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期(2018.12.18)

(苏教) 课程辅导

李翔翥《“于是”还是“于时”》

邵建新 朱永芳《<祝福> 中标点符号的丰富内涵》

向明康《竟然忘记老祖宗》

 

国学通习版

唐功杰《“一发不可收拾”迥异于“一发不可收”》

吴世英《皇后降为公主》

何伟《古汉语“死亡”种种》

 

古汉语常用词探究系列

古汉语“死亡” 种种

   何伟

殇,形声。从歺(è),伤省声。“歺”是剔肉剩下的骨头,与“死”有关。本义:未成年而死。亦称“殇折”“殇夭”。《说文》:“殇,不成人也。”《仪礼·丧服传》:“年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中殇,十一至八岁为下殇,不满八岁以下为无服之殇。”王羲之《兰亭集序》:“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亡作。”又如:殇折,殇夭(夭折) 。

夭,殀 。短命,早死。未成年而死。《释名》:“少壮而死曰夭。”《孟子·尽心上》:“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庄子·齐物论》:“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龚自珍《病梅馆记》:“夭其稚枝。”又如:夭札(遭疫病而早死);夭厉(因遭疾疫而早死)。

殄,形声。本义:断绝;竭尽。《说文》:“殄,尽也。” 《书·毕命》:“余风未殄。”《诗·大雅·瞻卬》:“邦国殄瘁。”《文心雕龙·明诗》:“自王泽殄,风人辍采。”《史记·秦始皇本纪》:“武殄暴逆。”又如:殄灭(消灭;灭绝);殄夷(杀尽)。

     殂,形声。本义死亡。《说文》:“殂,往死也。”《书·舜典》:“帝乃殂落。”。传:殂落,死也。”《孟子·万章上》:“放勋乃殂落。”诸葛亮《出师表》:“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又如:殂夭(夭亡);殂化(逝世)。

殊,形声。本义:斩首,断其首身而死。《说文》:“殊,死也。”《汉书·高帝纪》:“其赦天下殊死以下。”。注:“斩刑也。”《庄子·在宥》:“今世殊死者相枕也。”

   殁,形声。本义:死。《广雅·释诂四》:“殁,终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伯乐既殁兮。”《国语·晋语四》:“管仲殁矣。”韩愈《祭十二郎文》:“少者殁而长者存。”又如:殁世(终生;终其一生);殁命(舍命,拚死)。

殪 yì,形声。本义:死。《字汇》:“殪,杀也。”《三国演义》:“暴逆并殪,以渐冰消。”《楚辞·九歌》:“左骖殪兮右刃伤。”马中锡《中山狼传》:“遂举手助先生操刃,共殪狼。”邵长蘅《青门剩稿》:“殪一贼。”又如:殪敌(将敌人致于死地);殪仆(杀伤)。

歼,形声。本义:消灭。《说文》:“歼,微尽也。”《尔雅》:“歼,尽也。”《诗·秦风·黄鸟》:“歼我良人。”班固《幽通赋》:“东邻虐而歼仁兮。”又如:歼夷(杀光夷平);歼除(灭绝铲除);。

   殒,形声。 《一切经音义三》:“殒,字书作陨,同于敏反。”《后汉书·隗嚣传》:“妻子颠殒。”全祖望《梅花岭记》:“未尝殒于城中。”又如:殒亡(灭亡); 殒没(死亡)。

毙(斃 ),形声。从死,敝声。 本义:仆倒;倒下去。引申为死。《左传·僖公四年》:“与犬,犬斃;与小臣,小臣亦斃。”《聊斋志异·促织》:“及扑入手,已股落腹裂,斯须就毙。”又如:毙命(丧命,死亡);毙伤(击毙和打伤)。

