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5期(2019.3.19)

( 苏教)课文辅导

朱耀照《对<五人墓碑记> 同版本的比较》

刘宏伟《哥斯拉兄弟的靴子梦》

余芳《来自底层的光——<品质>文本解读的抓点》

 

国学通习

吴世英《杜轸传》

孙文辉《禅意溪花  相对忘言——品读刘长卿诗歌中的禅意》

何伟《说“快乐”》

 

古汉语近义词浅说系列

                        “快乐”  

何伟

怡:形声。从心,台(yí)声。本义,和悦的样子。 《尔雅》:“怡,乐也。”陶渊明《桃花源记》:“怡然自乐。”范仲淹《岳阳楼记》:“心旷神怡。”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眄庭柯以怡颜。”又如:怡愉(喜悦);怡畅(欢畅);怡乐(安乐,快乐)。

休:会意。从人,从木。人依傍大树休息。本义:休息。引申为喜悦的,欢乐的。《国语·周语》:“为晋休戚。”《诗·小雅·菁菁者莪》:“既见君子,我心则休。”又如:休戚(欣悦与忧患)相关;休戚与共。

怿:形声。从心,睪(yì)声。本义:喜悦。《说文新附》:“怿,悦也。”《广韵》:“怿,悦也,乐也。”《诗·邶风·静女》:“说怿女美。”《诗·大雅·板》:“辞之怿矣。”《礼记·文王世子》:“是故其成也怿。”《史记》:“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又如:怿怿(欢乐的样子)

悦:形声。从心,说省声。本作“说”。本义:高兴,愉快)。《说文系传统论》:“悦,犹说也,拭也,解脱也。若人心有郁结能解释之也。”“说”“悦”为古今字 。枚乘《七发》:“客见太子有悦色也。”《孙子》:“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又如:悦心(愉悦心情);悦情(欢乐之情);悦泽(光润悦目);心悦诚服。

欣:形声。从欠,斤声。实与“忻”同字。本义:喜悦。 《说文》:“欣,笑喜也。”《尔雅》:“欣,乐也。”《诗·大雅·凫鷖》:“旨酒欣欣。”《楚辞·九歌·东皇太一》:“君欣欣兮乐康。”《史记·乐书》:“天地欣合。”陶渊明《归去来兮辞》:“载欣载奔。”又如:欣惧(欣喜而惶恐);欣赞(欣喜赞美)。

衎 [kàn]:和乐,愉快。《诗·小雅·南有嘉鱼》:“嘉宾式燕以衎。” 《诗·小雅·宾之初筵》:“烝衎烈祖,以洽百礼。”又如:衎衎(和乐的样子);衎宾(使客人娱乐)。

豫:假借为“娱”。快乐。《尔雅》:“豫,乐也。”《庄子·应帝王》:“何问之不豫也?”《孟子·公孙丑下》:“夫子若有不豫色然。”《痛史》 :“致令皇帝受惊,圣躬不豫,实属罪大恶极。”又如:豫附(心悦诚服而来归附)。

恺:形声。从心,豈声。本义:欢乐,和乐。《说文》:“恺,乐也。”《庄子·天道》:“中心物恺。”又如:恺悌(和乐平易,平易近人。也作恺弟,岂弟);恺恻(和乐恻隐)。

康:安乐,安定。《礼记·乐记》:“民康乐。”《诗·唐风·蟋蟀》 :“无己大康,职思其居。”《汉书·宣帝纪》:“上下和洽,海内康平。”《楚辞·离骚》:“日康娱以自忘兮。”又如:康乐(安乐);康阜(安和富足);康娱(欢娱安乐)。

宴:喜乐;欢乐。《诗·邶风·谷风》:“宴尔新昏。”《左传·成公二年》:“衡父不忍数年之不宴。”《论语》:“乐宴乐。”《古诗十九首》:“极宴娱心意,戚戚何所迫!”

