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7期(2019.4.2)

(苏教)课程辅导

刘国伟《准确严谨  深入浅出——<美美与共>语言特点赏析.》

朱耀照《对<拿来主义>三个分号的解读》

刘宏伟《天机织云锦  妙喻构佳篇——<拿来主义>的比喻说理》

 

国学通习

吴世英《吴旷传》

李翔翥《李贺<野歌>笺注

何伟《说“改变”》

 

 

古汉语近义词浅说系列

“改变”

                               何伟

改。《说文》:“改,更也。”《论语·雍也》:“回也不改其乐。”《国语·鲁语下》:“执政未改。”《楚辞·九章·怀沙》:“前图未改。”又如:改适(改嫁);改律(改变法规);改视(改变看法;另眼相看);改节(改变节操)。

更。《说文》:“更,改也。”《论语·子张》:“更也,人皆仰之。”《仪礼·大射仪》:“更爵洗。”《国语·周语》:“更姓改物。”《管子·任法》:“国更立法以典民则祥。” 《晏子春秋·内篇杂下》:“ 景公欲更晏子之宅。”又如: 更号(改变名位与称号); 更元(更改年号); 更徙(变迁);更法(变法)。

移。改变;变动。周容《芋老人传》:“时位之移人。”《吕氏春秋·察今》:“世易时移。”《玉台新咏·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守节情不移。”又如: 移心(改变心意);移志(改变意志,动心) ; 移情(变易人的情志)。

夺。《说文》:“夺,手持隹失之也。”引申为改变。《素问·通评虚实论》:“精气夺则虚。”《论语·子罕》:“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陈情表》:“舅夺母志。”《荀子·富国》:“勿夺农时。”又如:夺宗(始封的国君被尊为诸侯以后,除去原来宗子的名分) ;夺魄(精神丧失而无生气)。

易。改变,更改。方苞《狱中杂记》:“狱词无易。”李斯《谏逐客书》:“移风易俗。”刘基《郁离子·千里马篇》:“贵人过而见之,易之以百金,献诸朝。”又如:易字(改换名字); 易辙(改变行车道路);易心(改变心志,改变想法)。

渝。形声。从水,俞声。本义:水由净变污;引申为改变。《说文》:“渝,变污也。”《左传·桓公元年》:“渝盟,无享国。”《诗·郑风·羔裘》:“彼其之子,舍命不渝。”《宋史》:“明誓固在,不可渝也。”又如:渝涅(由白变黑。比喻更改初衷); 渝节(变节)。

刊,形声。从刀,干声。本义“砍,砍削。引申为更改。《说文》:“刊,剟也。《广雅》:“刊,削也。” 如: 刊正(改正错误); 刊改(修改,订正)。

削。删除,指删改文字。引申为更改。《左传》:“削而投之。”《汉书》:“有司请定法,削则削,笔则笔,救时务也。”颜师古注:“削者,谓有所删去,以刀削简牍也。”又如:削改(删改);削抹(删改抹去)。

刪,会意。从刀从册。册是简册,把若干竹简编穿在一起叫“册”。简册的内容有问题,就用刀除掉,所以从“刀”。本义削除,引申为修改。《说文》:“删,剟也。” 《汉书·刑法志》:“删,刊也。”又如:删修(删改修订; 删正(修改使正确)。

 

 

 

李贺《野歌》笺注

 李翔翥

 

鸦翎羽箭山桑弓,仰天射落衔芦鸿①。

 

麻衣黑肥冲北风,带酒日晚歌田中②。

男儿屈穷心不穷,枯荣不等嗔天公③。

寒风又变为春柳,条条看即烟濛濛④。

『赏析』      

野歌,指乡村歌曲。陆游《雨晴》诗:“寒霭细分山远近,野歌相应路高低。” 歌,诗体的一种。唐元稹《〈乐府古题〉序》:“《诗》讫于周,《离骚》讫于楚。是后诗之流为二十四名:……谣、讴、歌、曲、词、调。”明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乐府》:“《乐府》命题,名称不一。盖自琴曲之外,其放情长言,杂而无方者曰歌。”李贺有许多诗歌皆以“歌”命篇。如:《送沈亚之歌》《唐儿歌》《帝子歌》《金铜仙人辞汉歌》《老夫采玉歌》等。

