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5期(2018.10.16)

(苏教)课程辅导

缪军  《<赤壁赋>中的月亮情结》

李仰臣《苏 轼传》

余芳《相看两不厌——读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

 

国学通习

刘金山《君子不重则不威》

张国学《一联十典  意蕴丰盈》

何伟《古汉语“侦察”种种》

                   

 

 

 

《赤壁赋》中的月亮情结

  缪军

北宋神宗元丰五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贬谪为黄州团练副使,成为了“罪人”,宋神宗规定他“不得擅去安置所”,“不得签署公事”,应“思过而自新”。这种处境虽然给了苏轼太多的无奈、悲哀和空漠,但他却能将这种感受寄托于明月之中,借助这种固有的月亮情结,使自己的心灵得以超越。这种超脱在《赤壁赋》中体现的尤为鲜明。

文章刚一开篇,作者就置身于月光的诗情画意之中,“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愉快的心情如月光般倾泻;接着作者又以轻快的笔触写出“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 展现了空阔、瑰奇、壮美的景色;在清风明月之间,作者驾舟行驶江面 “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作者任一叶扁舟在茫无边际的江面上飘荡,俗虑尽除,独占风月无边,身心与月光相融,心旷神怡的心情和飘然欲举的超然一如月光般纯净。

置身月色之中,作者于是“饮酒乐甚”,情不自禁地“扣舷而歌” 即兴作词:“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流连于水月交相辉映的江面上,作者对天各一方的“美人”情思,一如水波中流动的月光绵延不绝。

接下来的主客对话仍然地围绕着“月亮”展开,文中的“主与客”代表了作者思想中两个相互矛盾的侧面。“客”在吊古伤今之余,喟叹人生短促且变动不居,从而陷入痛苦,这里把个体的人与浩渺的时空放在一起,突出了“吾生之须臾”与“长江之无穷”的巨大矛盾。“苏子”则试图去消解这一矛盾。他以“月亮”为喻,发出“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的感叹,月亮时圆时缺,但它毕竟没有增减。推而广之,如果从变化的角度看,天地万物一瞬都不能保持原来的样子;如果从不变的角度看,天地万物又都是无穷无尽的。这样,人也就“同于万物”,到达永恒的境界了,如此,人世间的荣辱、得失、忧乐便不足为念了。不但如此,作者在空明月色中对人生又有了新的领悟:“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臧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大自然中的“月亮”才是我们共有的精神挚友!

文章结尾,这位善处人生的智者,把污浊的官场和喧闹的尘世,把被贬后的孤寂和无聊,统统抛之脑后,在“月亮”的世界中寻求到一种静谧和纯洁,他那明月一样冰清玉洁的心灵,连同那飘逸旷达的风采跃然纸上——“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相看两不厌

——读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

浙江金华第一中学 余芳

《始得西山宴游记》一文字里行间,处处可见“我”的影子,“我”与西山相看两不厌,融为一体,“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从而达到天人合一,与万化冥合的境界。作者经历了两次蜕变,三重境界:

一、有我之境——本我

作者一直以来的游山是无远不至,游而坐,饮而醉,醉而卧,卧而梦,觉而起,起而归,此为纵情山水,聊以自慰的“有我之境”。此时的“我”并未动心动情,因戴罪之身,而内心惶恐不安,想借游山排遣内心的烦闷。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这第一重境界中,柳宗元眼中的山水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他在“小我”这个自我限定的圈子里,自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自以为阅山无数,自以为看清世态,阅尽人间沧桑,实则还在“小我”之内,竟不自知。这个“小我”正如弗洛伊德的“本我”层次——由与生俱来的本能冲动组成,具体表现就是对遭遇痛苦的本能反应——远离苦痛,寻找快乐。

二、忘我之境——自我

真正看到西山后,柳宗元立刻被吸引,摄魂勾魄,情不自禁,不能自已,达到第二重境界——忘我之境。《世说新语·伤逝》:“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天道无情,太上忘情,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这一重境界,是忘记“我”的存在,是从“本我”分化出来的“自我”,是不再计较个人的荣辱得失,不再追求所谓的名利地位,也无须再乞哀告怜,无智亦无得。

作者眼中的西山远离俗世,卓而不群,藏而不露,它高大有容,胸襟博大,“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正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它“萦青缭白”,清清白白,坦坦荡荡;它特立独行,“不与培塿为类”,它与世无争,与谁争它都不屑。

三、无我之境——超我

不知不觉,暮色四合,“我”已沉醉其中,不知归路。作者否定了曾经的游山,那是浮于表面的游山玩水,“游于是乎始”,此时才是游目骋怀,心游万仞,是心灵脱胎换骨式的涤荡,而此时的“我”已然不是先前的自己,“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与天地万物合为一体,达到人生第三境界——“无我之境”,全然不知我是西山,还是西山是我,便像庄周梦蝶般,“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正如王国维言:“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物我两忘,一切释然,超然物外。