 

 

禅意溪花 相对忘言

      ——品读刘长卿诗歌中的禅意

刘长卿一生历经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见证了由盛唐向中唐的历史转折。他在盛唐度过了昂扬奋发的青春岁月,却在登上社会舞台之际遭此时代变局,这使他的人生和精神世界变得沉重、晦暗起来。贫困、刚直、屡试不第和辗转贬谪煎熬着刘长卿,他渴望精神慰藉与安顿,于是不断地向佛道思想靠拢。这种精神取向深刻地影响了刘长卿的诗歌创作,使他的诗作充满了独特的禅意。可以说,禅思是打开刘长卿诗歌世界的一把钥匙。

送灵澈上人

           刘长卿

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 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

刘长卿喜与出家修行的僧人交往,并对佛教素抱敬意。公元761年,刘长卿贬谪南巴期满归来,住在润州,处于失意待官中。诗中所提灵澈上人,是会稽僧人,此时诗名未著,意气消沉,云游江南期间逗留润州。大约在公元769—770年间,刘长卿与灵澈上人在润州相遇又相别。此诗以“送”为视角,刻画了一个暮色中独归者的形象。除却寻常人间的离愁别绪之外,诗人从“杳杳钟声”中听出了一种召唤,这种召唤既是对灵澈上人的,也是对刘长卿本人的。一个方外归山僧,一个宦途失意客,虽然人生经历有所不同,但是生命体验却深度相通。在纷扰跌宕的红尘中,刘长卿从灵澈上人身上发现了安顿生命、栖止心灵的“竹林寺”,那是一个无上清寂的世界,空静、闲淡中饱蕴着无尽的妙悟。

 

寻南溪常道士

                       刘长卿

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履痕。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唐代大历年间的时代氛围是感伤的。此时的刘长卿以检校祠部员外郎的身份担任淮西鄂岳转运使,后被诬贪赃,贬为睦州司马。仕途的险恶与人生的苦闷使刘长卿越发歆羡道士的生活世界。此诗叙写诗人寻道士而不遇,却收获了满满的禅意。诗人沿着“履痕”一路寻去,目标感逐渐淡去,而禅悟则借“白云”“静渚”“春草”“闲门”“松色”“水源”“溪花”等意象渐次生发开来,万物齐一,诸法平等,空色无异,颇有“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的意味。结句“相对亦忘言”,物与我、得与失、遇与不遇等世俗意义上的差别消失了,一切都随缘自适,弥散出凝定怡悦的气息。

【延伸思考】

过香积寺

           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喜鲍禅师自龙山至

              刘长卿

故居何日下,春草欲芊芊。 犹对山中月,谁听石上泉。 猿声知后夜,花发见流年。 杖锡闲来往,无心到处禅。

 

1、王维《过香积寺》的颈联是如何炼字的?试举例赏析。

2、同是表现“禅意”,上面两首诗所运用的艺术手法有何异同?试简要赏析。

参考答案:

  1. 王诗颈联“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意在表现香积寺所处环境的幽冷,其中的“咽”字和“冷”字下得极为准确、传神。山中危石林立,细泉无法畅流无阻,只能在嶙峋错落的岩石罅隙断断续续地艰难地流淌,仿佛石头缝里发出了幽咽之声。此处的“咽”应读作yè,意同呜咽、哽咽,以此来摹写岩石间泉声的低沉,就具有了人格化的意味,幽静之状也显豁了。“冷”字粗看极谬,既然是“日色”,怎么会“冷”呢?但细细玩味,“冷”字的妙处恰恰在于这种反常化的处理。试想,昏黄的余晖落在一片幽深的松林上,不仅没有冲淡青松本身的阴冷,反而因青松而使上面的日光变“冷”了,足见余晖之微弱,环境之深僻。
  2. 两首诗都是借物言禅,并在诗尾点明禅意。不过在具体材料的处理上,两者略有不同。王诗以“不知”二字起笔,兴之所至,自然随性,并转出漫游深山的波澜。诗人虽是访寺,却并不言寺,只是描绘山林的幽邃与个人的体验,让人进而悬揣香积寺的意境,呈现禅意中“空”的意味。刘诗借鲍禅师下山一事,描写了山中的日常景物,由“春草”至“花发”,一切都在自然和谐地生发着。人在其间如落花流水,随遇而安,彰显了禅意中“无心”的意味

杜轸传

吴世英

杜轸字超宗,蜀郡成都人也。父雄,绵竹令。轸师事谯周,博涉经书。州辟不就,为郡功曹史。时邓艾至成都,轸白太守曰:“今大军来征,必除旧布新,明府宜避之,此全福之道也。”太守乃出。艾果遣其参军牵弘自之郡,弘问轸前守所在,轸正色对曰:“前守达去就之机,辄自出官舍以俟君子。”弘器之,命复为功曹,轸固辞。

