足两次”称为“步”,一“步”应该相当于今天的“两步”;古人又将“迈一次腿的距离”称为“跬”,一“跬”自然就是今天的“一步”,注释中所谓的“半步”是相对于古代的“步”而言,或者说是以古代的“步”为参照对象,表明“跬”是“步”的一半。可见,在古代,“跬”也好,“步”也罢,都不等同于今天的“半步”。文中“跬”“步”连用,是相对于“千里”而言,无非言其小,侧重点应该在于“跬”而非“步”,即便如此,“跬步”也至少相当于古代的“半步”,而非今天的“半步”。如此看来,《劝学》中的“跬步”应该解释为“(每)一步”或“(每)一小步”。

笔者的这种看法,也得到了《辞海》和《古代汉语词典》的支持。对于“跬步”,前者给出的解释是“半步;跨一脚”(缩印本2211页);后者则几乎重复了前面对“跬”的解释:“半步,迈一次腿的距离,相当于今天的一步。”(914页)尽管其中都提到了“半步”,也应该都是以古代的“步”为参照对象,因为从“跨一脚”和“迈一次腿的距离”来看,“跬步”分明就是“今天的一步”,如果解释作“半步”,岂不是缩水了一半?

半者,二分之一也。一脚迈出半步,停留在空中(落地即成一步),只能单脚支撑,实在累人,还不如干脆迈出一步更省点力气。因此,“步”才是行走的基本单位,“半步”只存在于诸如军训正步的分解动作中,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和可能,这就好比我们没听说过“放半枪”“开半炮”一样。

当然,问题并不出在这“半”字上,生活原本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完整,残缺未必不美,“半”字也自有其用武之地。“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们越过时空相见”,“半梦半醒之间”,道出了一种非常真实的状态;“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千杯少”和“半句多”极尽夸张之能事,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表达方式。古代诗歌更不乏带“半”字的佳句,如“半江瑟瑟半江红”(白居易《暮江吟》)“半亩方塘一鉴开”(朱熹《观书有感》)“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枫桥夜泊》)“红旗半卷出辕门”(王昌龄《从军行》)“豚栅鸡栖半掩扉”(王驾《社日》)“一半勾留是此湖”(白居易《春题湖上》)……这些“半”字,呈现出的是生活的真实和内心的真实,而这一点也恰恰是“半步”“半枪”“半炮”们所不具备的东西。

综合上述两点,笔者以为,苏教版课文将“跬步”解释作“半步”,既不尊重原文,也有悖于生活,因而是错误的,正确的解释应该是“(每)一步”或“(每)

严密深刻,充分有力

——《师说》的三种论证法

缪军

《师说》是韩愈的一篇论述从师问题的论说文,此文论点鲜明,论证充分,逻辑严密,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其中所用的“三种论证法”把论点阐释得充分而有力。

第一,理证法。理证法,即讲道理,讲逻辑。课文一开头就断言“古之学者必有师”,并提出“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的概念,接着从这个概念出发,由“解惑”说到“从师”:人生而有惑(“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不从师则惑不得解(“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又经过一番推论(生乎吾前…生乎吾后…夫庸知其年生于吾乎?),既然从师为了“师道”,那么就水到渠成地得出“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结论。这种理证法,层层衔接,一气贯通,毫无冗余之处,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第二,反证法。反证法,即正反对比。课文第二段,通过对比着重从反面,即从“不从师”之害、之因来讲从师的道理和以何人为师的标准。这部分分为三层,层层递进:第一层,扣住论点中“古之学者”的话,拿“古之圣人”与“今之众人”对比,说明“圣益圣”“愚益愚”是由于前者从师而后者耻师;第二层,深入一步,拿有些人对孩子与对自己不同态度的对比,批评他们“小学”而“大遗”的不“明”,前一层只说到“耻学于师”,这一层就说到他们“耻学”的一种原因——已是大人了,再谦卑求教会让人看不起;第三层,再进一步,以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与士大夫对比,批判他们计少长、论贵贱而耻于从师的恶习。这种反证法,经过双方的对比,造成一种强烈的反差,在语义上形成了一个逆转序列,揭示了“士大夫之族”不从师学习的荒谬可笑,有力地证明了作者所倡导“古道”的重要性,

第三,例证兼引证法。文章除第二段中所列举的一些概括示例外,第三段,作者引述了孔子的言行来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观点——要从师。众所周知,孔子在封建时代被尊为“圣人”,有着很高的学问和修养,这样的“圣人”尚且向多人请教(“孔子师郯子…”),那我们一般人就更不用说了,有了孔子这样一个强大的支持者,就更加增强了文章的说服力。这种论证法,在短短的几行字中,叙事引言简洁明快,进一步论证了从师的重要性。

综上所述,《师说》一文,作者灵活运用这三种论证法,使文章的论证条理清晰,环环相扣,逻辑严密,既富有曲折变化,而又流畅明快,给人以石破天惊、振聋发聩之感,具有不朽的艺术价值。

 

