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3期(2019.3.5)

(苏教)课程辅导

刘宏伟 《<汉字王国里的“人”严谨性管窥>》

徐丽利《一字不宜忽视——<咬文嚼字>文本细读》

王树人《“ 锱铢必较”简释》

 

国学通习

吴世英《张忠传》

何伟《说“后代”》

赵贵林《写景抒豪情——苏轼<满江红  江汉西来>赏析》

 

 

写景抒豪情,怀古寄相思

——苏轼《满江红•江汉西来》赏析

  赵贵林

 

满江红·江汉西来  

苏轼

江汉西来,高楼下、葡萄深碧。犹自带,岷峨雪浪,锦江春色。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对此间、风物岂无情,殷勤说。

  《江表传》,君休读;狂处士,真堪惜。空洲对鹦鹉,苇花萧瑟。独笑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愿使君、还赋谪仙,追黄鹤。

【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写给自己的朋友——鄂州太守朱守昌的。作者此时谪居黄州,内心郁闷难平,此词借写景、怀古,寄托怀友之思,也一抒自己怀抱。

上阕触景生情。眼前是长江、汉水自西方浩荡而来,高楼下是一派如葡萄美酒般深碧的长江水。作者化用李白诗句“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酦醅”,形容流经黄鹤楼前的长江水色。“犹自带”领起后文,化用李白、杜甫诗意,浓墨重彩地为江水染色。李白有“江带峨眉雪”之句,杜甫有“锦江春色来天地”之句,作者以此写澎湃江水,化用精妙,不着痕迹。“葡萄”、“雪浪”、“春色”等词语的运用,极富视觉的冲击力,用于形容滚滚东流的江汉波涛,生动传神。作者将楼前深碧的江水与锦江春色相联系,流露出他对充满春意的锦城的怀恋之情,为下文“思归”做了铺垫。作者触景思人,怀想起在鄂州做太守的朋友朱守昌,从而引发了自己的思归之情。“对此间、风物岂无情,殷勤说”三句,起过渡作用,总束上阕,领起下阕,从写江景转为抒发思归怀友之情。

下阕开头两句,劝朋友别读《江表传》,话题转向三国时期的风流人物。“狂处士,真堪惜”,紧承上文,使用典故,对恃才狂放、终招杀身之祸的祢衡表示痛惜。祢衡忠于汉室,因不受曹操折辱,曾击鼓骂曹,曹操想借刀杀人,故意把他送给荆州刺史刘表,刘表心知肚明,又把他转送给江夏太守黄祖。祢衡后来终被黄祖所杀,葬于汉阳西南的沙洲上,因其曾作《鹦鹉赋》,后人便称此洲为鹦鹉洲。“空洲对鹦鹉,苇花萧瑟”两句,写凄凉萧瑟之景,寄托悲慨、惋惜之情。“独笑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作者以劝说书生的口吻,辛辣地讽刺了迫害文士的曹操、黄祖之流。“争底事”,即争何事,作者劝书生们何必与昏暴的政客纠缠,你看那残害文士的曹操、黄祖之流,不也最终化为历史的烟云了吗?结尾三句,作者希望朋友超然物外,效法谪仙李白,写出可与崔颢著名的《黄鹤楼》诗一较高低的传世名篇。此处用典,传说李白游黄鹤楼,读到崔颢所题《黄鹤楼》诗,曾有搁笔之叹。后来他写《登金陵凤凰台》、《鹦鹉洲》等诗,据说是有意同崔颢争胜。作者用此典激励朋友,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于人生永恒价值的追求。

总之,此词写景生动,用典精当,以写景抒发人生豪情,借怀古寄托朋友之思,既抒人生悲慨,又发豪放议论,风格豪迈,章法严密,景、情、理和谐统一,饶有意趣,耐人寻味。

【思考题】

1.请分析上阕所使用的艺术表现手法。

 

2.请分析下阕所表达的作者情感。

 