   卒,古代指大夫死亡,后为死亡的通称。《后汉书·张衡传》:“永和四年卒。”《资治通鉴》:“初,鲁肃闻刘表卒。”又如:暴卒(得急病突然死亡)。

崩,古代把天子的死看得很重,常用山塌下来比喻,由此从周代开始帝王死称“崩”。

诸葛亮《出师表》:“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明史·海瑞传》:“越二月,帝崩。”

又如:崩驾(帝王之死)。

薨,形声。从死,瞢(méng)省声。本义:古代称诸侯之死。后世有封爵的大官之死也称薨。《尔雅》:“薨,死也。”《左传·昭公三十二年》:“鲁文公薨,而东门遂镣适立庶。”《史记·魏公子列传》:“昭王薨。”又如:薨奄(指王侯死亡);薨殁(指王侯死亡)。

没,通“殁”。死。《易·系辞下》:“庖牺氏没。”《荀子·正论》:“圣王已没。”《战国策·燕策》:“皆为戮没。” 贾谊《过秦论》:“孝公既没。”又如:没化(死亡);没陈(阵亡)。

 

 

皇后降为公主

吴世英

宣皇后杨氏名丽华,隋文帝之长女也。帝在东宫,武帝为帝纳后为皇太子妃。宣政元年闰六月,并为皇后。帝崩,静帝尊后为皇太后,居弘圣宫。初,宣帝不豫,诏隋文帝入禁中侍疾。及大渐,刘昉、郑译等因矫诏以隋文帝受遗辅政。后初虽不预谋,然以嗣主幼冲,恐权在他族,不利于己,闻昉、译已行此诏,心甚悦。后知隋文有异图意颇不平及行禅代愤惋愈甚隋文内甚愧之开皇初封后为乐平公主。后又议夺其志,后誓不许,乃止。大业五年,从炀帝幸张掖,殂于河西。诏还京,所司备礼,祔葬后于定陵

(选自《北史·列传第二》)

【注】①帝:北周宣帝宇文赟(yūn),当时为太子。 ②宇文赟继位后,自号天元皇帝,立杨丽华为天元大皇后,又立天大皇后、左大皇后、右大皇后、天中大皇后,并为五皇后。 ③祔葬:合葬。定陵:宣帝的陵寝。

1.下列对文中加点字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帝在东宫                    东宫:太子所居之宫

B.宣帝不豫                    不豫:天子生病

C.议夺其志                     夺:强取

D.殂于河西                     殂:死亡

  1. 用斜线(/)给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

后知隋文有异图意颇不平及行禅代愤惋愈甚隋文内甚愧之开皇初封后为乐平公主

  1. 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及大渐,刘昉、郑译等因矫诏以隋文帝受遗辅政。

 

【参考答案】

  1. C(“夺”为“改变”之意,此处意为隋文帝想要改变女儿为宣帝守节的志向)
  2. 后知隋文有异图∕意颇不平∕及行禅代∕愤惋愈甚∕隋文内甚愧之∕开皇初∕封后为乐平公主(每断对两处给1分,误断两处扣1分,扣完为止。注:这个语段中有两个“后”,前一个为“前后”之“后”,后一个为“皇后”之“后”,须区分清楚;另外,主语省略也较多,断句前应反复阅读、揣摩,弄清句子大意,然后下笔)
  3. 等到(宣帝)病危,刘昉、郑译等人趁机假托诏令让隋文帝接受遗命辅佐政事。(“大渐”“矫诏”各1分,句子大意3分)

 

 

 

“一发不可收拾”迥异于“一发不可收”

   唐功杰

有些词语的形体相似,甚至只有一字之差,但是运用起来却有诸多的不同,稍不留意,便会将其混为一谈而导致出现张冠李戴的错误。

媒体上,将“一发不可收”错误地用为“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就屡见不鲜,其误用现象在语文专业报刊上也不乏其例:

  1. 这家出版社经理赫哲尔不但马上决定出版,而且还同凡尔纳签订了一个为期20年的写作出版合同。凡尔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世界“科幻小说之父”。
  2. 哪曾料到十多年之后的我又开始了用键盘码字的习惯,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每周万字的码字节奏,回首起来我又坚持近三年了。一、前者是一个独立的短语,后者则是由副词“一发”和成语“不可收拾”联合而构成的。三、前者的“收”是“控制”“结束”的意思,后者的“收拾”则是“整顿”“整理”的意思。五、前者通常是褒义词,多用于好的事情;后者则往往含有贬义,常用于坏的方面。(1) 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记》。从此以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每写些小说模样的文章,以敷衍朋友们的嘱托,积久了就有了十余篇。(鲁迅《<呐喊>自序》)(3)他们在文七爷船上做的事,及文七爷醉后之言,又全被统领听在耳朵里,所以又是气,又是醋,并在一处,一发而不可收拾。(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练习】A.1999年3月26日,第一辆雅阁下线。由此,一发不可收拾。从第一辆到第1万辆,用时1年;从1万辆到50万辆,用时6年;从50万辆到100万辆,用时3年。C.谢长廷赞洪秀柱气势如长江黄河,一发不可收拾。【答案】D
  3. D.他心中恶念越积越重,终有一日堤防溃决,一发不可收拾,只有盼他善念滋长,恶念渐消,方能入于证道之境。
  4. B.“五四运动”是一场爱国运动,自发而起并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开启了新文化运动,给了中国人在混乱时期一个新的明晰的方向。
  5. 下列句子中对“一发不可收拾”使用正确的一项是
  6. 最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一下开头所列举的两个运用错误的例子。它们谈的都是写作上的丰收现象,可圈可点;而不是形容已经坏到无法整顿或挽救地步的事情或局势。其中的“一发不可收拾”都必须改为“一发不可收”才准确无误。
  7. (2)满江新歌继续惊艳好歌曲,帅大叔已一发不可收。
  8. 接下来,让我们看几个运用正确的范例:
  9. 四、前者的意思是“事情一经发生,就发展得十分顺利和迅速,继而保持不断发展的状态”,与“情不自禁”“不由自主”“不能自已”“身不由己”的意义相近;后者则是指事情或局势在已经坏到无法整顿或挽救的地步的基础上变得更加一塌糊涂,与“江河日下”“每况愈下”等成语的意思比较接近。
  10. 二、前者的“一发”是“行动之后”“一经发生”的意思,是时间性副词;后者则是“越发”“更加”的意思,是程度性副词。
  11. 其实,仔细分析一下,还是不难发现“一发不可收”与“一发不可收拾”二者之间在意义、用法上的诸多区别的。

 

 

“于是”还是“于时”

 李翔翥

  《荷塘月色》云:“梁元帝《采莲赋 》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鹢首徐回,兼传羽杯;櫂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朱自清先生引用这段文字以见江南采莲“当时嬉游的光景”(《荷塘月色》语,以下简称《荷》)。但引文“于是妖童媛女”句有可商之处,兹提出来加以校雠。

  我们分辨一下“于时”与“于是”。

  先说“时”和“是”。“时”本为表时间的名词。《说文》云:“时,四时也。”“四时”,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本春、夏、秋、冬之称。引申之为凡岁、月、日、刻之用。”“时”又可假借为“是”。《尔雅·释诂》云:“时,是也。”可用于代词。

  “是”本为正直。《说文》云:“是,直也。”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以日为正则曰是。从日正会意。天下之物莫正于日也。” 虚词“是”是假借字。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云:“是,假借为寔。”《广雅·释言》云:“是,此也。”可用作代词或助词。