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之七

说“违背

何伟

   违   形声。从辵(chuó),韦声。本义:离开;背离。《说文》:“违,离也。”《尔雅》 :“违,远也。”《孟子·梁惠王上》:“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左传·僖公二十三年》 :“违天必有大咎。”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与我而相违。” 《晋书·外戚传•王蕴》:朝廷以违科免蕴官。 又如: 违干(违犯冒犯);违逆(违背);违心之论(与内心相违背的话);违科(不符合法令);违俗(违背世俗的习惯或观念)。

   背   背弃,违背。《史记·项羽本记》 :“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汉书·李广苏建传》:“不顾恩义,畔主背亲。”欧阳修《新五代史·伶官传序》:“皆背晋以归梁。”如背离(违背常规、习惯等);背信弃义(违背诺言,不讲道义)

乖   会意。小篆字形,象羊角形,从“北”。从“北”,取其分背相向的意思。本义:背离,违背,不和谐。《说文》:“乖,戾也。”《贾子道术》 :“刚柔得适谓之和,反和为乖。”《广雅》:“乖,背也。”《左传·昭公三十年》:“楚执政众而乖。”晁错《论贵粟疏》:“上下相反,好恶乖迕。”又如:乖礼(违背成礼、定制); 乖贰(背离;违异); 乖则(违反法则)。

忤   抵触,不顺从。李朝威《柳毅传》:“复忤宾客。”张廷玉《明史》:“触忤当死。”又如: 忤怨(抵触而生怨);忤恨(违逆;反对);忤意(违逆心意); 忤触(触犯)。

逆   抵触;不顺;违背。《汉书·赵尹韩张两王传》 :“逆节伤化,不道。”贾谊《治安策》:“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且以一璧之故,逆强秦之欢,不可。”刘基《诚意伯刘文成公文集》:“忠言逆耳。”又如: 逆拂(拂逆);逆辞(违背礼数的言辞);逆意(违背尊长的心意);逆节(违背法度);逆道(违背事理);逆理(违背事理)。

 牾   背逆。《说文》:“牾,逆也。”《汉书·严延年传》 :“自郡吏以下皆畏避之,莫敢与牾。”又如:抵牾(矛盾。也作牴牾);牾逆(违逆,触犯)。

倍   通“背”。反;背向。《说文》:“倍,反也。”《汉书·贾谊传》:“无倍畔之心。”《史记·项羽本纪》 :“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荀子·天论》:“倍道而妄行,则天不能使之吉。”又如:倍言(违背信约);倍时(违时,错过时机); 倍畔(同背叛)。

丰收更显田园美,逢秋方知兴味长

——范成大《浣溪沙•十里西畴熟稻香》赏析

赵贵林

浣溪沙十里西畴熟稻香

【宋】 范成大

十里西畴①熟稻香,槿花篱落竹丝长。垂垂山果挂青黄。     浓雾知秋晨气润,薄云遮日午阴凉。不须飞盖②护戎装③。

【注】①畴:田亩。②飞盖:飞驰的车子。也可指车上用以遮荫的篷盖。③戎装:军装。这里指着军装的人。作者当时为四川制置使,故戎装出游。

【赏析】

范成大,号石湖居士,南宋诗人。其诗风格平易浅显,清新妩媚,自成一家。诗歌题材广泛,但以反映农村生活内容者成就最高。

这首词写江村道中所见,描写了秋收季节自己在江村郊野旅途中的所见所闻,表达了自己热爱自然、热爱农村生活的情怀。

词的上阕描写江村郊野丰收时节的景象:田野广阔,水稻飘香,木槿花开,竹丝绵长,山果累累,果色青黄。好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作者抓住季节特征,描写典型景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写景时综合使用夸张(“十里西畴”)、炼字(“香”、“长”、“青黄”)、叠词(“垂垂”)等手法,视野广阔,绘形绘色,细腻生动,既有纵目观赏的辽阔感,又有赏心悦目的陶醉感,使人充分感受到作物的成熟、生命的蓬勃旺盛。

词的下阕描写作者在江村道上对气候的感受。时值秋天,早晨雾浓,空气湿润,中午薄云蔽日,凉爽宜人,作者一身戎装,弃车纵马,飞驰在江村道中,尽情饱览这迷人的秋野风光。雾“浓”、气“润”、云“薄”,都很好地突出了秋天的季节特征。而“不须飞盖护戎装”一句,则有力地抒发了作者对气候宜人的欣喜之情。

总之,本词写景细腻生动,手法多样,通过选用典型意象,把秋日乡村的丰收美景作了多角度、形象化的描绘,突出了江南农村的独特风貌。作者对农村生活与自然景物的热爱之情,在对景物的描写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给读者以深切的感染。全词情景交融,令人回味悠长。

 

【思考题】

1.请分析上阕写景所使用的手法。

 

2.请简要概括本词所表现的思想情感。

 

【参考答案】

  1. 上阕写景,能抓住季节特征,描写典型景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写景时综合使用夸张(“十里西畴”)、炼字(“香”、“长”、“青黄”)、叠词(“垂垂”)等手法,写得视野广阔,绘形绘色,细腻生动。同时寓情于景,字里行间又充分流露出作者对田园美景的陶醉之情。
  2. 这首词写江村道中所见所感,通过描写秋收季节自己在江村郊野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充分表达了自己热爱自然、热爱农村生活的情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