【参考答案】

  1. 上阕触景生情,写眼前长江、汉水自西方浩荡而来的壮美景象,化用李白、杜甫诗意,形容黄鹤楼前的长江水色,描写澎湃的江水,化用精妙。“葡萄”、“雪浪”、“春色”等词语的运用极富视觉的冲击力,生动传神。将楼前江水与锦江春色相联系,流露出对锦城的怀恋之情,为下文“思归”做铺垫,从而引发思归之情。末三句起过渡作用,总束上阕,领起下阕,从写江景转为抒发思归、怀友之情。

2.下阕用典,对恃才狂放、终招杀身之祸的祢衡表示痛惜,寄托悲慨、惋惜之情,劝慰朋友看淡世事,超然物外,写出传世名篇。这既是对朋友的激励,也表达了作者自己对于人生永恒价值的追求。

 

古汉语近义词浅说系列

说“后代”  

        何伟

   世:指事。金文字形。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止”上加三个圆点,表三十年。《说文》:“世,三十年为一世。”引申为后嗣;后人。《列子·杨朱》:“卫瑞木叔者,子贡之世也。”又如:后世;家世。

苗:会意。从田,从艸。田里生长的形状象草的东西。本义:禾苗,未吐穗的庄稼。引申为子孙后代。《三国志·诸葛亮传》:“大王刘氏苗族,绍世而起。”《李翊碑》:“其先出自箕子苗。”又如:苗末(后代子孙);苗胄(后代的子孙);苗胤(子孙相承续 );苗嗣(后嗣,后代)。

裔:后代。《广韵》:“裔,苗裔。”《书·微子之命》:“功加于时,德垂后裔。”《左传·襄公十四年》:“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新唐书·李白传》:“访后裔。”又如:裔胄(后代的子孙);裔子(后代子孙);裔姓(同姓后代)。

胤:会意。从肉,从八,从幺。“肉”表示血统关系,“幺”表示重迭,“八”表示延长,合起来表示后代。本义为“子孙相承”。 《说文》:“胤,子孙相承续也。”《书·尧典》:“胤子朱启明。”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周公之胤。” 《诗·大雅·既醉》:“永锡祚胤。” 又如:胤子(子嗣;嗣子);胤息(子息;子嗣)。

嗣:后代。《国语·周语上》:“夫晋侯非嗣也,而得其位。”王世贞《与俞仲蔚书》:“ 此君婆娑,政坐宦薄,著书未成,嗣息中绝。” 又如:嗣息(子孙);嗣胤(子孙后代);嗣续(子孙世代继承)。

胄:形声。“胄”古有两个字。小篆字形从肉,由声。本义为“头盔”。古代称帝王或贵族的后代。《全图绣像三国演义》:“刘公乃帝室之胄,德广才高,可领徐州。”《三国志·诸葛亮传》:“帝室之胄。”《资治通鉴》:“王室之胄。”又如:胄子(帝王或贵族的长子);胄阀(家世门第)。

张忠传

吴世英

张忠字巨和,中山人也。永嘉之乱,隐于泰山。恬静寡欲,清虚服气,餐芝饵石,修导养之法。冬则缊袍,夏则带索,端拱若尸。年在期颐,而视听无爽。

苻坚遣使征之。使者至,忠沐浴而起,谓弟子曰:“吾余年无几,不可以逆时主之意。”浴讫就车。及至长安,坚赐以冠衣,辞曰:“年朽发落,不堪衣冠,请以野服入觐。”从之。及见,坚谓之曰先生考磐山林研精道素独善之美有余兼济之功未也故远屈先生将任齐尚父。忠曰:“昔因丧乱,避地泰山,与鸟兽为侣,以全朝夕之命。属尧舜之世,思一奉圣颜。年衰志谢,不堪展效,尚父之况,非敢窃拟。山栖之性,情存岩岫,乞还余齿,归死岱宗。”坚以安车送之。行达华山。叹曰:“我东岳道士,没于西岳,命也,奈何!”行五十里,及关而死。使者驰驿白之,坚遣黄门郎韦华持节策吊,祀以太牢,褒赐命服,谥曰安道先生。

