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期(2018.10.2)

(苏教)课程辅导

朱耀照《对<想北平>一个句子的探究》

李雪松《<今生今世的证据>中的三个句子》

刘金山《<想北平>中的绿色环境》

 

 

国学通习

唐功杰《“曾几何时”与“曾经”无关》

何伟《     古汉语“责备” 种种》

江腊喜《吕蒙正却古镜》

 

 

 

 

对《想北平》一个句子的探究

朱耀照   

细读该文课文《想北京》,我们不难发现第三段的一不合情理之处:“真愿成为诗人,把一切好听好看的字都浸在自己的心血里,像杜鹃似的啼出北平的俊伟。但我不是诗人,我将永远道不出我的爱,一种像由音乐与图画所引起的爱。”它似乎让人感到,只有诗人才能道出一种“像由音乐与图画所引起的爱”。照理,对“音乐与图画”的感知应是音乐家与画家专长,怎么跟诗人连在一起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找到了《老舍文集(第十四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2月版62页)。发现该文的句子:“真愿成为诗人,把一切好听好看的字都浸在自己的心血里,像杜鹃似的啼出北平的俊伟。啊!我不是诗人!我将永远道不出我的爱,一种像由音乐与图画所引起的爱。”与课文相比,它没有了前面的逻辑问题。

首先,原文“我不是诗人”后是感叹号,不是逗号,表明跟后面句子的关系不很密切。它只是承接上文,跟“真愿成为诗人”照应,表达的应是不能唱出北京俊伟的遗憾。

其次,没有“但我不是一个诗人”的限制,“我将永远道不出我的爱,一种像由音乐与图画所引起的爱” 便没有了歧义。“一种像由音乐和图画所引起的爱”阐释前面“我的爱”。以“音乐和图画”类比北平,既凸显北平的可听可观,更能表达对北平的真挚感情。

与《老舍文集》对照,课文改动的还有很多。除几处将感叹号改成句号外,还删去了插在文中的好几句议论性句子。这样改动,可能基于这样的考虑:让语言冷静、冲淡,感情更含蓄,但这是否符合老舍的本意,则另当别论了。

 

《今生今世的证据》中的三个句子

李雪松

《今生今世的证据》文风另类,语言冷静,似乎不带感情,实则情注笔端。 文中有几个句子虚无抽象,不好理解,特释疑如下。

1.“我真的看见过大地深处的大风?更黑,更猛,朝着相反的方向,刮动万物的骨骸和根须。”

“大地深处的大风”,身居都市的学生怎能见过。有的学生将“深处”理解成“地表以下”,随之就纳闷——难道脚底下的大地是空心的不成,否则哪来的大风呢?其实这里的“深处”不是垂直意义上的“深”,而是平面距离上“远处”的意思。具体讲,作者刘亮程生活的地方靠近沙漠,沙漠里经常刮那种很吓人的大风,所以作者在心理上就觉得那个风是从很远很远的大沙漠里刮过来的。至于“更黑、更猛”,通俗讲就是现在沙尘暴来的时候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朝着相反的方向”是因为沙漠地带气流多变,所以风向不固定。

2.“在那时候,那些东西不转身便正面背面都领受到月光,我不回头就看见了以往。”

“那些东西”指墙、树木、道路。月亮相对于地球是运动的,所以作者说月光可以照射到“那些东西”的正反二面。“我不回头就看见了以往。”刘亮程所说的“以往”是以“在那时候”往前算的时间,而不是作者写这篇文章时往前推算的“以往”。“在那时候”作者还生活在故乡呢,对家乡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因此作者不需要回头,也能想象到月光照在那些东西上的样子。 “不回头”这三个字,将刘亮程对故乡的深深的眷恋之情不自觉地流露出来,让整个句子与文章的主旨完全契合起来。

3、“谁会看见一场一场的风吹倒旧墙、刮破院门,穿过一个人慢慢松开的骨缝,把所有所有的风声留在他的一生中?”

在上文的解读中,我们知道来自于“沙漠深处、更黑、更猛、刮动万物”的大风给作者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其实何止如此,在这一句中,这风又增添了新的“穿”透力,“穿”进骨缝,“穿”过人的一生!风可以吹倒旧墙,刮破院门,但风怎么会“穿”过一个人慢慢松开的骨缝呢?这就是刘亮程形象化笔法的妙绝之处——这样的大风又变成了岁月的一个旁观者与见证人,时光飞逝,年龄增长,只有过去生命体验中最最深刻的东西(风声)还留在脑海中”。一道骨缝,何其伤感,几多忧伤,太多无奈!