此诗前四句为李贺自述野田游猎之事。北风之中,拈弓搭箭,仰射飞鸿;身着麻衣,旁晚醉酒,高歌田野。后四句抒情,男儿虽身处困穷之境,但心志不能颓丧。人们多半因穷达不同、荣枯不一而怨恨上天,其实上天何曾有任何偏私。试看寒风过后,春色又来,枯柳又转变成生机盎然的绿柳。这是作者游猎之时,见景生情,借景以抒自己人生蹭蹬之情。大有自我宽解之意,鼓励自己不必有悲观苦闷之心。人生困厄难免,时机来临,自会柳暗花明,颇有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注释』

①鸦翎:乌鸦的羽毛。羽箭:箭。因尾部缀鸟羽,故称。山桑:桑树的一种,叶可饲蚕,内皮可造纸,木可制弓。衔芦:口含芦草。雁用以自卫的一种本能。《尸子》卷下:“雁衔芦而捍网,牛结陈以却虎。”鸿:大雁。三国魏阮籍《咏怀》之一:“孤鸿号外野,朔鸟鸣北林。”

②麻衣:其义有四,一深衣。古代诸侯、大夫、士家居时穿的常服。《诗·曹风·蜉蝣》:“蜉蝣掘阅,麻衣如雪。”郑玄笺:“麻衣,深衣。诸侯之朝,朝服;朝夕则深衣也。”二古时丧服。《礼记·间传》:“又期而大祥,素缟麻衣。”郑玄注:“谓之麻者,纯用布,无采饰也。”唐王建《送阿史那将军安西迎旧使灵榇》诗:“汉家都护边头没,旧将麻衣万里迎。”三麻布衣。古时平民所穿。唐杜甫《前苦寒行》:“楚人四时皆麻衣,楚天万里无晶辉。”四旧时举子所穿的麻织物衣服。宋苏轼《监试呈诸试官》诗:“麻衣如再着,墨水真可饮。”此为本诗之义。带酒:犹醉酒。《三国志平话》卷上:“却说张飞,每日带酒不醒,不理正事。”日晚:犹傍晚。北周庾信《春赋》:“三日曲水向河津,日晚河边多解神。”田中:田野之中。《韩非子·五蠹》:“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或指乡村。唐韦应物《答畅校书当》诗:“偶然弃官去,投迹在田中。”

③男儿:犹男子汉;大丈夫。《东观汉记·公孙述传》:“男儿当死中求生,可坐穷乎?” 屈:压抑;屈抑。汉王充《论衡·自纪》:“才高见屈,遭时而然。”唐杜甫《过南岳入洞庭湖》诗:“帝子留遗恨,曹公屈壮图。”穷:特指不得志。与“达”相对。《孟子·尽心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荣枯:本指草木茂盛与枯萎。唐温庭筠《题端正树》诗:“草木荣枯似人事,绿阴寂寞汉陵秋。”此喻人世的盛衰、穷达。《后汉书·冯异传》:“结死生之约,同荣枯之计。”天公:天。以天拟人,故称。宋陆游《残雨》诗:“五更残雨滴檐头,探借天公一月秋。”

④条条:犹言每一条。清陈维崧《师师令·汴京访李师师故巷》词:“含情试问旧倡楼,奈门巷,条条相似。”烟濛濛:指柳树枝叶茂密似笼烟雾,因以为称,即所谓柳烟。濛濛,浓盛貌。唐张籍《惜花》诗:“濛濛庭树花,坠地无颜色。”元无名氏《小尉迟》第一折:“愁云霭霭,杀气濛濛。”

 

刘旷传

吴世英 

刘旷,不知何许人也,性谨厚,每以诚恕应物。开皇初,为平乡令,单骑之官。人有诤讼者,辄丁宁晓以义理,不加绳劾,各自引咎而去。所得俸禄,赈施穷乏。百姓感其德化,更相笃励曰:“有君如此,何得为非?”在职七年,风教大洽。狱中无系囚,诤讼绝息,囹圄皆生草,庭可张罗。及去官,吏人无少长号泣,沿路将送,数百里不绝。