宋代禅宗大师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柳宗元也经历了三重境界,从“有我——忘我——无我”,经历了从本我——自我——超我的蜕变,从看清看明到看透,最后看穿看空,直至觅到生命的真谛,最终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

文人与自然的交流对话,成就了他们独立的隐逸人格精神,柳宗元与大自然之间不是简单的沟通交流,而是精神上的相互浸润融合,所以,西山是柳宗元的西山,正如南山之于陶渊明,敬亭山之于李白,赤壁之于东坡,醉翁亭之于欧阳修,地坛之于史铁生,古今相通,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精神家园的地方,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寻到,“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从这一维度看,柳宗元遇到西山是人生之大幸。

君子不重则不威

【原文】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①,学则不固②。主忠信③。无友不如己者④。过则勿惮改⑤。”(《论语·学而》第8则)

【注释】

①重:庄重、自持;威:威严、威仪。 ②学则不固:所学不牢固。与上句联系起来就可理解为:一个人不庄重就没有威严,所学也不牢固。③主忠信:以忠信为主。④无:通“毋”,不要。不如己者:指不忠不信的人,“不如己者”是比较委婉的说法。 ⑤过:过错、过失;惮:害怕、畏惧。

【赏析】

在这一则里,孔子提出了君子应当庄重大方,才能具有人格的威严,庄重而威严才能认真学习而所学牢固。说到君子的“重”,要具备三重:重言,重行,重貌。言重才有法,行重才有德,貌重才有威。重言就是要重视自己所说的话,不要信口开河,夸夸其谈。一个人注重自己的言谈,说话时就会注意法度。重行就是注重自己的行为,举手投足皆有规范,或行或止都有法度。重貌就是要注重自己的外在容仪,无论是外出还是在家中,都时刻注意自己的衣着、容仪是否修整。

古人修身养性,讲究容仪和心性双修并重,外在美与内在美和谐统一。关于这一点,汉末女诗人蔡文姬讲得更加细腻:“揽镜拭面,则思心当洁净;傅脂,则思心当点检;加粉,则思心当明白;泽发,则思心当柔顺;用栉,则思心有条理;立髻,则思心当端正;摄鬓,则思心当整肃。”

作为具有理想人格的君子,从外表上应当给人以庄重大方、威严深沉的形象,使人感到稳重可靠,“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一个人倘若自己不自重,不庄重,别人也就不会重视他,尊重他。而一个平日里言行举止和外在容仪都非常重视、认真对待的人,久而久之就会自然生出一股凛凛之威,一个有威仪的人通常都是令别人尊重和信赖的对象。

作为君子还要慎重交友,善于结交朋友,着眼于朋友比自己好的方面加以学习,从而提高自己,完善自我。孔子待友,讲求的是忠信诚实。他说:“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论语·公冶长》第五则)孔子交友很慎重,他说:“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论语·季氏》第十六)他将朋友区分为益友三种和损友三种,认为同正直、信实、见闻广博的人交友,便有益;同谄媚奉承、当面恭维而背后毁谤、夸夸其谈的人交朋友,便有害。孔子在诚实待友的同时,也希望得到朋友的信任,他说:“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论语·公冶长》第五则)这是他的志向。

最后君子还要有过则勿惮改的对待错误和过失的正确态度。在遇到错误的时候,要正面对待,不逃避掩饰,勇敢地加以改正。本则内容把君子从内到外的修养联系起来,对世人的内外在修养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思考题】

   1.孔子“重”的含义是什么?要做到哪三种“重”?

2.交友的目的是什么?

 附参考答案:1.重就是庄重、自持;要做到重言、重行、重貌。 2.交友的目的是着眼于朋友比自己好的方面加以学习,从而提高自己,完善自我。

 

一联十典  意蕴丰盈

                   张国学

不恋夏清侯,大树将军请缨辞第逐胡马;

痴迷春月柳,小家碧玉咏絮题红寄锦书。

这副对联,音韵和谐、措辞工稳,于丰盈意蕴之中自然而巧妙地镶嵌10个文学典故,很是值得诵读、品味。

夏清侯:竹席的别称。南唐宗室宜春王李从谦仿《下邳侯革华传》作《夏清侯传》,以竹席拟人,因其能祛暑热,故封其为夏清侯。

大树将军:原指东汉冯异,后常指不居功自傲的将领。冯异为人处事谦虚有礼,出行时与别的将军对面相遇,就主动将马车驶开避让。他带领的军队纪律严明,前进停止都有易识别的旗帜。每到一个地方停下宿营,其他将军坐在一起讨论功劳时,冯异经常独自退避到树下,军队中称他为“大树将军”。部队攻破邯郸后,要重新安排各将领的分配隶属,而士兵们都说愿意跟随“大树将军”冯异,光武帝也因为这个而赞扬他。