察孝廉,除建宁令,导以德政,风化大行,夷夏悦服。秩满将归,群蛮追送,赂遗甚多,轸一无所受,去如初至。又除池阳令,为雍州十一郡最。百姓生为立祠,得罪者无怨言。累迁尚书郎。

轸博闻广涉奏议驳论多见施用时涪人李骧亦为尚书郎与轸齐名每有论议朝廷莫能逾之号蜀有二郎。轸后拜犍为太守,甚有声誉。当迁,会病卒,年五十一。子毗。

(选自《晋书·杜轸传》)

【注】①邓艾:三国时魏大将。公元263年,魏军攻蜀,他率奇兵出阴平小道,攻灭蜀国。后被诬谋反,被杀。②最:古代考核政绩或军功时划分的等级,以上等为最。跟“殿”相对。如“最吏” 即表现特别、考绩最优的官吏。

1.下列对句中加点字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州辟不就                       就:就职

B.必除旧布新                       布:开展

C.弘器之                          器:器重

D.导以德政                       导:倡导

2.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A.功曹史是官名,简称功曹,为郡守属官,除掌人事外,得参预一郡政务。

B.明府是汉魏以来对郡守牧尹的尊称,汉亦可称县令,唐以后多专称县令。

C.孝廉是对乡试考中者亦即举人的别称。孝,指孝悌者;廉,指清廉之士。

D.夷夏是夷狄与华夏的并称。古代常用这个词来指代中国境内的各族人民。

  1. 用斜线(/)给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不超过6处。

轸博闻广涉奏议驳论多见施用时涪人李骧亦为尚书郎与轸齐名每有论议朝廷莫能逾之号蜀有二郎

  1. 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轸正色对曰:“前守达去就之机,辄自出官舍以俟君子。”

                                                                     

(2)秩满将归,群蛮追送,赂遗甚多,轸一无所受,去如初至。

                                                                     

  

【参考答案】

1.D(解析:“导”在句中是“教导,教化”的意思,“导以德政”即用仁德的政治措施来教导百姓,也就是以道德教化作为施政的准则,而不是用威刑——严刑峻法来统治百姓。若解释为“倡导”,则是“带头提倡”的意思,不符合语境)

  1. C【解析:“孝廉是对……举人的别称”以偏概全。称举人为孝廉,只是明清两代时的事情;两汉魏晋南北朝时,孝廉、秀才(东汉称茂才)都是统治阶级选拔人才的重要科目,也可以指被推选的士人】
  2. 轸博闻广涉/奏议驳论多见施用/时涪人李骧亦为尚书郎/与轸齐名/每有论议/朝廷莫能逾之/号蜀有二郎(解析:弄清关键词语、词组的意义,结合名词在句中常作主语或宾语,则不难正确断句。“博闻广涉”是说杜轸见闻广博,涉猎广泛;“驳论”是文体名,为古时臣属向皇帝上书的名称之一,内容是就他人所论而予以辩驳;“多见施用”即多被采纳、实行;“朝廷莫能逾之”是说朝中无人能够超越)

4.(1)杜轸严肃地回答说:“前任太守通晓弃官与留任的道理,就自己搬出官署来等待才德出众的人(入住)。”(解析:“正色”指神色庄重、态度严肃;“去就”指去留不定,“达去就之机”则是说他深知此时究应弃官离去,还是应继续留任;“俟”指等待,“君子”在这里指参军牵弘)

(2)任期届满将要回去,蛮族人都跟随相送,馈赠了许多财物,杜轸全都不接受,离开时就像刚上任时一样。(解析:“秩满”指官吏任期届满;“赂遗”指赠送或买通他人的财物,此处当然与“贿赂”无关,“遗”音wèi;“一”是“全,都”的意思)

 

 

来自底层的光芒

——《品质》文本解读的抓点

浙江金华第一中学 余芳

解读《品质》,不要仅限于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分析,文中有很多细节设置可以作为文本深度解读的抓点:

例如,小说的主人公为什么不是格斯拉一人,而是格斯拉兄弟俩?细究起来,妙处无穷:

其一,两人的性格相互映衬,相得益彰,他们都一样技艺高超,坚守品质,执着敬业、诚信善良。

其二, 兄弟两人齐心协力,用心经营,却无力挽回衰败和最终破产的结局,这正是机器化大生产时代,手工业者生存之艰难的真实写照,也是小说悲剧的社会意义所指。

其三,兄弟两人中一人饿死,另一个却仍然在坚守,至死不渝,这种安排进一步加深了小说的悲剧色彩,也更深化了小说的主旨——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也绝不放弃内心的信念,不同流合污。