(选自《晋书·张忠传》)

【注】①永嘉之乱:晋惠帝在位期间,政治腐败,八王战乱相继。晋怀帝永嘉五年(310年),汉国主刘聪(匈奴族)遣刘曜率兵破洛阳,俘怀帝,杀王公士民三万余人。史称“永嘉之乱”。②苻坚: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氐族人。前期任用汉人王猛为相,励精图治,统一黄河流域。383年,不听劝告,亲率大军进攻东晋,在淝水大败。后被羌族首领姚苌擒杀。

1.下列对句中加点字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而视听无爽                         爽:差错

B.浴讫就车                           讫:完毕

C.尚父之况                           况:情形

D.使者驰驿白之                       白:禀报

2.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A.期颐指一百岁。语本《礼记•曲礼上》:“百年曰期,颐。”颐者,养也。

B.岱宗指泰山,在今山东省中部。旧谓泰山居五岳之首,为诸山所宗,故称。

C.安车指可以坐乘的小车。高官告老还乡或征召有重望之人,往往赐乘安车。

D.太牢指古代帝王、诸侯祭祀天地时,用牛、羊二牲以示尊崇之意。亦作大牢。

  1. 用斜线(/)给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不超过6处。

坚谓之曰先生考磐山林研精道素独善之美有余兼济之功未也故远屈先生将任齐尚父

  1. 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年朽发落,不堪衣冠,请以野服入觐。

                                                                  

(2)我东岳道士,没于西岳,命也,奈何!

                                                                  

 

 

【参考答案】

  1. C(解析:“况”在句中是“比拟,比况”的意思,“尚父之况,非敢窃拟”大意为“将我比作吕尚,我愧不敢当”,这是张忠对苻坚“故远屈先生,将任齐尚父”之语的回应。“尚父”本指太公望吕尚,周初人,姜姓,字子牙,俗称姜太公,佐武王灭商,封于齐,后世用作尊礼大臣的称号。“情况,情形”是“况”的后起义,不合乎语境。A项稍作补充说明,“视听无爽”是形容张忠寿至百岁,还身体康健、精神矍铄的样子,解释得通俗一点,即“眼不花,耳不聋”;“爽”当“差错”讲,还有成语“屡试不爽”,指屡次试验都没有差错)
  2. D【解析:“用牛、羊二牲”不对。“太牢”指牛、羊、豕(猪)三牲全备;也有专指牛的,如《大戴礼记·曾子天圆》:“诸侯之祭,牛曰太牢。”只用羊、豕二牲则为“少牢”。C项稍作补充说明,除“安车”外,另有成语“安车蒲轮”,指用蒲草包裹安车的轮子,以防颠簸。用以迎送德高望重的人,表示优礼】
  3. 坚谓之曰/先生考磐山林/研精道素/独善之美有余/兼济之功未也/故远屈先生/将任齐尚父(解析:断句前应反复阅读该语段,弄清其中较为难懂的词语和词组大意,并分辨出一些对称句式,则不难正确断句。如“考磐山林”与“研精道素”、“独善之美有余”与“兼济之功未也”都是大体对称的;“考磐”又作“考槃”,“考磐山林”指贤者隐处涧谷之间,自得其乐;“研精”指尽心、专心,“道素”指纯朴的德行;“独善”“兼济”语出《孟子·尽心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任齐尚父”是说自己要像文王重用吕尚那样来重用张忠)

4.(1)(我)年纪老了,头发没了,不能穿官服、戴官帽了,请允许我就穿山野之人的服装来进见吧。(解析:“朽”在句中是“老”的意思,故“老朽”可连用;“衣冠”本指衣和冠,古代士以上戴冠,后因用以指士以上的服装,这里特指官服和官帽;“请”后带动词,在句中是“请您允许我……”的意思;“入觐”指地方官或受征召的人入朝进见帝王)