“曾几何时”与“曾经”无关

     唐功杰
成语“曾几何时”是个常用屡错的成语,其字面意思是才过了多少时间,表示时间过去没有多久。例如:
(1)补官扬州,公得谢归。曾几何时,讣者来门。(宋•王安石《祭盛侍郎文》)
(2)这些文艺花朵,衬着社会主义新建设的绿叶,开得鲜艳缤纷。可是曾几何时,一阵风呵一阵雨,风吹雨打,神州失色,柳败花残。(丁玲《北京》)
(3)人生的事真难想像,舅舅本来东躲西藏似地十分神秘,曾几何时,现在却公开以大商人的面貌出现了。(王火《战争与人》)
由此可见,“曾几何时”与“转瞬之间”“弹指之间”“俯仰之间”等词语的意思比较
相近。用于叙说在某一件事发生之后的不久,又发生了另一件事,强调时间之短、变化之快,含有对这种变化或伤感或喜悦的感慨意味。如例(1)是说,盛侍郎辞职回家,不久后就去世了。因此,运用该成语时,应该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在时间上,指的是从不久前的某个时间点到眼前这个时间段;二是在位置上,其前边必须先交待说明有关的时间和状态,然后用“曾几何时”,以引出眼前发生的事情的发展趋势或结果,使得成语前后的内容构成比照,突出事情在短时间内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然而,在现实生活里,因对成语没有真正理解而使用不当的现象屡见不鲜。
(4)曾几何时,地球乃浩瀚宇宙中之大美女,她天生丽质,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可如今,她衣裳褴褛,身上千疮百孔,脸上布满皱纹……
(5)曾几何时,我也拥有一些美丽的梦当一位诗人,可我的诗里找不到一丝诗情画意……于是我开始抱怨……
(6)中国人标榜中庸,其实易走极端,这从对所谓的“套话作文”的态度即可见一斑。曾几何时,中学生写文章非陶李杜王不能成文,老师对此也多有鼓励,可如今高考作文却是闻“套”色变仿佛文章一用陶李杜王就是碰了高压线。
上述语句错误地把“曾几何时”当成“曾经”“当初”“过去”“很久以前”等的同义词语,放在句首用来引出过去发生的事情,从而把成语作了完全相反的理解——从现在到久远的过去,并且在“曾几何时”的前面缺少了必要的对相关情况的说明,让人感觉突如其来。
以上误例,只有把“曾几何时”改为“曾经”“过去”“想当年”之类的词语,才说得
通。
出现上述错误,大概与人们只看到成语中的“曾”字,便想当然地将成语望文生义为
“曾经”的意思,以致于犯了断章取义的毛病有关。另外,相关的成语辞书对“曾”字的不当处理,恐怕也是造成错用“曾几何时”的重要因素。有的成语词典对“曾”不加解释;有的将其解释为“副词,表过去时态”,这两种做法为对成语的误解埋下了隐患。有的甚或将其直接解释为“曾经”。“曾经”表示的是从现在到过去的可长可短的时间,与“曾几何时”所表示的从过去到现在的较短的一段时间适得其反。其实,对“曾”字作这样的解释更加合理:“文言副词,有“乃”“竟”的意味,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才’‘只不过’”。如此这般,方能与“曾几何时”的字面意思“才过了多少时间”相吻合。“曾几何时”又作“仅几何时”,恰好可以作为“曾”相当于“才”的旁证。
 【巩固练习】
选出对“曾几何时”使用正确的一项:
A.今天的野狼峪,沟壑纵横,曾几何时,就将“天堑变通途”。
B.曾几何时,我是那么骄傲,那么意气风发,岩石阻挡不了我,风雨平息不了我……然而,现在我病了。
C.曾几何时,自己破釜沉舟,以区区几万兵力将秦军主力杀得大败,从此威震四方。而如今却落得这种地步,唉!
D.想当初,慈禧太后的陵寝造得多么坚固,曾几何时,还是禁不住军阀孙殿英的火药爆破,落了个一片狼藉。
[答案] D  