请缨:缨,拘系人的绳子;请缨,指请求给他一根长缨,比喻主动请求担当重任。据《汉书·终军传》:南越与汉朝和亲,汉武帝派终军出使南越,劝说南越王归顺汉朝。终军向汉武帝请求说:“希望陛下赐给我一条长绳,我一定把南越王捆绑起来,带到宫廷门下。”后来终军果然说服了南越王,使南越国成为汉朝廷的属国。

辞第:第,宅第。辞第,指辞去君王赏赐的宅第。比喻为国忘家的爱国精神。据《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霍去病为人寡言少语,不泄露别人说的话,有气魄,敢做敢为。武帝曾想教他孙子和吴起的兵法,他回答说:”战争只看方针策略如何就够了,不必学习古代兵法。”武帝为他修盖府第,让骠骑将军去看看,他回答说:”匈奴还没有消灭,无心考虑私家的事情。”从此以后,武帝更加重用和喜爱骠骑将军霍去病。

胡马:泛指产在西北民族地区的马。特指胡人的军队。如唐·王昌龄 《出塞》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

春月柳:春季之柳。多用以形容人风仪出众,秀美多姿 。如《晋书·王恭传》:“恭美姿仪,人多爱悦,或目之云:‘濯濯如春月柳。’”

小家碧玉:旧时指小户人家容颜俏丽的年轻女子 。

咏絮:形容有才气的女子,典出晋代谢道韫,东晋女诗人。《世说新语·言语》:谢道韫安西将军谢奕之女,王羲之之子王凝之之妻,谢道韫识知精明,聪慧有才辩。曾在家遇雪,叔父谢安召集众子侄论文义,俄而雪骤,安问:”白雪纷纷何所似也?”安侄谢朗答:”撒盐空中差可拟。”道韫答:”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大为称赏。这一咏雪名句,盛为人所传诵。后世因称女子的文学才能为”咏絮才”。

题红:即“题红叶”诗。相传为唐宣宗时宫女韩氏所作的一首五绝:“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这首诗表现了一个失去自由的宫女,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此诗之可贵,就在于让人能够直接从宫人之口听到宫人的心声。又据《云溪友议》记述,唐宣宗时,诗人卢渥到长安应举,偶然来到御沟旁,看见一片红叶,上面题有这首诗,就从水中取去,收藏在巾箱内。后来,他娶了一位被遣出宫的姓韩的宫女。一天,韩氏见到箱中的这片红叶,叹息道:“当时偶然题诗叶上,随水流去,想不到收藏在这里。”

锦书:即锦字书,多用以指妻子给丈夫的表达思念之情的书信,有时也指丈夫写给妻子的表达思念的情书。如南朝· 梁·沈约 《华山馆为国家营功德》诗:“锦书飞云字,玉简黄金编。”又如宋 李清照《一剪梅》“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

 

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 
                古汉语“侦查” 种种
                           何伟
侦 ,形声,从人,贞声。本义:探伺,暗中察看。侦察。《字汇》 :“外令兄弟求其纤过,内使御者侦伺得失。”《文选•齐故字陆昭王碑文》 :“侦谍不敢东窥,驼马不敢南牧。”又如:侦谍(从事侦察的密探);侦伺(窥探,伺望)。
伺,侦查。《方言十》 :“伺,视也。”柳宗元《童区寄传》 :“童微伺其睡,以缚背刃,力上下,得绝。”方苞《左忠毅公逸事》:“逆阉防伺甚严,虽家仆不得近。” 又如:伺察(观察;侦察);伺望(守望;察看)。
斥,侦察。《书•禹贡传》 :“斥候而服事。”又如:斥兵(侦察兵);斥堠(侦察敌情的士兵)。
    候,形声。古文作“矦”。从人,侯声。本义:守望;侦察。《说文》:“矦,伺望也。”
《广雅•释诂三》:“矦,覗也。” 《周礼•遗人》:“市有候馆。”注:“楼可以观望者也。” 又如:候馆(用以瞭望的高楼);候徼(在国境线上巡察警戒);候车(侦察敌情的战车)。
    窥,形声,从穴,规声。本义是从小孔或缝里看,亦泛指观看。侦探。《说文》:“窥,小视也。”《孟子•滕文公下》 :“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论语•子路》:“窥见室家之好。” 《史记•管晏列传》 :“妻从门间而窥其夫。”柳宗元《三戒》:“蔽林间窥之。”又如:窥觑(偷看);窥瞰(窥探;暗中偷看)。
窥究(深究察觉);窥圃(窥园。观赏园景);窥睹(观看;观察);窥览(阅览;观察)
    诇,知处告言之。《史记•淮南王传》:“为中诇长安服虔。”注:“侦候之也。”《汉书》孟康注:“反间为詗。”司马光《涑水记闻》 :“外则合兵势以重将权,罢小臣诇逻边事,行间谍以离其党。”又如:诇逻(侦察巡逻);诇察(侦察);诇问(侦察探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