一部作品的完成,并不止于小说创作的结束,也远不只是小说本身的内容,还有读者的解读,这是小说的外延,也是小说挖掘不尽的艺术价值之体现。牵一发而动全身,小说《品质》中还有多处细节描写值得深思。

如后来当“我”得知格斯拉的哥哥死了很难过,可是为什么文中又紧接着写道“我真高兴离开他”?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是不忍,不忍看到他的惨境,不忍接受这个悲惨的噩耗,但另一方面,格斯拉兄弟的人格魅力,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像“我”这样的人,只能仰望,难以企及。在他的面前,“我”反而觉出自己的“小”,正如鲁迅先生在《一件小事》中,当车夫搀扶老女人走向巡警分驻所时写道:“我这时突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彼时彼刻的“我”也有一种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感觉。

文中为什么总是强调格斯拉兄弟的店堂朴素安静,没什么人,走进去就像心平气和地走进教堂的感觉?这其中不仅写出了生意冷清,还有格斯拉兄弟做鞋时的专注,那种忘我的工作状态,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好像与世隔绝,这里不仅是外在环境的安静,更是内心的安静安宁。教堂是神圣的宗教圣地,格斯拉兄弟正是这样拥有纯洁灵魂和高尚品质的人,这来自底层的光芒,虽然微茫,却能穿透黑暗,给人间带来一丝光明和希望。

文中多次提到靴匠的出场总是“趿拉着木皮拖鞋”,他为何不穿自己做的靴子?其实,一个真正的匠人在乎的是靴子本身的艺术,而对自己的穿着并不太在意,何况他为了生存,整日整夜都在忙碌,并没有更多的时间为自己着想,只能是穿最简单最不费时的“木皮拖鞋”。正如中国民间谚语说的“泥瓦匠,住草房;纺织娘,没衣裳;卖盐老婆喝淡汤。种田的,吃米糠;炒菜的,光闻香;编席的,睡光炕”,这个小小的细节中透露出很多信息,格斯拉兄弟的生存境况,他们为了做出顶好的靴子,真正做到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由此可见一斑。

高尔斯华绥的每一处文字看似不经意的一笔,实则蕴涵丰富的意蕴,值得深思挖掘。只有抓住文本细节深入探究,方能得个中三昧,于曲径通幽处,深得其中味,而避免止于表层,流于肤浅。

作为20世纪初期英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高尔斯华绥虽出身富裕的资产阶级家庭,其作品却将眼光关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无论是《品质》里潦倒的靴匠,还是《演变》里困窘的人力车夫,无论是《良心》里卖文为生的文人,还是《勇气》中贫穷的理发匠,作者对他们都给予了深深的同情。

生活中有许多普普通通的好人,他们没有耀眼的光环,却有一颗高贵善良人的心,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事业,却有自己的尊严和人格魅力,他们坚持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始终不渝,他们平凡,但绝不平庸,这是来自底层的光芒,人类社会之所以始终存在希望,正是因为人间永有格斯拉兄弟们,以他们高贵的品质守护着社会的良知,他们高举火炬,照亮人类前行的道路,他们的精神如日月星辰,在历史的苍穹熠熠闪光。

哥斯拉兄弟的靴子梦

每次读到高尔斯华绥的《品质》,总能感受到一种心灵的震撼。一方面为格斯拉先生高尚的职业道德所折服,同时也为他悲惨的命运唏嘘不已。细读文本,我们会发现, “橱窗里陈列着的几双靴子”出现了三次。作者通过这几双靴子命运的一波三折的变化,为我们展示了哥斯拉兄弟的靴子梦一步步破碎的过程。

一、橱窗里陈列着几双靴子。……那几双靴子太美观了──有一双轻跳舞靴,细长到非语言所能形容的地步;那双带布口的漆皮靴,叫人看了舍不得离开;还有那双褐色长筒马靴,闪着怪异的黑而亮的光辉,虽然是簇新的,看来好像已经穿过一百年了。只有亲眼看过靴子灵魂的人才能做出那样的靴子──这些靴子体现了各种靴子的本质,确实是模范品。