迁为临颍令清名善政为天下第一尚书左仆射高颎言状上召之及引见劳之曰天下县令固多矣卿能独异于众良足美也。顾谓侍臣曰:“若不殊奖,何以劝人?”于是下优诏,擢拜莒州刺史。

(选自《北史·刘旷传》)

【注】①应物:待人接物。 ②开皇:隋文帝杨坚年号,公元581—600年。 ③优诏:褒美嘉奖的诏书。

1.下列对文中加点字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单骑之官                        之:往,到……去

B.风教大洽                        洽:融洽,和谐

C.何以劝人                        劝:劝说,劝导

D.擢拜莒州刺史                    擢:提升官职

  1. 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A.迁为临颍∕令清名善∕政为天下第一∕尚书左仆射高颎言状∕上召之∕及引见∕劳之曰∕天下县令固多矣∕卿能独异∕于众良足美也∕

B.迁为临颍∕令清名善∕政为天下第一∕尚书左仆射高颎言状上∕召之∕及引见∕劳之曰∕天下县令固多矣∕卿能独异于众∕良足美也∕

C.迁为临颍令∕清名善政∕为天下第一∕尚书左仆射高颎言状上∕召之∕及引见∕劳之曰∕天下县令固多矣∕卿能独异∕于众良足美也∕

D.迁为临颍令∕清名善政∕为天下第一∕尚书左仆射高颎言状∕上召之∕及引见∕劳之曰∕天下县令固多矣∕卿能独异于众∕良足美也∕

  1. 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人有诤讼者,辄丁宁晓以义理,不加绳劾,各自引咎而去。

(2)狱中无系囚,诤讼绝息,囹圄皆生草,庭可张罗。

 

【参考答案】

1.C(解析:“劝”指“勉励,奖励”,如荀子《劝学》之“劝”。“劝人”即“勉励、奖励他人”。选项中释为“劝说,劝导”,不符合语境) 2.D(解析:“临颍令”指临颍县令,作“迁”的宾语,不能从中间断开;“清名善政∕为天下第一”意义甚明,毋庸赘述;“言状”指高颎向隋文帝陈述刘旷治理地方的情状,“上”作了“召之”的主语,不能断到前一句末尾;“于众”是“独异”的后置状语,断到下一句开头句意不通) 3.(1)有争辩诉讼的人,(刘旷)就讲道理恳切地开导他们,不用法律来惩治,(那些人)各自把过失归结到自己身上,离开了。(解析:关键词为“晓”“引咎”。“晓以义理”是“以义理晓”的倒装,“晓”意为“知道,明白”,在这里是使动用法;“丁宁”是“言语恳切”的意思,作“晓”的状语;“不加绳劾”稍加意译,“绳劾”是“弹劾,纠正”之意;“引咎”指归过于自己,如“引咎辞职”)

(2)监牢中没有羁押的囚犯,争辩诉讼都止息了,监狱里面都长了草,庭院中可以张设罗网捕捉鸟兽。(解析:关键词为“囹圄”“罗”。“囹圄”指监狱;“罗”指捕鸟兽的网,如将“张罗”意译为“冷落少人迹”,也是可以的;此外,“系囚”指在押的囚犯,“系”为“拘囚”之意)

 

天机织云锦 妙喻构佳篇

──《拿来主义》的比喻说理

运用比喻说理可以化深奥为浅显,化抽象为具体,变枯燥为风趣,变陌生为熟悉,从而增强杂文的形象性和感染力。

对于批判继承文化遗产这样的重大问题,如果摆开阵势铺开来谈,在千把字的杂文中几乎是不可能谈好的。作者以小见大,就近取譬,通过细小的、人们熟悉的事物的比喻来谈,化抽象为具体,化艰深为浅显,使读者一读就懂,为之折服。