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

古汉语“责备” 种种
何伟
过,怪罪,责难。《论语•季氏》 :“求,无乃尔是过与?” 《史记•项羽本纪》:“闻大王有意督过之,脱身得去,已至军矣。”又如:  过谪(责备;怪罪);过適(怪罪,责难)。
责,责备。《史记•项羽本纪》 :“尚不觉悟而不自责,过矣。”方苞《狱中杂记》:“无责也。”又如:叱责(大声呵叱责备);苛责(过于严厉地责备); 责黜(责备并贬黜);谴责(严加申斥)。
咎,责备,追究罪过。《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楚人既咎。”王安石《游褒禅山记》:“咎其欲出者。”又如:咎罪(怪罪);咎毁(归咎怪罪,诋毁);既往不咎(指对以往的过错不再责备)。
诛,形声。从言,朱声。本义:声讨、谴责。《说文》:“诛,讨也。”《周礼•太宰》 :“诛以驭其过。”《左传•襄公三十一年》:“诛求无厌。”《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得志于诸侯,而诛无理,曹其首也。”《论语•公冶长》 :“于予与何诛?”又如:诛放(责斥其罪并予以放逐);诛远(斥退疏远);诛惩(声讨惩处);诛心(揭露指责人的思想或用心)。
让,形声。从言,襄(xiāng)声。本义:责备。《说文》 :“让,相责让也。”《小尔雅》:“诘责以辞谓之让。”《广雅》:“让,责也。”《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且让之。”《史记•齐世家》 :“鲁人以为让。”又如:让书(有责备言语的书信);让勖(既责备又勉励);让诮(责让讥诮)。
诘,责备;质问。《说文》 :“诘,问也。”《广雅》:“诘,责也。”《左传•昭公十四年》:“诘奸慝。”《礼记•月令》:“农有不收藏积聚者,马牛畜兽有放佚者,敢之不诘。”又如:诘逐(斥责并驱逐);诘斥(斥责);诘让(责斥;责让)
谴,形声。本义:责备,斥责。《说文》 :“谴,谪问也。”《苍颉篇》:“谴,呵也。”
《诗•小雅•小明》 :“畏此谴怒。”《孔子家语•五行》:“闻而谴友。”《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某时有客过而予汝金,因谴之。”又如:谴谪(责备);谴斥(受责备);谴告(谴责警告);谴咎(谴责罪过)。

吕蒙正却古镜

蒙正有器量,居政府不喜更张。初参知政事,入朝,有朝士指之曰此子亦参政邪蒙正阳不闻同列不能平令诘其姓名蒙正遽止之曰一知姓名终身不能忘不如弗知也。尝问诸子曰:“我为相,外议如何?”诸子云:“甚善。但人言无能为,事权多为同列所争。”蒙正曰:“我诚无能,但善用人耳。”朝士有藏古镜者,自言能照二百里,欲献蒙正以求知。蒙正笑曰:“吾面不过碟子大,安用照二百里哉!”闻者叹服。(节选自《续资治通鉴》卷二十九)

【导读】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无论是人还是禽兽,对物质的需求都是有限的,欲望越大,所背的包袱就越沉重。

能照见二百里的古镜,自然是一件极为难得的宝贝。可是,人脸有多大呢?能照见那么远的镜子有多大的实用价值呢?更何况接受这件宝贝以后自己就会像那把镜子一样,命运会操纵在别人的手里。吕蒙正拒绝的智慧,值得后人学习。

【练习】

  1. 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2. 蒙正有器量,居政府不喜更张 更张:变革,改革
  3. 甚善。但人言无能为但:但是,可是
  4. 我诚无能,但善用人耳诚:确实,的确
  5. 欲献蒙正以求知              知:相知,交好
  6. 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7. 有朝士指之/ 曰此子亦参政邪/ 蒙正阳不闻/ 同列不能平/ 令诘其姓名/ 蒙正遽止之曰/一知/ 姓名终身不能忘/ 不如弗知也/
  8. 有朝士指之曰/ 此子亦参政邪/ 蒙正阳不闻同列/ 不能平/ 令诘其姓名/ 蒙正遽止之曰/一知/ 姓名终身不能忘/ 不如弗知也/
  9. 有朝士指之曰/ 此子亦参政邪/ 蒙正阳不闻/ 同列不能平/ 令诘其姓名/ 蒙正遽止之曰/一知姓名/ 终身不能忘/ 不如弗知也/
  10. 有朝士指之/ 曰此子亦参政邪/ 蒙正阳不闻同列/ 不能平/ 令诘其姓名/ 蒙正遽止之曰/

一知姓名/ 终身不能忘/ 不如弗知也/

  1. 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蒙正笑曰:“吾面不过碟子大,安用照二百里哉!”闻者叹服。

 

 

【参考答案】

  1. 选B项。“但”在这里是“仅”“只是”的意思。
  2. 选C项。可用排除法确定答案:“曰”是对话标志词,要与后面所说的话断开,据此3.翻译
  3. 吕蒙正笑着说:“我的脸只不过碟子那么大,哪里用得着能照见二百里的镜子呢?”听到这话的人都表示赞叹和佩服。(得分点:“安”“叹服”。“安”,哪里,怎么;“叹服”,赞叹佩服。)
  4. 可排除AD两项;“不能平”的主语是“同列”,中间不能断开,据此可排除BD两项;“姓名”是“知”的宾语,中间不能断开,据此可排除AB两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