第一次出现时,作者对这几双靴子进行了细致的描绘,从形状到色泽,无一不显出它们“模范品”的品质,极力突显哥斯拉兄弟“神妙的手艺”。一开始它们陈列的地点是两间打通的铺面写着包含着日耳曼姓氏的“格斯拉兄弟”的招牌的橱窗里。尽管点面朴素安静,“门面上没有注明任何为王室服务” 的显赫标记;尽管兄弟俩“有点儿像皮革制成的人”的僵硬和迟钝的面孔,但他们“眼睛里含蓄着朴实严肃的风度,好像在迷恋着理想”。可以看出,此时虽然工作艰苦,但他们心中依然充溢着自己的靴子梦,满怀激情、一丝不苟地“把靴子的本质缝到靴子里去”。

二、那几双旧靴子已经失去了孤高的气派,挤缩在单独的橱窗里。

等到店铺的生意陷入困境,最终不得不盘掉一个铺面,而这些靴子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那几双常见的旧靴子已经失去了孤高的气派,挤缩在单独的橱窗里了”。大公司靠着广告垄断了一切,尽管兄弟俩依旧“热爱靴子”,但被抢去了生意,很快就要陷入失业的境地。此时,他们心里好像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忍不住说了一连串的挖苦话,忍不住议论他们职业上的情况和艰难,也因为“失掉了另外一间铺面,心里老是想不开”。靴子由体面地摆放到“挤缩在单独的橱窗里”,象征着格斯拉的理想之火在现实的风雨中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三、但是当我走近他的店铺所在地时,我发现他的姓氏不见了。橱窗里照样陈列着细长的轻跳舞靴、带布口的漆皮靴,以及漆亮的长筒马靴。

事实正如格斯拉所预料的那样,他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第三次写到橱窗里的靴子,格斯拉兄弟已经离开了人世。但我们惊奇地发现,他的那些经典靴子却意外地受到了人们的推崇。正如那位盘下他店铺的年轻人所说:“在伦敦,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出比他更好地靴子!”“他是个怪人。但是他做了顶好的靴子。”哥斯拉兄弟的靴子梦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但最后一次出现的橱窗里的靴子,这一细节的描写似乎正宣告了格斯拉的靴子理想的实现,同时也暗示老鞋匠的生命在他制作的靴子里得到了延续。

理想与现实是人类社会永恒的主题,格斯拉兄弟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他们对理想的追求,同时也为那些正在追逐梦想的人们点燃了前行的火炬。

 

对《五人墓碑记》不同版本的比较

朱耀照   

人教版和苏教版都将《五人墓碑记》列为讲读课文。因选用的底本不同,两个版本在文字、标点和注释方面有许多不同。现举一例加以分析。

人教版:是以蓼洲周公,忠义暴于朝廷,赠谥美显,荣于身后;

苏教版:是以蓼洲周公忠义暴于朝廷,赠谥褒美,显荣于身后;

一、标点不同

笔者以为人教版“是以蓼洲周公”用逗号与谓语成分隔开,处理得比较好。这里的逗号停顿可表主语的强调,以“蓼洲周公”统领后三个分句,条理清晰,有居高临下之感;又可与后面短句形成六六四四的句式,读去简洁通畅,有一种节奏感。苏教版因没逗号停顿,语气显得急促,且语意也不清晰。后两个分句“赠谥褒美,显荣于身后”的陈述语到底是“蓼洲周公”还是“蓼洲周公忠义”呢?似有分歧。

二、对“赠谥褒美”的注解不同

人教版:指崇祯皇帝赠周顺昌为太常卿,谥为‘忠介’。

苏教版:指崇祯皇帝追赠周顺昌“忠介”的谥号。赠,追授死者官位。谥,谥号,褒贬死去的帝王或高官的称号。

苏教版对“赠”和“谥”的解释准确而详细,但整句话的注解却似有缺陷,只强调周顺昌的“谥”,而漏掉了赠官的内容。相比来说,人教版的注解说明比较全面、准确。

三、文字上不同

比较“赠谥美显,荣于身后”与“ 赠谥褒美,显荣于身后”。苏教版教学参考书的译文,同人教版的注解没有区别。意为“赠赐的官爵谥号美好而光荣,在死后荣耀”。似乎“褒美”与“美显”同义,都说明“赠谥”。按照古文对应规律,意为“赠美谥显”“赠褒谥美”。按常理,褒贬美丑与谥号相关,而显美都可形容赠官,有显官美官之说。而褒,褒扬,解释为美好似稍牵强。如此推知,以人教版为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