一.整体设喻

作者用从祖上得来的一所大宅子比喻文化遗产非常贴切,然后从正反两方面设喻。第8段先反面设喻,批判对待文化遗产的三种错误态度。以“徘徊不敢走进门”的“孱头”比喻懦弱无能、害怕继承、拒绝借鉴的逃避主义者;以“勃然大怒,放一把火烧光,算是保存自己的清白”的“昏蛋”比喻割断历史、盲目排斥的虚无主义者和貌似彻底革命的“左”派幼稚病患者;以“羡慕这宅子的旧主人”,“接受一切”,“欣欣然的躄进卧室,大吸剩下的鸦片”的“废物”比喻崇洋媚外、主张“全盘西化”的投降主义者。设喻之新颖风趣,讽刺之深刻犀利,说理之明白晓畅,令人过目不忘,回味无穷。

第9段从正面设喻阐述对待文化遗产的正确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他占有,挑选”一句虽然极其确切、简练,但毕竟抽象,再以“鱼翅”比喻文化遗产中有益无害、高贵典雅的内容,要“拿来”而且“使用”;以“鸦片”比喻文化遗产中既有益处又有害处的东西,要吸取、使用它有用的方面,清除它有害的方面;以“烟枪”“烟灯”“姨太太”比喻文化遗产中的糟粕,要“毁掉”(只留少许送博物馆)。三类比喻把如何对待文化遗产阐述得深入浅出、清清楚楚。

其余还用“抛在路上以显其‘平民化’”表现所谓“平民化”的虚伪;用“当众摔在毛厕里”状写“彻底革命”者的极“左”面目;用“像萝卜白菜一样的吃掉”说明吸收精华应该有利于“大众化”;用“不用它来宴答宾”比喻不能只供少数人享用。所有这些,又把如何“挑选”讲得浅显易懂。

读者明白了这些道理,也就理解了“拿来主义”的内涵,深信它的正确和必要。

二.局部设喻

除了整体设喻论述“拿来主义”之外,文章局部许多地方也广泛使用比喻来增强文章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说“闭关主义”的危害时,作者这样写:“自从给枪炮打破了大门之后,又碰了一串钉子,到现在,成了什么都是‘送去主义’了。”“打破了大门”“碰了一串钉子”形象地揭示出清政府闭关锁国落后挨打以致与帝国主义签订一系列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的事实,较之于直陈史实来得风趣、幽默。批判“送去主义”的危害时,作者把“送去主义”者类比尼采,这样评述尼采:“尼采就自诩过他是太阳,光热无穷,只是给与,不想取得。然而尼采究竟不是太阳,他发了疯。”以尼采喻太阳,讥讽其自命不凡,思想错乱,让人联想到主张中国地大物博的“送去主义”者也是狂妄自大、不自量力。批判得锐利、深刻。

 

 

对《拿来主义》三个分号的解读

朱耀照  

《拿来主义》是鲁迅后期的杂文。此时鲁迅的杂文语言已到炉火纯金的地步。勾勒人物,寥寥几笔即形神兼备:剖析事物,一句或几个词,便本质毕露。就是文中标点也别有深意。现就三处分号作一点分析。

1.在三个送去主义的例子中,送“古董”的例子与送“古画和新画”例子用分号隔开,它们与“送梅博士”去国外传道的例子之间又用了句号。

这分号似乎用得没有道理,但仔细一想,这正是鲁迅的匠心所在。它显示三个例子不是同一层次。前两个为一个层次,第三个为另一层次。联系后面的“总之,活人替代了古董,我敢说,也可以算得显出一点进步了”,可以明白:第一层次为古董等“死物”,第二层次为活人。在鲁迅看来,送去“活人”,与送去“死物”相比,是一个“进步”。一个分号,凸显国民政府“送去主义”愈演愈烈的态势。

2.孱头、昏蛋和废物的三种行为表现,用的标点不全是句号。在孱头与昏蛋之间用的是分号。

表面看来,三者都是以拿来主义者对立面的身份出现的,应该是并列的。但细读原文,不难发现,虽然孱头、昏蛋分别代表逃避主义者和虚无主义者,行为态度、性格等极不相同,但它们都“反对这宅子的旧主人”;文化遗产,对他们来说,似乎毫无用处,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与“羡慕这宅子的旧主人的”废物正处两个极端。三种人物,两个类别,分号用得也很到位。

