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专现代文用稿一览

630期


燕金城  《爱无处不在》


邓德明  《老实人与聪明人》


刘传启  《如果你为四朗哭泣》


焦文林 《梧桐树》


蔡强  董文颖 《别吓唬诗人好吗》


李学开  《塔上有棵树》


631期


赵晓艳  《云朵是天空的脚印》


凌士彬 《冬天》


陈立起  《给生命配乐》


邓德明  《走进大佛湾》


陈俊民  《远近》


隋  洁  《北大有多远》


632期


王龙伟    《恒星之死》


彭武胜  《迎着风,一顶草帽》


高月夏  《雉诱》


焦文林 《黄山绝壁松》


李丽      《绿色建筑》


薛飞      《多踩了两脚泥》


633期


陈继民  《谈卓别林》


邓德民  《电梯里的1分27秒》


唐惠忠  《他只是个普通人》


姜国栋 《寂寞是挂在墙上的那幅画》


侯守斌 《树林里的上帝》


于曰展 《一幅新闻作品的背后》



 

准备些零钱在手边

        象往常一样,我快速浏览着换电视频道,忽然一个女人悲伤的面孔进入了画面。她满面泪水,举着一张贴了照片写着“寻车祸目击证人”的纸跪在街头,向路过的行人乞求帮助。虽然在生活中也常常见到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但还是忍不住将遥控器停了下来。细看下去,才知道这个女人的丈夫遭遇了车祸,但肇事者至今未找到,丈夫躺在医院里养伤,全家的重担,巨额的医疗费,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不得已,她选择了乞讨。靠着路人一块两块的帮助,维系丈夫的生命,勉强度日。


     这已不再是罕听稀见的事情了,因了昂贵的医药费而倾家荡产的事时常见诸于报刊电视。但这个不幸的女人固执的坚守仍然让我心动。她坐在床上清点着当天乞讨来的一张张零钱,对记者说:“我会坚持下去的,这些钱就是好心人给我的支持”


原来,我们随手施予的一些微不足道的、随手放在口袋里的、只够坐一次公交车的一元两元的零钱,竟会这可怜之人重燃生的希望,勇敢地面对惨淡的人生,这真的是值得欣慰的事。赠人玫瑰,手遗余香。不管你是真的想帮助别人也好,还是只一时的心血来潮,只要曾伸出过援手,你就是值得我们去尊敬的。


口袋里准备些零钱吧,见到沿街卖唱的艺人,请投一枚硬币,那是对他们行走江湖,风尘劳苦的同情;遇到白发苍苍衣衫褴褛的老人,也请给他们一份爱心,哪怕是小小的一个面包。佛家说:善有善报。种什因,得什果。儒家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前一段时间盛传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健康之人无偿地捐献自己的一个肾给别人,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接受这个肾的患者的家属中必须也无偿捐出一个肾给他人。这个人的举动引起了一连串的社会反映,有一大批濒临死亡的尿毒病患者因了他人捐赠的健康的肾而获救,创造了一个个爱的奇迹。


诚然,这个社会假乞讨的人也有之,装可怜骗人钱财的人也有之,但我们不能因了这些人而将我们的慈悲之心统统收藏,捂得密不透风,见到可怜的乞求你施舍的人就捂着包远远地避开,让那些真的需要我们帮助的人绝望地死去。准备一些零钱在手边吧,哪怕只一次,让爱的涟漪从你的手中荡开去,化作暖人的春风,去温暖这个世界吧!这其实不难的。

冬日私语

                                      冬日私语


     当西北风喊着响亮的号子冲入我居住的城市时,冬也就来了。冷暖两股势力在激烈地斗争着,于是一时的阴云满布,一时的狂风大作,一时的重雾满天,一时又碧空如洗。


     天气在剧烈地变化着,跟着一起变化的是人们的心情。母亲们在张落着取出散着淡淡樟脑味的冬衣,小孩子们则不情愿地穿上厚重的外套,趁着大人不注意悄悄将衣扣解开,让冷风吹散因与伙伴们在树下捡拾落叶玩耍而让脸蛋红红的热气。他们是最不理会冬天的人了吧。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就连小孩也知道,当冬天来临时,盼望已久的漂亮又好玩的雪花也就离他们不远了。


城市里爱美的姑娘们此时有着很大的困惑,踟躇着迟迟不肯穿上厚重的外套。然而冬天的冷风可不是开玩笑的,女孩们于是在优雅的风度和严酷的温度间开始了艰难的选择。但终究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厚厚的外套不能不穿,但外套里面却可以是薄薄的贴身的羊绒衫,颜色也是娇俏的春天的色彩。自然要穿裙装的,这样可以穿高筒的长靴,既可御寒又显挺拔俏丽。真是个好主意!