(2)我是东岳的道士,(却要)死在西岳,这就是命啊,有什么办法呢!(解析:“我东岳道士”是一个小判断句,翻译时要补上系词“是”;“我东岳道士,没于西岳,命也”是一个大判断句,翻译时同样要补上系词“是”;“奈何”有多种意义,要结合当时的情境来翻译)

“锱铢必较”简释

王树人

“这番话不免啰嗦,但是我们原在咬文嚼字,非这样锱铢必较不可。”这是《咬文嚼字》一文中的一句话,其中的成语“锱铢必较”源于《荀子·富国》:“割国之锱铢以赂之,则割定而欲无厌。”

“锱”,有以下几种解释:

1.六铢为一锱。 《孙子算部》卷上:“称之所起,起于黍。十黍为一累,十累为一铢。二十四铢为一两。”是一锱为四分之一两,故六铢为一锱。

2.《淮南子·诠言训》:“虽割国之锱锤以事人。”高诱注:“六两曰锱,倍锱曰锤。”

3.《荀子·富国》:“割国之锱铢以赂之,则割定而欲无厌。”杨倞注:“十黍之重之铢,八两为锱。”

“铢”,历代的标准也不尽相同。

1.《汉书·律历志上》:“一龠 (yuè 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颜师古注:“十黍为絫(lei),十絫为一铢。”故一铢重一百黍。唐代以后,两以下改用“钱”“分”“厘”等单位。十钱为一两,十分为一钱。一钱等于二铢四絫,即一枚“开元通宝”钱的重量。

2.《说苑·辨物》:“十六黍为一豆,六豆为一铢。”一铢重九十六黍。

3.《说文·禾部》:“十二粟为一分,十二分为一铢。” 一铢重一百四十四粟。

尽管“锱”和“铢”的说法都不一样,但两者都是古代很小的重量单位,这是肯定无疑的。因此,人们就用“锱铢”来比喻极微小的数量,并有了“锱铢必较”这一成语,用来形容非常小气,很少的钱也一定要计较;也比喻气量狭小,很小的事也要计较。亦作“锱铢较量”。

 近义成语是“斤斤计较”,表示对一些细小的无关紧要的事物过分计较。 含贬义,多用于财物、利害、得失。

 

一字不宜忽视   

——《咬文嚼字》文本细读

    徐丽利

 

《咬文嚼字》是著名的美学家朱光潜先生的一篇文艺随笔,先生精妙的美学思想,丰厚的文化积淀,以及他独到的表达特色启人思考。文章见解新颖,结构谨严,涉猎广泛,语言灵动值得我们反复揣摩、品悟。

一、见解新颖独特

“咬文嚼字”一词通常含有贬义,它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是:“过分地斟酌字句(多用来指死抠字眼儿而不领会精神实质)。”朱光潜先生却充分发掘这个成语所包含的合理、积极因素,在这篇随笔中,用它来旗帜鲜明地提出自己的主张:“在文学,无论阅读或写作,我们必须有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作者以其深厚的人文素养以及对文字的敏感,大胆质疑名家,认为郭沫若援例把“你有革命家的风度”改为“你这革命家的风度”,改得并不妥当;他还认为韩愈之“敲”是否优于贾岛之“推”也值得商榷。

二、结构严谨清晰

文章的核心思想是——文字与思想感情有密切的关系。这抓住了语言的本质,也抓住了推敲语言文字的本质,指出了推敲语言的根本途径。开篇便引用郭沫若将“你是”修改为“你这”的事例,提出自己观点“无论阅读或写作,我们必须有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接着引用王若虚错改《史记》和韩愈与贾岛相互“推敲”的事例,说明“在文字上推敲,骨子里实在是在思想感情上‘推敲’”。最后引用苏东坡善用联想意义的例子和平时常见的滥用联想意义的习惯用语,说明“无论是阅读或是写作,字的难处在意义的确定与控制”。文章结构严谨,思路清晰,层层深入。