3.鱼翅、鸦片、烟灯烟枪和姨太太,是鲁迅用以比喻文化遗产中的四种不同性质的部分。但在鱼翅与鸦片之间,用了分号。

它意在说明,鱼翅与鸦片归为同一类,然后再与烟灯烟枪、姨太太相并列。鱼翅与鸦片的相同点又是什么?应该是有用。鱼翅是文化遗产中的精华部分,当然有用,最好是大众化、普及化。鸦片,是精华与糟粕互见的部分,也有用,“供治病之用”。不过是合理使用,用它对人有益的地方。这样,它们与烟灯烟枪和姨太太四种遗产归为三类,恰可以与后一段的“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相照应。鱼翅、鸦片是使用;烟灯烟枪是文化遗产中的旧形式,一部分是“进博物馆”,存放;姨太太是供剥削阶级享用的腐朽淫靡的东西,当然应该走散,即毁灭。此处分号也大有玄机。

三个分号,让我们探究看似并列的地方并不并列。这正是语言大师的高明之处,也是《拿来主义》这样的经典魅力所在。

 

 

准确严谨,深入浅出

——《美美与共》语言特点赏析

 刘国伟

 

一般来说,学术论文既要有严谨的科学性,又要有表达的平易性,要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述科学道理,不仅要做到语言准确、鲜明,还要力求形象生动。本文的语言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

  1. 语言的严谨性
  2. 本文语言的准确严谨,主要表现在限制性词语的运用上。限制性词语一般包括:限定时间的,如目前、迄今为止、不久的将来、已经、一向、渐渐等;限定程度的,如最、比较、几乎、相当、稍微、更加等;限定数量的,如之一、多、有余、很少等;限定范围的,如全、都、大部分、大面积、总共、少数等;表示估计或推测的,如大约、可能、左右等。本文第三段“比如当今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历史上大多遭受过西方殖民主义的欺凌”,句中用“许多”和“大多”这两个限定数量的词语,说明发展中国家遭受过西方殖民主义欺凌的数量之多,更客观严谨。再如最后一段中“它可能与当前世界上很多人习惯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相抵触”,“特别是当触动到某些集团的利益的时候,可能还会受到猛烈的攻击”,这两个句子都用到“可能”这个表示估计或推测的限制性词语,说明这些情况是作者的推测,避免了语言的绝对化,使得表达更准确严谨。
  3. 语言的情感性
  4. 情感性是文章作者与读者直接交流的要素,既可以直接表达作者的观点,又可以拉近读者与文章的距离。如文章第三段中“希望今天的中国学术界,能够彻底抛弃妄自菲薄、盲目崇拜西方或者妄自尊大、闭关排外的心理”,句中用充满感情的“希望”一词,表达出作者对中国学术界提出的这一建议,反映出作者的用心良苦。最后一段中“当我们看到人类前进的步伐已经迈上全球化、信息化的道路,已经到了一个必须尽快解决全球化和人类不同文明如何相得益彰、共同繁荣的紧要关头,这些抵制和攻击又算得了什么”,用一反问句的形式作结,既表达出作者强烈的情感,又发人深省。
  5. 语言的形象性
  6. 在论述过程中,文章运用多种修辞手法,引用大量成语和名人名言,使得语言生动形象,富有文采。如第三段中:“作为强势文明的发达国家,容易妄自尊大,热衷于搞‘传教’,一古脑地推销自己的‘文明’,其实这样做会蒙住自己的耳目,成了不了解世界大势的井底之蛙。”这里将“妄自尊大”的“发达国家”比作“井底之蛙”,形象地说明了妄自尊大、闭关排外的心理的危害。第六段中引用了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及“修己而不贵人”“退一步海阔天空”等格言,论述应该具有更广阔的胸怀、更远大的目光,拥有一个与不同文明和睦相处的良好心态,让读者感觉到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增强了文章的说服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