冬,就这样不管不顾地闯进我们的生活,按着自己的性子把这座城市改变,真是个调皮又任性的孩子。而这时的阳光也是最美的,褪去了夏日的焦躁显现出温和的本色。洒在身上暖暖的,舒服极了,让人想起“阳春布德泽,成物生光辉”的春日的阳光来。但冬日里的阳光毕竟与春光不同,在温暖中透出一丝清冷。象一块燃烧着的冰,充满着冷与热、光明与黑暗的矛盾。


 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形容的季节,既是结束也是开始, 既严酷又温和,既内敛又张扬。站在冬天的高度看四季,那是一个怎样的高度啊!

一条缝的距离

                                  一条缝的距离


一位居士在寺院里住了一段时间,临行时寺院的长老与他告辞,居士说:“你这里确是不错,可遗憾的是没有一座石塔。”


长老回答:“这里不是有一座砖塔吗?”


居士说:“砖塔不如石塔,砖塔有缝。”


长老回答:“没有缝的话怎么能容得下世间象蝼蚁一样的小生命呢?”


在一旁的苏东坡点头,若有所悟。后将这则对话记了下来,就是有名的《记石塔长老答问》。


是啊,有了这小小的缝隙,蝼蚁类的小生命便有了栖身之所,死气沉沉的为坟墓的塔,便成为生命的乐园;有了这条缝,平坦笔直的马路、桥梁便不会因气候的冷暖而扭曲变形;有了这条缝,人与人之间便少了几分猜忌与冷漠,多了些温暖的宽容和期许。这便是一条小缝的距离和智慧。这样的智慧是需要静下心来去体会、领悟的。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自从璇儿上一年级后,早晨上学的时间又提前了,所以我们每天一家人总是一起出门去。璇儿由父亲陪着上学去,我则去坐公车上班。在楼下门口处一往左,一往右,各自开始紧张而忙碌的一天。璇儿总在这里同我告别,用甜甜的声音喊“再见”。


      偶一日,在告别后,我不禁回首去看这一大一小的背影。璇儿也正在回头,看到我再而三地回望,不禁笑起来了。她以为这是幼时玩的类似“藏猫猫”的游戏,于是以后每次走到楼下要分别时,她总会倒过身子,一直看着我,并朝我大声地喊到:“妈妈,我在看着你呢”“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一声又一声,一遍又一遍,直到我转过街角不见踪影才罢休。而我亦在这一句句的童声中陶醉而含笑不已。


       璇儿,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就象你一直看着我一样。从你到人间的第一声告白,到呀呀学语,再到清脆而响亮的宣告,我都会静静地、用心地倾听。直到永远,你是我要永远守护着的我的生命的一部分

把自己立成一株柳

      在晨曦中慢慢打开自己的身体,向着太阳的方向站立,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啊!一天中最美的时刻,将自己立成一株柳,轻轻地抬起一臂,向上、向上,似吸收了甜美的甘露,要将这能量释放。慢慢将指尖指向身体的一侧,手指的力量带动了臂膀,也带动着你的腰肢,轻轻地将自己弯曲成一株袅娜的杨柳,在风中姿意地将手臂舒展、弯折。在放松身体的同时,放飞沉寂一宿的心灵。那一刻的空灵与适意,将一夜的不安、躁动与迷惘从心中扫去,清新的空气与朝阳的力量在胸中轻荡、充溢。


  “杨柳式”是瑜伽中最是简单的一式,也是每日清晨我最喜欢的一个姿势。打开手臂、打开身体,体验天人合一的妙境。