三、事例典型充分

尽管作者称自己只是“随便举实例说明咬文嚼字的道理”,但每个例子都非常典型。开头引用郭沫若为了准确表达作品人物情感,修改台词,以使语言表达“够味”。作为知名的语言大师,郭沫若用一个字尚且要反复推敲,经人提醒后才知道用“这”比用“是”好,但当他把把这种修改方法机械地移用到其他的文句上却弄巧反拙。朱光潜深入浅出地纠正了郭沫若的说法, 既引书证又依据事实经验 ,既注重对语言的品味分析,又重视展示思索过程,因而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本文选材详尽,论证充分,它不仅围绕“文学”文体来选择论据,又从不同的时间点来援用事例,同时还兼顾语法单位构成。文中选例“郭沫若改剧本”属于戏剧,《水浒》《红楼梦》是小说,“王若虚改《史记》”是历史散文,“推敲”和《惠山烹小龙团》则是诗歌。这几个论据将文学的戏剧、诗歌、小说、散文四大主要构成悉数囊括。

再者议论文常从纵向的时间角度选择论据,使论证更具说服力。“郭沫若改剧本”是现当代, 《水浒》《红楼梦》是明清, “王若虚改《史记》”是金代, “推敲”是唐代,《惠山烹小龙团》则是宋代。另外,文章论据选择还充分兼顾句式异同、字数多少、词义辨析、词的联想义及其善用与否等不同角度。

本文的论据典型丰富却毫无堆砌之感,读后不仅为其独到见解拍案叫绝,而且为其不同凡响的写作特色所吸引。它值得我们去反复研读,以便更深地领悟“运用文字所应有的谨严精神”,在阅读和写作中,真诚践行先生所倡导的“咬文嚼字”真精神。

 

 

《汉字王国里的“人”》严谨性管窥

瑞典汉学家林西莉的《汉子王国里的“人”》是一篇介绍汉字科普知识的小品文。该文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讲述中国文字的起源和特点,熔学术性与趣味性于一炉。行文严谨,是该文学术性的一个重要体现。其严谨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用词的准确严谨。

“可能仅仅是一个一般的挺着大肚子、举着手的胖子吧”一句,“挺着大肚子、举着手的胖子”说出了“身”字的字形特点,用“可能”“仅仅”加以限制,是因为对“身”的来历没有定论,只能猜测。对没有定论的说法,作者没有武断,而是实事求是地加以介绍,体现其科学严谨的治学态度,这也是对读者负责的体现。

其次是用例的准确严谨。

作者在解释“身”字的起源和特点时,选用了“喜佛”的例子,非常恰当。因为喜佛在中国广受喜爱,且胖的特征明显,因而具有典型性。尤其是“他变得这样胖要吃多少东西”的感叹,形象地表现出贫穷饥饿的人对“胖”的羡慕,为喜佛的流行找到了根源,为解释“身”字的大肚子寻找证据。

再者是行文结构的准确严谨.

一方面是整体行文结构的条理性严谨性。本文是从《汉字王国》的“人与人类”这个章节节选出来的,他围绕着与人相关的字进行溯源和分析,并把这16个字分成了三大类:“人”的由来,“人”;“人”的合体字,“从”“大”“立”“天”;人体不同部位的字,“目”“见”“眉”“面”“耳”“自”“口”“心”“手”“止”“身”。而后,作者分门别类地对其进行解释,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条分缕析,多而不乱,思路结构非常清晰,利于读者接受,能更好地达到知识普及的目的。

一方面是局部思路的严谨性。作者在解释“身”字的形体特点时,说“如果这种解释正确的话”,“这种解释”指的是把“身”这个概念描绘成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作者的解释有一定的道理,但毕竟是一家之见,从《说文解字》来看,“身躬也。象人之形”,因此,“身”不一定指孕妇的形象。而且作者采用假设的方法将不同的“身”字联系起来,体现了作者清晰的推理思路,表现了作者严谨的治学态度。

当然,除了科普文应有的严谨性,本文还采用图文并茂的形式,使行文具有趣味性,如它既有不同时代演变中的图片来佐证,又有小字的解说,还有生动的故事,使一个个的汉子灵动起来,富有了情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