  故此,“时”和“是”两者意义显别,但两者作代词时又可通借。

  再看“于时”和“于是”。从语法上解析,“于时”由介词“于”和名词“时”组成的介宾短语。表示动作行为或事情发生、出现的时间。可译为“当时”,“其时”、“这时候”等。《采莲赋》首四句以描写红莲开篇:“紫茎兮文波,红莲兮芰荷。绿房兮翠盖,素实兮黄螺。”用紫茎、红莲、绿荷、素实四个带有颜色的词语来描写夏水绿波中荷花的茎、莲、叶、实。枝叶蕊实,生机蓬勃,历历在目。同时,这四句也点明“采莲”的时间已到,为后面少男少女出面采莲做好了铺垫。因采莲正当令时,用“于时”引出下文,可谓文理自然,水到而渠成。

  据《汉语大词典》“于时”条云:

  1.于是,在此。《诗·大雅·公刘》:“于时处处,于时庐旅,于时言言,于时语语。”郑玄笺:“于,于;时,是也。京地乃众民所宜居之野也,于是处其所当处者,庐舍其宾旅,言其所当言,语其所当语。”

  2.当时,其时。《文选·张衡〈东京赋〉》:“历载三六,偷安天位。于时蒸民,罔敢或贰。”李善注:“言是时众民无敢有二心于莽者。”

  另外,“于时”之例,旧籍恒见,兹举数例。

  汉·张衡《归田赋》:于时曜灵俄景,系以望舒。极般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

  曹魏·曹植《大暑赋》:于时黎庶徙倚,棋布叶分。机女絶综,农夫释耘。

  “于是”,由介词“于”和代词“是”组成的介宾短语,但通常虚化为连词,用于连接句子,表示顺承关系。

  据《汉语大词典》“于是”条云:

  1.如此。 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三:“每发一书,则书百幅,择十之一用之。于是不胜其烦,人情厌恶。”

  2.亦作“ 于时 ”。连词,表示承接。《诗·周颂·我将》:“我其夙夜,畏天之畏,于时保之。” 郑玄 笺:“于,于;时,是也。早夜敬天,于是得安文王之道。”  文献中“于是”用例甚夥,中学教材用例亦繁,试举例如次:

  汉·贾谊《过秦论》: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晋·陶潜《归去来兮辞并序》: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

  上述例子表明,“于时”强调时间,而“于是”强调一种状态或者结果。当二者通借作连词时,则意义微殊,只能根据具体的语境作出辨别。

  另外,据明·张溥辑《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及《续修四库全书·集部·总集类》01586册中《七十二家集·梁元帝集》可知:梁元帝萧绎有赋九篇,使用“于是”之例则无,而使用“于时”的则有二例,其《荡妇秋思赋》云:“于时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坐视带长,转看腰细。”此条差可为《采莲赋》作“于时”又添一佐证。

  根据传世文献,词义之别,细绎文意,《采莲赋》当取“于时”恰切。

《祝福》中标点符号的丰富内涵

 

标点符号虽没有语音形式和语义内涵,却能配合文字准确记录说话的停顿、语气、语态等语言现象。“言为心声”,那些精确记录语气语调变化的标点符号,实质上是人物心理活动的外化和折射。这样的标点就不只是“文法上的标点”,“意义的标点”,而是“修辞上的标点”。它“往往在用来调和音节的同时,还用来刻划有关人物的语调神情;有时甚至主要不是用以调整音节,而是用以表现和显示人物的腔调情态”(陈望道《修辞学发凡》)。《祝福》中就有这样精彩的“修辞上的标点”。小说在写到有人报告鲁四老爷,说祥林嫂已被她婆婆派人劫走的消息时,鲁四老爷只说了“可恶!然而……。”这么一句没说完整的话。话虽不完整,却借助于“!……。”的辅助,生动展示了鲁四老爷心理反应的全过程。

