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也可用典表达

音乐也可用典表达


——《锦瑟》中对音乐描写的赏析


李锡琴


“诗家都爱西昆好,只恨无人作郑笺。”这是金人元好问评价李商隐诗歌的著名诗句。意思是说:每个人都知道李商隐的诗句好,都非常喜欢他的诗歌;但遗憾的是他的诗句过于隐晦朦胧,难于理解,没有人能作出准确的解释。


其实,也不尽然。


《锦瑟》成诗之后,有数十名诗家作过评析,往往解读结果也各有所执。然而,从诗歌的首联“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中,诗人很形象真实地描述出一位多情善思的少年,怀抱装饰华美的锦瑟,十指弹拨着五十根韵律各异的弦索,用音乐来抒发自己对人生的千般感怀。


我们曾读过白居易《琵琶行》对音乐的描写,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比喻音乐音量的错落变化,用“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来描绘音乐的低回婉转,用“此时无声胜有声”来衬托音乐余韵绕梁的绝妙,用“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来烘托音乐引人入胜的魅力。但《锦瑟》对音乐的描写截然不同。李商隐集中运用了四个典故来表达锦瑟所弹奏出来的音乐所表达的丰富多变的情思。


在“庄周梦蝶”这个典故中,借用庄周梦中见了蝴蝶,而不知自己是蝴蝶,还是蝴蝶是自己的故事,来表达出锦瑟所奏音乐中,那如庄周一样追求超然若脱的人生境界的内容。


在“杜鹃啼血”这个典故中,作者借用蜀地失国的望帝,化身为杜鹃,哀啼至泣血的故事中“凄厉、凄惋”的情调,来表达锦瑟所奏音乐中所蕴含的悲切、哀伤的情感。


在“沧海遗珠”这个典故中,作者借用大海深处被人遗忘的珍珠的处境,来表达锦瑟音乐中所传达出来的,如沧海珍珠般耀眼发光的人才,却被无端埋没者的落寞与失意。


在“蓝田玉烟”这个典故中,作者用蓝田所产著名美玉,泽光熠然,而又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之特点,描状锦瑟所奏音乐,给人眩目耀眼,而又缥缈朦胧的境界,正如所追求的理想与希望,让人惆怅无奈。


音乐,比起图画更抽象,感受起来,更需要想像与联想能力。正因为音乐过于抽象性,而在《锦瑟》一诗中,诗人把这种极为虚渺,难以捕捉的艺术形式,用读者熟知可感的典故来描状,也就是听觉感受到的音乐,变换为了一幅幅形象具体、色彩鲜明的画面,于是,《锦瑟》虽在千年前弹奏,而我们依然能从李商隐的文字中,听出音乐中时而超然,时而哀切,时而孤寂,时而怅惘的丰富而多变的韵律来。


 


此文从全新的角度对《锦瑟》进行了解读,将典故带给人的感觉和诗中对音乐的描写结合起来,读之令人眼前一亮,读后可令人掩卷而思。此文发表于高一版687期。文章角度的选取和行文风格都很值得我们学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