从小说描写可以看出,鲁四老爷对这种事先不打招呼,竟然抢走他家女佣的行径是愤愤然的,因为这毕竟有碍他的尊严,有伤他的面子,因而“可恶”两字便脱口而出。一个“”使得鲁四老爷的愤懑之情呼之欲出、跃然纸上。但这个封建卫道士转而一想,祥林嫂这种出逃做工,违背“家法”,“有伤风俗”,婆家抢回又完全合乎“礼义”,无可厚非。鲁四老爷的确是这样想的,那句不完整话后面的“。”把他的这种想法充分暗示出来了。鲁四老爷已完成了他的这些“内部言语”,可是他并没有把心中所想的明说出来,说到“然而”便戛然而止了,“内部言语”没有完全变成“外部言语”。鲁四老爷的默许、赞同都包含在“然而”后面的“……”。从“!”—→“……”生动传神地表现出鲁四老爷由不满、气愤—→默许、赞同的心理变化过程。“然而”后面“ ……”把这个“讲理学的老监生”故作心气平和的虚伪本性和维护封建礼教的反动实质,表现得细致入微、毫发毕现。假如这句话里没有“ ! ……。”这些标点的“参与”,光靠四个方块字,能如此真实生动展示这半截子话吗?能把这复杂微妙的心理变化表现得如此细腻传神吗?

作家秦牧说:“讲究文学语言,同时,也得讲究标点符号的使用。”(《语林采英》)此言说得极是。“修辞上的标点”本身就是文学语言的有机部分,“每一个标点符号有一个独特的作用”(吕叔湘、朱德熙《语法修辞讲话》)。这些具有独特作用的“小不点儿”到了文学大师鲁迅的手里,如同魔术家手里的魔棒一样,出神入化,点石成金,在字里行间发挥着独特的修辞作用。真可谓不是文字,胜似文字。难怪作家杜鹏程盛赞鲁迅作品“不仅文字是有生命的,连每个标点符号都是活生生的”(《日记摘录》)。鲁迅这种精湛的标点运用艺术,值得我们细细把玩。

竟然“忘记”老祖宗

——王熙凤出场艺术浅析

向明康

贾母是王熙凤的靠山,贾府这位孙媳辈的管家二奶奶,是靠取悦于这位高居宗法家庭的宝塔尖上的老祖宗来维护她的统治的。她在贾木母面前的一颦一笑都是为了讨得这位老祖宗的欢欣。但有一次她却“忘记”了老祖宗,而这又发生在她第一次出场亮相的时候。

王熙凤上场见了黛玉之后,就在贾母面前开始了有声有色惟妙惟肖的表演。你看她,先是亲昵地“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了一回儿,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接着是笑着赞不绝口:“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这几句话不仅告诉了黛玉,老祖宗在时时牵挂着她,使她在内心感到温暖,更重要的是她在告诉贾母,她发现这位标致的林姑娘通体气派与老祖宗一脉相通。老祖宗听了这些话心里自然非常受用。但王熙凤深知贾母新丧爱女,见了黛玉又是喜欢,又是伤心。这样说笑只能博得贾母一时欢笑,还不能从思想感情深处打动老祖宗。于是王熙凤笑过赞过之后,话题一转,说出下面的话来:“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而且马上用手帕拭起眼泪来了。这样,王熙凤乐老祖宗之所乐,又悲老祖宗之所悲,思想感情就和老祖宗的完全融会贯通了。当

贾母笑着(一个“笑”字点明了王熙凤的表演完全收到了预期的效果)责备她不该提这些招人伤感的话时,她又“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了,又是喜欢,有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这里妙就妙在“忘记了老祖宗。”明明是笑和哭都是给老祖宗看的,句句字字都是说给老祖宗听的,却偏偏说忘记了老祖宗。为什么竟把老祖宗忘记了呢?那原因自然是“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了”,一个“忘”字就把全部虚伪做作翻成了一片真情实意。她的西欧啊、她的哭、她的话都不是为了老祖宗,而是发自内心情不自禁的思想感情的流露!王熙凤不但工于作假,而且更公于以假作真,并且能作到天衣无缝。你看,一个“忘”字就把这位“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凤辣子的形象活脱脱地展示在读者的眼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